首页 > 言情 > 

主角白安安冷冥扬小说

主角白安安冷冥扬小说

主角白安安冷冥扬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2 15:30:51

主角白安安冷冥扬小说是《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试读:她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现在着急了,早干嘛去了,收拾收拾东西立马来学校吧,师太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后面几堂课,我会帮你跟老师说明情况的。”白安安听到这里,吐出一口浊气,逼着自己放松下来。都怪昨夜救的那个奇怪的男人。“哼。”白安安轻声的哼了一声,立刻被沐清歌听见。

在线阅读

竹熙柏看着冷夜远去的背影,气的跳脚。

“我靠,我堂堂竹家大少爷,竹氏集团掌门人,被你们主仆二人耍的团团转,现在还要被发配,我……”

竹熙柏的口中积聚了不少的脏话,最终半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打也打不过,骂了还更惨,只能暂时服软,找机会跟冷冥扬好好说道说道,别让他去那鸟不拉屎的地,那可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

办公室内,冷夜将最新待批阅的文件交给冷冥扬后,没有第一时间退出去。

“爷,您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是否替您安排一些较为清淡的餐食?”冷夜垂着头恭敬的询问。

“随便。”冷冥扬冷淡道。

“是。”

冷夜会意,这才悄然退出。

关于饮食,他们从不能这般擅作主张,除非获得“随便”这金口御令。

在办公室再无第二人后,冷冥扬默默摊开桌面上合拢的资料册,看着印刷版的“白安安”三个大字,鬼使神差的默念出声。

嗓音低沉缱倦,带着几分欢喜,几分心疼。

——

此时正在出租屋里重新补作业的白安安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手中的笔一抖,差点作业又毁了。

白安安纳闷的揉了揉鼻尖,嘟着嘴,“是谁说我坏话了?”

不由的,她的脑子浮现出那张带着银色面具的脸。

他就这么走了,伤不要紧了么?

一个念头冒出来,白安安立刻摇了摇头,将人从自己的脑子中晃了出去。

“算了算了,爱谁谁,现在要紧的是我的作业。没有半句感谢,还擅自毁了我整晚辛苦熬出来的作业,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白安安没好气的嘟囔。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脑海……”

手机铃声响起,还是女神跟男神合唱,这专属铃声只属于沐清歌一人。

“喂。”白安安有气无力的想要跟闺蜜撒个娇。

“白安安!”

手机刚刚贴近耳朵,一道河东狮吼就传了出来,差点炸了白安安的耳朵。

她揉了揉饱受摧残的小耳朵,再次贴近听筒,试图再次跟沐清歌诉苦,下一秒就听见沐清歌的嘶吼:“白安安,你不要命了,今天可是灭绝师太的课,你竟然敢缺课!”

“啊啊啊!!!!”白安安回过神,看了看家里的挂钟。

上午十点她有课,还是灭绝师太的课,她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还在这里补什么设计作业。

要死了要死了!

白安安急的团团转,可她偏偏越是着急越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沐清歌不用多想,都知道白安安现在是副什么模样。

她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现在着急了,早干嘛去了,收拾收拾东西立马来学校吧,师太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后面几堂课,我会帮你跟老师说明情况的。”

白安安听到这里,吐出一口浊气,逼着自己放松下来。

都怪昨夜救的那个奇怪的男人。

“哼。”

白安安轻声的哼了一声,立刻被沐清歌听见。

“怎么了?”白安安的脾气一向很好,少有这样的时候,立刻引起沐清歌的注意。

白安安闷闷的,“没什么,只是昨晚救了一只小猫,醒来他就不在了,还弄碎了我一个花盆,有点郁闷。”

“这个时候还想着小猫!”沐清歌在那边大声吼,“你现在应该想想一会儿怎么面对灭绝师太!还不快给我过来!”

白安安登时化为唯命是从小可怜,“好好好,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白安安收拾好赶到帝都大学已经又是一节课后的事情了。

她学的是珠宝设计,也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她几乎将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设计中,而忽略了……其他课业。

比如说灭绝师太的高等数学。

白安安现在灭绝师太的办公室门口,做了好一番心里建设,最后还是被同办公室的植物学老师提着脑袋带了进去。

“你们班的VIP在门口待了好一阵子,我给你带进来了。”植物学老师司空见惯,直接将白安安交给了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推了推眼镜框,从办公位站了起来,起身时整理了自己的职业套装。

四十来岁,保养得宜,其实与“灭绝师太”不挂钩,可那火爆的性子……

“啪”一声脆响,灭绝师太罗晓燕将白安安的高数随堂测验的试卷拍在桌案上。

“白安安,你看看你才考多少分,这也就算了,我当你天赋尚且如此,可你看看现在学习的态度,翘课,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仁慈了些!”

厉声的质问把白安安吓的心里直打颤,说话都不利索了。

“老……老师,这一次我真是有苦衷,您听我解释……”

“解释,我看你是狡辩!”灭绝师太打断了白安安的话,“我也不想跟你继续磨嘴皮子,明天把家长叫来吧!”

“老师,他们没空。”白安安低声道。

“没空也得有空,这关系到你的将来,老师也是为了你好。我相信你的父母也能够理解。

白安安听到这里,埋着头苦笑。

他们若真关心她的将来,那便好了。

拗不过罗晓燕,白安安只得答应。拿着试卷无精打采的离开办公室,正想着去找沐清歌的时候,偏偏撞见她最不愿碰见的人——林晓晓。

她穿着一条新的浅粉色连衣裙,腰间束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勾勒出完美腰线,小高跟拉长了她的腿型,显得越发亭亭玉立,娇嫩的脸蛋略施粉黛,青春靓丽,高贵出众。

白安安见了,立刻绕道走。

她可不想跟这个女人有半毛钱的关联。

“妹妹,你去哪啊,怎么看见姐姐就绕道走。”林晓晓嗲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很快便小跑着拦在白安安的身前。

是的,这个人是她名义上的“姐姐”,同父异母。

大半个月见不到林晓晓穿重复的衣服,就足以瞥见她在家中的盛宠,反观她……

白安安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再次无视林晓晓,继续往前走。

“喂,你站住,你听不见我们晓晓在叫你么!真是没有教养。”总是跟在林晓晓身边的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怒声吼道。

“就是,要不是看在你是晓晓的份儿上,我早就狠狠教训你了。”一个穿着粉色上衣的女人跟着附和。

“雪莹、丹丹,你们不要这样,我妹妹她一定是没有听见。”林晓晓为白安安辩解。

杨雪莹愤慨道,“晓晓,你不要太善良了,你就差横在她眼前了,这样都没看见,那你这个妹妹怕不是瞎了吧!我看她就是没有礼貌,故意想要给你难堪,为难你受着委屈还要替她说话。”

卢丹丹点头,也加入了对白安安的声讨,“晓晓,雪莹说得对,你这个姐姐这么多年都没有亏待她,不论怎样都是笑脸待她,可她呢,就这样的人,你还搭理她干嘛,就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好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妹妹不像你们说的那样……”说到最后,林晓晓浅浅的呜咽起来,看上去委屈极了。

看着眼前戏剧的一幕,听着这七嘴八舌对她的指责,白安安只觉得郁闷跟恶心。

她不愿与人难堪,倒是这些人上赶着找上门招惹她,还要指责她没教养,在她的眼前编排这样一出好姐姐的烂戏码,完全就是挑战她的底线。

而真真要论没有教养,只怕没有人比得过林晓晓吧,自小就熟练白茶的种种套路,生生从她的身边抢走所有父亲的宠爱,令父亲对她失望透顶。

自己**最后怪罪到她的身上,偏偏她的家人,都宁愿相信林晓晓那一个外人。

往事种种,已叫白安安看破了林晓晓的嘴脸。

“林晓晓你演够了吗?再看下去我就要忍不住吐了。”白安安嘲声道。

“说什么呢,你还屡教不改,真是没救了!”杨雪莹的暴脾气上来,当下就护着林晓晓。

见林晓晓哭的更凶,嘴里还继续为白安安说情,怒不可遏,扬起手就朝着白安安招呼去。

“晓晓心善,那我就替她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妹妹!”

白安安有所防备,但还是免不了被杨雪莹抓伤,当下也气不打一处来,跟人扭打在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