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替身修的是无情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众生皆苦派大星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2 16:09:18

主人公叫宁娇娇的书名叫《替身修的是无情道》,是作者众生皆苦派大星写的一本仙侠修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宁娇娇的前半生是标准的甜宠文。九重天上人尽皆知,离渊帝君冷心冷情,唯独宠爱那从凡间带上来的小花仙。他为她准备绸罗锦绣,为她炼制增长修为寿命的丹药,为她在天宫种下了一片碎星花海。直到有一天,被传陨落的三界第一美人虞央浴火重生。天宫的

在线阅读

雪花稀稀落落地下着,不算太大,仍让人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寒意。

年关已过,但寒冬仍在。

按理来说,在这样的时节,人间不说萧瑟,也该是寂寥些的,可融星州却偏偏热闹得很。

正月初九,是民间的仙临灯会。

传说中,百年前,有天上的仙人下凡,途径融星州,降下福祉,庇佑融星州得了百年繁荣。

百姓为了感谢这位仙人,每年此日都会开展祭拜活动,又有人传言,那日下凡的仙人有两人,一男一女。于是久而久之,“仙临节”竟是演变成了“仙临灯会”,任由未婚少年、少女光明正大地结识、约会。

不过为了防止有人见色起意,所有进入灯会的人,需得佩戴一张面具,只有遇见心仪之人时,才能主动摘下。

“也不知道阿瑾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宁娇娇面上覆盖着面具,觉得有些闷。

她和阿瑾说好,两人若是有缘便一道游览灯会。倘若有一人遇见了心仪的男子,那便各自管各自的,谁也不去打扰。

如今腕上的碧玉珠子半天没有反应,八成是阿瑾这家伙被什么新鲜物什勾去了魂。

宁娇娇小小抱怨了几句,心中却是理解的。

她们在山中修炼了许多年,因着狐狸阿姐说不能随意沾染凡尘因果的缘故,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下山了。

宁娇娇手里捏着钱袋,突然停下了脚步。

“老板,要一串糖葫芦!”

“诶唷,我哪儿算得上什么老板呀!”小贩口中说着不算,脸上却笑开了花,他麻利地取下一串糖葫芦,上面的糖泽泛着光,山楂又大又亮。

“二文银子,姑娘慢走——”

宁娇娇付了钱,左手举着糖葫芦,趁着走路的功夫,将半截糖葫芦伸进面具内,趁机便咬下一颗来。

麦芽糖很甜,恰到好处地中和了山楂的酸,令人食指大动。

宁娇娇忽然想起来。

自己上一辈子,也很爱吃山楂。

每逢下课,总爱到校门口找阿婆买上一串。

不要什么夹心糯米,也不要什么新奇的水果,只要最普通的山楂糖葫芦,最多撒上点白芝麻,味道就很好了。

……

脑中的画面模模糊糊的,像是更了层雾,看不真切。

宁娇娇一边努力回忆,一边咬下了第二颗糖葫芦。

几朵细小的雪花黏在了她袖口那圈毛绒处,顷刻融化。

顺着温暖的灯火往上看,一弯明月如钩,将笼罩着记忆的薄雾划出了一条缝。

久违地,宁娇娇又忽然想起来,自己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

一场车祸,将她带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花仙,遇见了很多很多的朋友。

前段时间,天上那些大人物似乎起了什么动荡,连带着山上的小伙伴也少了很多,后来狐狸阿姐先是封山,又是立了个什么阵法,最后终是陨落。

关于那段日子的记忆十分模糊,连带着上辈子的过往,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刻意阻拦。

不过宁娇娇向来佛系,既然被阻拦,她便也不去深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顺其自然便——

“我不认识你!”

不远处河畔有个穿着黄色衣裙的少女惊慌地叫道,脸上有些粗糙的鲤鱼面纱都被扯掉了一半,悬悬地挂在耳朵上。

“什么不认识?你不是刘家二女,叫刘秀婷?你父母不是跟你说要在河畔等一位蓝衫男子,就是他们为你想看的未婚夫,过几日便要成婚?”那男子扯着嗓子就开始嚷起来,“你哥哥欠了我五十两银子,把你抵给了我,怎么现在想要不认账了?”

“我没有!我哥哥不会的!”黄衫少女无比慌乱,急切地看向了自己的同伴,“阿李,你知道的,我哥哥他不会的!”

她的同伴松开了少女的手,迟疑几秒后,开口道:“可是、可是婷儿,我记得你兄长,最近因为进京赶考,确实问好多人借了银子……”

这话一出,那些原本想要上前的路人顿时歇了心思。

合着两家人是说好了的,说白了这就是人家家事,旁人管什么呢!

唯独宁娇娇本来还在犹豫,听见这话后当即转身朝那几人走去。

——这是联合下套拐骗,以前法制节目中经常有!

来不及仔细思考脑中一闪而过的“法制节目”到底是什么,宁娇娇空余的手直接抽出系在腰间的软鞭,“啪”得一声抽在男子与黄衫少女之间,把三人都吓了一跳。

宁娇娇对那壮汉翻了个白眼,走到黄衫少女身边挽着她的胳膊:“你让我好找,不是说好了要在西市花灯见面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刘秀婷也不是傻子,起先被宁娇娇挽住时懵了一瞬,直到身旁传来好闻的花香才让她回过神来,鼓起勇气顺着宁娇娇的话往下说道:“我本来要去找你,谁知被这不相干的人拦住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紧紧抓着宁娇娇的手臂,指甲嵌在衣服上,留下很深的折痕,用力之大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宁娇娇没让刘秀婷放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转而对着壮汉继续叫嚣。

“识相点就赶紧离开,见好就收。否则等我家小厮家丁来了,可饶不了你!”

说实话,宁娇娇说这话不过是虚张声势,说完后自己心里也没底。

咳,大不了打一架,她隐蔽着些,不被人发现用了仙法引起骚动就好。

再说了,仙临灯会,本来就该有神仙嘛!

幸好那壮汉见宁娇娇身上的衣物不凡,生怕真得罪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嘟囔了几句浑话,便悻悻离开了。

本来陪在刘秀婷身旁的阿李,也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人群散去,宁娇娇扶着少女换了一处僻静些的地方,打算等她平复心情后再离开。

“诶,你别哭呀。”宁娇娇拿出自己的帕子递给她,由于一只手上还拿着糖葫芦,导致她如今的动作居然有几分慌乱。

刚才与壮汉对峙都不见她怕,此刻却像是真的急了。

刘秀婷本是难堪至极,见到面前帮了自己的小恩人这番动作,她反倒笑了起来。

小恩人一身锦绣绸缎,粉裙曳地,上面用金丝绣着开得繁盛的常花图样,一看就是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大家小姐,让人无法生厌。

更何况,她刚才还救了自己。

“多谢恩人出手相助。”刘秀婷忽然对着宁娇娇行了一礼,“我身无长物,唯独绣工——”

说到一半,刘秀婷忽然住嘴,她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心中又羞又气,最后脸也涨得通红。

“怎么了?”宁娇娇不太明白她是怎么回事。

刘秀婷忸怩了一番,终于还是告诉了宁娇娇原委。

她本想将自己所绣的香囊相赠,却意外地记起自己的香囊连带着里面的银子,都被同伴阿李借故收好了。

现在阿李不知去向何处,刘秀婷自己也落得个身无分文的尴尬境地。

“这有什么。”宁娇娇思忖片刻道,“你可有什么要紧的、值钱的东西在客栈里?”

刘秀婷摇头:“本就打算今夜看完灯会便赶回去的,除了香囊银钱,别的都在身上了。”

“你家是住在十几里外的刘家村?”

“是呀,就是那儿,靠着宛溪河呢。”

宛溪河,距离宁娇娇所在的山林很近。

这么一想,面前少女也算是自己庇佑的村民啦。

“别担心。”

宁娇娇将自己手腕上的碧珠解下,连带着她的小荷包一起塞进了刘秀婷的手里。

“我不能要——”

“没说给你。”宁娇娇敷衍道,“闭上眼睛,默念三遍自己家的名字,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

刘秀婷只当是恩人年纪小,起了玩心,也放松下来,依言闭上眼。

一阵凉风起,刘秀婷忽然觉得鼻尖充斥着一股花香,这花香越来越浓,她一边默念着自己家的名字,一边分心辨认。

直到念到第三遍“刘家村刘二铁家”时,刘秀婷忽然想起,这是常花的花香。

她睁开眼,刚想笑着询问,却发现不知何时灯会喧嚣已然消失,呈现在她眼前的,赫然是自己最熟悉的屋舍炊烟。

刘秀婷瞪大了双眼,怔怔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掌中碎裂开得碧珠,和那个小小的荷包。

原来仙临灯会上,真的有神仙!

……

另一边,宁娇娇则有些疲惫,连糖葫芦都咬不动了。

她不是什么能够呼风唤雨的厉害大神仙,只是个小小的花仙,资质也不算太好,一次性用掉这么多法术,还多亏了阿瑾之前送她的储存灵力的瑾华碧珠。

若是阿瑾知道,估计又要责怪她。

宁娇娇不知道,在距离她不远处,有个白衣公子的目光始终流连在她的身上。

……太像了。

白衣公子垂下眼眸,长长的睫羽遮住了眼中晦涩的情绪。

并非是长相有多相似,而是她的眼神,那神采飞扬的模样——

实在是太像了。

不过白衣公子没有贸然上前,他不近不远地缀在宁娇娇身后,寻觅着一个恰当的时机。

“就是她!”

之前的壮汉张二带着兄弟在街上徘徊许久,终于又蹲到了粉裙少女,当即大喝一声,打算给她点颜色看看。

本以为是个什么大家小姐呢,他偷偷跟了半天,一个下人的身影都没看到!

张二在河边拦住宁娇娇,上下打量一番后,目露垂涎,嘴里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身旁的几个同伙也嘻嘻哈哈地起哄,闹得路人避而远之,根本不想去关注发生了什么。

宁娇娇懒得理他们,她此刻灵力耗尽,倒也不算太严重。大不了她当场投河,在水里强行回复一番,或是化为原形,让河中的鲤鱼伯伯带她回去也行。

不过,走之前,宁娇娇还是想给他留下点教训。

鞭子袭来,张二这次有所准备,徒手便要抓住软鞭。熟料宁娇娇一个翻身,软鞭缠绕在了他的脖颈处,不知哪儿来的的力气,便要将张二甩尽河里。

一切都计算的刚好,连张二的那群同伙也赶不及相助,眼睁睁看着张二即将落水。

熟料,偏偏这么巧,鞭子尾部挂蹭到了河畔的一棵柳树,减缓了速度,张二得了机会,握住柳树枝,一个翻身便想起来。猝不及防间,力气耗尽的宁娇娇被他拽得往前一个踉跄,险些就要一同跌入水中,甚至是被满脸□□的张三捉住——

就在宁娇娇打算直接化形时,忽然觉得有人勾住了自己的腰肢,与此同时,腕上也多了一份不属于她的力气,宁娇娇只觉得自己轻轻一挥,张二就甩进了河里,脖子上甚至还有鲜血飞溅,在河面上染出了一小圈红色。

如此干脆凌厉的鞭法,绝不是她能够使出的。

宁娇娇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后知后觉是有人相助。

她回过头。

夜色拂过人间烟火,空中细雪散漫疏淡地落着,那人站在她身后,一袭白衣胜雪,愈发被衬得风姿卓然。

只一眼,宁娇娇就知道,刚才就是他帮了自己。

白衣公子的面上笼罩一张恶鬼面具,上面用浓墨混着朱红色的笔调,绘出来的模样极为骇人。

可偏偏,他又身穿一身白衣,鸦青色长发用玉冠束起,立在花灯下,暖黄色的灯火将他浑身清冷化作为一派温润清雅,占尽风流。

就凭这风姿,便能让人猜到面具下是何等不俗的容貌。

宁娇娇回过神,似模似样地对他抱了抱拳:“方才多谢出手相助。”

白衣公子默了几秒,被面具遮挡,看不见神情,就在宁娇娇打算离开时,听他开口:“那不知姑娘打算如何报答?”

声音有些闷,大抵是面具的缘故,可话中的笑意却清晰地传进了宁娇娇的耳畔。

报答?

宁娇娇有些懵,她再次回过头,下意识反问。

“你想要什么报答?”

“我想要姑娘在此地停留几秒,多听我说一句话。”

声音温润,如同细雪中传来的一阵春风,听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白衣公子一手搭在面具下,另一种手落在黑暗中,像是拿着什么东西。

几乎是在宁娇娇点头的同时,他揭开了自己的面具。

“在下名为仲献玉。”

下一秒,宁娇娇猝不及防间撞入了一双含笑的眼眸。

月光与灯火相融,路过人间烟火,将飘着细雪的夜晚晕染得无比温柔。

远处传来孩童肆无忌惮的嬉戏声,还有商贩大声的叫卖呦呵——

而他并未发一言,只对她弯起了眉眼。

便胜过千言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