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22 16:10:27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小说的主角是白安安,冷冥扬小说精彩试读:冷雨夜,她救了身负重伤的他。本以为缘分浅尝辄止,她和他却展开了宿命的纠缠。身为龙城说一不二的掌权者,他杀伐决断,狠厉冷酷,但偏偏一颗心,见了她,就冰川化水,温柔得不行。记者:冷少,请问夫人最吸引你的是什么?冷冥扬:路痴。

在线阅读

冷冥扬浑身一震,顾不上疼,立马离开白安安的嘴唇。

“大猪蹄子……”

白安安忽然出声,冷冥扬无措的静止。

吵醒她了?要怎么解释,那只是个失误?

“真好吃……吧嗒吧嗒……”白安安软软的呢喃。

冷冥扬小心的看了看白安安,见白安安还睡得很沉,危机解除,一直提气屏吸的他松了一口气。

不过刚刚,大猪蹄子……冷冥扬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睡得跟猪一样,被卖了都不知道吧。”冷冥扬恶劣的报复,压低声音说着,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柔软,还带了隐隐的笑意。

“呜呜、呜呜”

冷冥扬突然拿出手机,把手机震动调成静音。

看到来电,面容瞬间变得狠戾,眼神裹着浓郁的嗜血煞气。

冷冥扬接听电话,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的暗卫冷夜三分敬畏七分惧怕的道,“爷,您身体无碍吧?”

半晌没有等到回应,冷夜继续恭敬道:“请原谅属下失职,不知您现在身处何处?”

昨夜的变故,冷冥扬跟暗卫们失去联系,而暗卫们的身上都带着GPS定位,独独他没有,并且他的手机号码也做了特殊的处理,无法追踪。

“我把位置发你。”冷冥扬语气淡漠。

“是,属下即刻赶到。”

冷冥扬挂断电话,转头看着白安安,见她仍没有半点清醒的征兆,眼神缓缓变暖。

他小心的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毯子,轻轻披在白安安的身上。

紧接着,顺手在白安安未画完的设计稿上龙飞凤舞落下几个大字,悄然离去。

此时,白安安出租房的楼下,列满了一辆辆堪比军用的防弹车。

这阵势是在太令人震撼,好在,现在时间尚早,不然这小巷子只怕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冷冥扬快步走了过去,对于麻烦的事情,他一贯是能避则避。

“爷,您受伤了?”

冷夜看着冷冥扬满是血迹的衣衫,担心地问。

“无碍。”

冷冥扬云淡风轻的从冷夜身旁略过,冷夜也识趣的不再多问,弓着身子亲手为冷冥扬打开了车门。

经历了昨天的变故,他们是要小心一些,尤其是,爷受伤了。

冷冥扬坐在车里,掀开衣摆,看着腹部包扎齐整的纱布,由于他的大动作,此时又渗了些许血液。

他浑然未觉,脑海中不由构想出白安安替他包扎时的模样。不自知的牵动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听到动静的冷夜扭头看向冷冥扬的伤,刚想开口询问是否需要联系家庭医生替他处理,一个不备,正看清了他家爷轻轻勾着的唇角。

冷夜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都傻了。

那是他家爷么?那万年不变的冰块脸,是会笑的?

“去给我查一个人。”冷冥扬冷声道。

“是,爷。”冷夜毕恭毕敬应下。

多年来的临场反应让他快速的在冷冥扬面前恢复专业水准,否则,按照他们家爷的性子,两次失职,就应该被送上后山喂狮子了。

可当冷夜接到要调查的人的大概信息时,再次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女的,竟然是一个女的,他们家爷是昨晚伤着脑子还是火星撞地球到了世界末日了,不然他怎么会忽然对一个女人感兴趣。

他快速的运用软件调出了白安安的个人社交平台上的照片,眉头皱的更深。

这女孩儿看上去年纪那么小,这,这……哎,算了,他们家爷喜欢。

——

龙吟公司,掌握着龙城大半的经济命脉,而公司的掌权者却是最为神秘的存在。

除了他的身边的暗卫和几个至交好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甚至是男是女都没人清楚。

龙城数不清的狗仔们日以继夜的蹲点,只为了拿到爆点,可那么多年来,连个影子都没拍到。

有传言道,龙吟公司的掌权者权势滔天,就连总统也得礼让他三分。

当然,这一点无从考究,只是大家都相信一点,无风不起浪,传言更不会凭空捏造,那位的架子或许没有那么惊人,但也是他们不能轻易撼动的存在。

这一点,龙城人人尽皆知。

但白安安睡醒后,看着自己未画完的设计稿上凭空出现那三个落款大字冷夜冥时,除了气的咬牙,根本没有将那不知好歹的面具男跟龙吟公司的神联系在一起。

龙吟大厦顶层88楼。

偌大的办公室,黑白灰为主色调,给人一种冰冷无情的感觉。

窗边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龙城,车水马龙此时也不过是这身居高位人眼中小小的蝼蚁。

冷冥扬静默的站在窗边,身形高大威猛,逆光而立,那股高高在上的尊贵震慑的人头皮发麻。

冷夜紧绷着身子,恭敬的将一份资料放在办公桌上,“爷,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知道了,出去吧!”

冷冥扬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手指刚覆上冷夜送来的厚厚一叠资料,一道冲破苍穹的怒吼声自走廊传来。

“冷冥扬你是不是找死,老子千辛万苦才把你从**殿拉回来,没两天你却又跑出去玩命,你要真想死直说,死远点,别碍我眼。”

紧接着,“砰”一声踹门声传来,办公室门大大的敞开,一位俊秀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乌黑的发背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清眸浓眉,气质卓绝。

单论容貌,实在是难以与方才暴躁的怒吼联系在一起。

冷夜早已司空见惯,走至男人的侧边,恭敬的行礼,叫了一声:“竹少。”

“嗯。”竹熙柏收敛些许怒意,点了点头。

冷夜算是冷冥扬最值得信任的暗卫之一,这些年能够经过冷冥扬重重塞选并认可的人,屈指可数,至今被冠以冷姓也不过那么几人。

看到冷夜,竹熙柏不由想起了这些年冷冥扬的不容易。

心里滚滚的怒火淡去了不少,但还是恨不得亲手了结了眼前那不惜命的家伙。

“冷冥扬,你到底想怎么样!”竹熙柏又气又无奈的叹道。

冷冥扬淡淡的扫了眼竹熙柏,像没有听见他说话般,径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修长的手指轻轻掀开那一叠资料,第一页便是白安安的彩色生活照,长长的发散在脑后,脸上的笑容又甜又暖。刹那,冷冥扬冷酷的表情柔缓了不少。

取而代之的是他也不理解的柔情和宠溺。

他似乎是变了。

手指轻轻的摩挲资料上白安安嫣红的唇瓣,冷冥扬不禁想到那天早晨意外的吻,那种柔软的触觉,甜腻的味道。想到这里,他的唇角上扬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竹熙柏瞠目结舌,整个人都石化在那里。

他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是笑了么?短短一天不见,那家伙怎么就会笑了,还笑的那么……有,有人情味。

竹熙柏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才确认了那个词汇。

以往总觉得他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冰块,只有刚刚那一瞬间,忽然觉得他有血有肉,有感情。

竹熙柏来不及适应这样的变化,眼前的冷冥扬再次散发出一股子可怖的气息。

仔细一看,那张亘古不变的冰块脸果然又板上了。

“好啦好啦,又是哪个不懂事的做错事惹您这位爷不高兴了?让冷夜处理就好了,你现在不宜动怒。”

在这种低气压的环境下,竹熙柏反而变得十分自在。

他探手想要收走冷冥扬手中的资料,用了好一番力气,却发现冷冥扬的手依旧压得死死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不至于吧,有那么严重?”竹熙柏疑惑的皱眉。

他索性饶了一圈,想要看看让冷冥扬如此动怒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走到冷冥扬的身侧,自然的看向他手中的资料,再次被惊得失去了语言功能。

那资料上写着一个关于白安安的女人的过往。

竹熙柏没有看全,只盯着那一张笑颜如花的女子照片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