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来源:网络 作者:香酥栗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22 15:23:49

主人公叫田宝珠的书名叫《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是作者香酥栗写的一本短篇甜文爽文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宝珠最近有点慌。她发现,她家后山总是出现怪里怪气的人。红光满面,膘肥体胖、穿金戴银,富贵逼人。终于,他们盯上了她宝贝的野菜……小姑娘,野菜怎么卖?六十年代文,土著小土妞儿宝珠的奇遇。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

秋收时节,热热闹闹的双抢,大人们一个个挥汗如雨,小孩子们也没得休息,一个个都提着小篮子捡落在地上的稻谷粒儿。小孩子们不像大人们那么辛苦,不知道谁起了头儿,大声的唱起了劳动最光荣。

“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糖,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

此起彼伏的清脆歌声,让辛苦劳作的大人们也带上了几分笑意,王二嫂子得意:“我家闺女唱的最好,就像我年轻的时候……”

“这话你也能吹,你自己唱歌儿啥样儿自个儿不知道啊,还吹上你家闺女,就像了你都不可能好,我看还是我家小子唱的好。”

“一个男娃娃,唱的好有啥用?”

“没用也是好,反正就是好。”

“我看可一般。”

“还是我家好。”

男人家顾着面子不攀比这种事儿,但是这些妇女同志们倒是你一句,我一句,争了起来。各个儿都觉得自家孩子唱的最好。大队长眼看他们越说越大声,呵斥说:“赶紧干活儿,这些有啥可争的?你们看田大家的都干多少了?”

这么一说,几个挨说的妇女缩缩脖子,彼此挤眉弄眼的使了眼色,撇撇嘴继续干活儿。

大队长只这么一句就走了,几个妇女小声儿嘀咕:“就她会显摆,就她能干,这给她嘚瑟的。”

王二嫂子意味深长的笑,看似好心,语气里带着优越感:“哎呦,人家不是没有男人吗?自己不干活儿咋办啊。日子总要过下去。”

李家嫂子点头附和,“同情”的说:“那倒也是哦,寡妇哪里过得好。一个寡妇就够难了,还带着三个拖油瓶。那可是三张嘴呢。”

一群妇女齐刷刷的看向了田大家的,视线很快的又落在不远处的一个男孩子身上,男孩子五六岁的样子,又黑又瘦,小寸头,头大身子细,像个火柴人。

就这,简直是小萝卜头。

他也在捡谷粒儿,不过却没有跟响呱呱的小朋友们一起,反而是独自一个人提着小篮子,跟在大家口中的田大家的附近,认真干活儿。

其他小朋友都不理他,他也不跟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唱歌。

陈三嫂嫌弃的撇嘴:“我看她就是蠢,养着小扫把星,日子能好到哪儿?”

“谁说不是呢?我看啊,她就是活该!我劝她多少次了,让她别管,她死活不听还把我撵出门,你说哪有这样不识好歹的?”田二家的眉梢儿吊的高高的,嘴角则是下撇,语气刻薄。

“你这妯娌就是个倔强性子。”

“谁说不是……”

几个妇女嘀咕个没完,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一个四方脸的妇女将手中的锄头向地上重重一怼,冷着声音说:“你们要不要脸,我大嫂养孩子关你们屁事儿,是吃你家的了还是喝你家的了?宝山是我大哥答应了收养的,就算我大哥不在了,我嫂子也不会撵走他,人得守承诺。有你们屁事儿啊?你们一个个的就会背后说嘴别人,也不看看自己身上的虱子多少!”

“田玉贞,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四方脸田玉贞也不客气:“什么意思?你们说我什么意思?再让我听见你们在背地里说我大嫂,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二嫂,你差不多得了,家里不够你张罗的是吧?人家都是帮着自家人,你倒好,带头挤兑自家人,你可真行。用得着你在外面给大嫂当家?这么爱管闲事儿怎么没看你给侄子侄女儿送个三瓜俩枣的呢?真是好笑了。”

田二家的不乐意了,尖锐:“有你这么跟嫂子说话的小姑子吗?”

田玉贞叉腰:“我就这么说了,怎么地吧?”

妇女同志们又吵起来,大队长远远的听见,头疼的过来,骂道:“一个个不能省心了是吧?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是秋收!这是双抢!这是你们胡闹的时候吗?一个个想不想分粮了?不想干就给我滚,一点粮食也别分!”

双抢的日子不长,但是却格外的累。不仅身体累,火气也大。

这不,一上午的功夫,大队长都解决好几茬儿矛盾了,整个人嗓子冒烟儿的气恼,这些妇女是第二次,大队长越发的来火,跳着脚叫骂:“一个个蠢货,懒驴不上套,不赶不动是吧?我看你们是……”

大队长动了气,大家这下子是晓得好歹了,赶紧散开,各个儿的开始干活儿了。

精瘦的矮个儿马脸老头儿大队长,气的跳脚,比村里最有名的泼妇还能骂人。

不过,好在啊,他骂人的太凶猛,倒是让大家都老实了起来,埋头苦干起来。别说是讲小话儿,就连说话都不多了,场面安静了不少。

小孩子们清脆的“劳动最光荣”都消散在浓浓的口吐莲花里……

“大队长,你过来看一下,这边打谷机怎么不动了……”不远处打谷场一个汉子喊了起来,大队长立刻顾不得这边儿,赶紧往打谷场小跑儿。

众人吁了一口气,不过被骂了一通,好像也没有什么唠嗑的心思了。

大人们经心干活儿,小孩子们就差了几分,虽然也不敢嘚瑟,但是到底是干了大半天了,一个个都又累又渴,眼看自己的活儿还没有旁人多,自然心里不爽利。

他们一天要捡五筐麦穗儿才能拿到三个工分,这要干一天的。

一个地瓜脸男娃看向了不远处的瘦巴干小扫把星,眼珠子一转,悄么悄的来到他身边,凶巴巴的说:“扫把星,你个没人要的死小孩儿,把麦穗儿给我!”

说话间,伸手就要抢。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小篮子,小篮子就被小萝卜头儿向后一闪,躲开了。地瓜脸男娃一晃差点摔了,他气急败坏:“你还敢躲?你快给我!你吃喝都是我家的!还敢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他再次伸手,又来抢。

这一次,小瘦子男娃还没躲,一个石头块儿就砸在地瓜脸的手上,地瓜脸哎呦一声,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梳着两只小揪揪的小女娃嗖嗖嗖的跑过来,她跟小萝卜头儿一样,身上没二两肉,头发枯黄稀疏,一张脸蛋儿仿佛只有大大的眼睛。衣服上上下下都是补丁。

小姑娘嗖嗖的跑过来,用力推向了地瓜脸男娃,超凶的大声:“田狗子,不许欺负我哥哥!”

地瓜脸明明比这小火柴棍儿一样的女娃娃大很多,却愣是被她推了后退好几步,他睁大眼:“田宝珠,你敢推我!”

他气急败坏:“我才是你哥哥!”

他指向被小姑娘维护的小萝卜头儿,大声:“他是扫把星!”

小姑娘凶凶的立刻蹲下,捡起一块土坷垃就丢过去,土坷垃砸在了地瓜脸脚边儿,小丫头更凶的露出小米牙,大声:“我哥哥才不是扫把星!你个坏孩子,你再说我哥哥坏话,我就揍你!”

地瓜脸气急败坏:“你敢推我,你还敢打我,我要告诉爷奶,让爷奶揍你!”

小宝珠更凶了,她攥紧了小拳头,挥舞:“打不过我就找大人帮忙,你丢脸,羞羞脸!”

“哈哈哈,田狗子打不过小丫头**羞羞脸!”

“田狗子,你好没用哦……”

田狗子气恼极了,一张地瓜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晒的,通红通红,他冲着天上嗷了一声,就扑了过来:“看我不揍死你这个臭丫头!”

“不许欺负我妹妹!”

刚才还被小女娃维护的小萝卜头儿一把推开挡在自己前边维护的小宝珠,自个儿迎了上去,小男娃瘦巴巴,不管是胖瘦还是高矮都不占优势,被一拳头打倒在地,可是眼睛却黑幽幽的,带着一股子野性的狠劲儿,他挨了拳头也不喊疼。使劲儿拽住田狗子,嗷呜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随即拳头就挥过去,揍上了田狗子的胸膛。

“打架了打架了!”

“扫把星和田狗子打架了……”

小孩子们叫嚷了起来,小女娃就要往上冲,却被一个大点的女孩子拉住,她说:“你别上去,别打到你!”

田宝珠急切:“我要帮哥哥!”

她很会打架的!

“干什么干什么!这又是干什么!”

“啊,我儿啊,你个扫把星敢欺负我儿子,看我不揍死你!”田二家一看打架的是自家儿子,飞快的就上来帮忙,不过大人可由不得她这么犯浑儿。

最近的妇女主任一把抓住她,说:“你别给我添乱。”

随即上去将两个小孩儿一下子撤开,一手一个,没有好气儿:“这给你们能的,还会打架了是吧?”

“主任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不是欺负咱们屯子的人吗,你看这扫把星一个外乡人竟敢欺负我儿子啊,咱们得给他撵出去,让这扫把星……啊!**!”田二嫂被人一下子拎起来,直接让边儿上一“扔”。

呱唧,远远的摔在了地垄沟里。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动手的妇女,脸色黑的仿佛煤球儿一样的女同志一字一板的问:“谁要欺负我儿子闺女?”

她挽了挽袖子,说:“你们说!是谁!”

刚才还在背地里说三道四哔哔个不停的女同志们,仿佛一下子就哑了火,一句话也没了。

大家都不敢惹田大家的。

这时,不知道是谁,呵呵呵呵笑了两声,说:“……我,我还有活儿……”

“我也有活儿……”

“双抢呢!可不能耽误……”

“对对对,田二家的,你家田狗子揍扫把……揍宝山比较多,你咋还好意思攀扯,这样不好……”

“对对对,这样不好。”

田大家的扫视一圈儿,见大家都安分了,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地头儿继续干活儿……

小小宝珠狐假虎威,她叉腰,很凶:“谁在欺负我哥哥,就打架!”

她妈妈,最会打架了!

他们才不怕!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