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完整版商冬罗札小说

完整版商冬罗札小说

完整版商冬罗札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东街西巷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1 15:53:07

完整版商冬罗札小说是《渣攻请滚远一点》小说精彩试读:但商冬并没有那么大的自信,所以他更相信罗札是有其他什么目的。可是仔细想想,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罗札算计的东西,所以只能荒谬的归结于罗札真的是一个好人。商冬也起身郑重的朝罗札一笑,他那毫无血色的脸上扯出的那一个笑实在是不好看。但又带了一种独属于商冬的风骨,有点像晒在阳光底下奄奄一息

在线阅读

两人等了半个上午,最后却被遗憾告知凯文老师达到不了现场,可能接受不了这次的采访。师哥无奈的一摊手,拍了拍商冬的肩膀说自己有事要先走。

另外师哥回到学校之后还是絮絮叨叨的说了没见到凯文老师有多么的遗憾,磨的商冬脑瓜子疼,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商冬走在街上,太阳刚出来,所以街道上还是很湿,玻璃上还有没干的水痕,空气里散着暴雨过后特有的清香。但商冬心里却隐隐不安,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沙丁胺醇,确保药物存量足够,但心里依旧像是悬了块石头。

金黄色的阳光穿透厚厚的乌云,天渐渐的亮了起来。街上的才总算有了些春天的样子,商冬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很安静,商冬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往父亲的卧室里走,他敲了敲门却没回应,商冬扭头去看桌子上的药,却发现原本应该放在桌子上的药却消失不见。

商冬一下子推开父亲卧室的房门,却发现父亲神情安然的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是半瓶歪倒的安眠药。商冬先是愣了一会,然后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说话的声音微微颤抖。商冬深呼吸了一口气,可以就觉得有些喘不上来气,但是他不能慌。

至少不能是现在。

急救车的效率很快,幸亏发现的早,在经过一系列急救措施之后,父亲脱离了危险。商冬浑浑噩噩的办完手续之后,失魂落魄的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椅上。大抵是年龄还不大,所以商冬见到事故并不多,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一下子倒了下来,这让商冬莫名的有些恐惧。

商冬低着头脑子一片乱麻,在他尚还稚嫩的肩膀上已经无形中压上了沉重的枷锁,促使着他迅速的成长起来。眼前突然被一片阴影覆盖,商冬茫然的抬头去看,见到来人时却一怔。

是罗札。

罗札还穿着今早上时那件西服,看起来依旧冷峻难以接近。他缓缓的蹲在商冬面前,手掌落在了商冬的发顶上,商冬能感觉到罗札的掌心很热。

商冬后知后觉才感到无措,他僵硬的看着罗札很尴尬的笑了笑,说,“您怎么也在医院里?是罗瑜出什么事情了吗?”

“你的父亲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告诉他了。”罗札却答非所问,他一边起身将一边手从商冬的身上拿起。

商冬有点没反应过来,他茫然的抬起眼看着罗札,不懂他在说什么。商冬的眼睛很黑,透着一股少年人特有的天真,像一潭在夏天被太阳照的熠熠发光湖水,说不出的通透和漂亮。他愣愣的没接话。

罗札垂在两侧是手指微微的蜷起,但脸上的神情却没怎么变,狭长的眼眸盯着商冬,声音没什么起伏道:“别怕,已经过去了。”

两人的形相差比较大,商冬因为年纪还不大所以骨架还透着青年人特有的单薄,皮肤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所以很白。反观罗札,大抵是早就步入了社会,所以相对于商冬的单薄,罗札则更有成年人特有的健美,他身高原就比商冬高出半截,商冬需要微微踮脚才能吻上他的下巴。

所以当他半蹲着垂眼看向商冬的时候,压迫力就一下子消掉了很多。商冬茫然看着罗札,眼神里透着对未来未知的恐惧和迷茫,他的脊背微微弯起,中间支撑脊背的骨头绷出清瘦的弧度,愈发显得人格外的脆弱。

罗札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商冬,屏幕上的女孩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向网络公布事情真正的真相。商冬机械的看着,只是觉得脑袋很晕,看着女孩嘴巴一张一合就把这件事情轻描淡写的揭了过去,而自己的父亲却因为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情在病房里昏迷不醒。

甚至就连自己已经逝去的母亲也被遭到恶意揣测,父亲将永远活在“**”这个事件的阴影之下,而且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父亲的抑郁病情会再次加重,甚至可能会离开教学岗位。这些事情难道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道歉就可以揭过去了吗?

商冬的下颚被咬的紧紧的,手指的关节绷的都泛了白,肩膀微微颤抖着。罗札垂眼看了一会,突然将手覆在商冬的手背上,温热的皮肤相贴,商冬一愣,神才慢慢回了过来。他垂下眼没敢去看罗札的眼睛,他看着两人相握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

“罗先生,真的很谢谢你。我知道这件事情您一定出了力的。”

罗札起身松开了商冬的手,他解开了西服上的扣子,神情冷淡的道:“不要多想,照顾好商教授。”

商冬看着松开了的手有点怅然若失,但他知道事情并不是罗札所说的那么简单。要不然怎么会就在他刚告诉罗札消息之后,在网络上关于父亲的风言风语马上被压了下来,甚至现在女生的吐露都被暴露在网络上,这个视频是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冲上热搜第一,这后面必然有资本的推动。

而这是谁推动,结果自然是一目了然。

可是一个堂堂上市公司的负责人怎么会来帮助他这么一个藉藉无名的小人物呢?又是怎么那么巧就在医院相遇呢?真的是只是因为父亲是他曾经的老师吗?又或者是因为商冬?

但商冬并没有那么大的自信,所以他更相信罗札是有其他什么目的。可是仔细想想,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罗札算计的东西,所以只能荒谬的归结于罗札真的是一个好人。

商冬也起身郑重的朝罗札一笑,他那毫无血色的脸上扯出的那一个笑实在是不好看。但又带了一种独属于商冬的风骨,有点像晒在阳光底下奄奄一息的白色小花,长的实在是漂亮,但也实在是脆弱的可怕。

罗札很冷静,冷静几乎不像是一个人了,而更像一台精准运转的仪器。在商冬二十年的人生里实在是没见过这样的人,他气势太盛,长相英俊,性格沉稳冷静,像是天边的月亮,永远的悬挂在夜空之中,就连璀璨的群星都只能沦为他的陪衬。

两人对视一会,各自怀着心思移开视线。过了一会,商冬才开口道:“您吃饭了吗?”面上捎带着些许的尴尬。

罗札其实在来之前已经吃了,但他顿了顿,最终还是朝着商冬缓慢的摇了摇头。果然就发现商冬的脸色一缓,紧接着就听商冬说了句:“那我陪您去吃饭吧。”

“好。”罗札眼睛直视的商冬,缓慢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