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做天妃两百年了

我做天妃两百年了

我做天妃两百年了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1 15:07:39

主人公叫宋巍、令仪的书名叫《我做天妃两百年了》,是作者写的一本仙侠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做天妃两百年了,做过两件惊世骇俗的事儿。第一件,是一百岁上,捏了诀下凡,给一位凡间的帝王当宠妃,弄得他色令智昏,一不小心亡了国。第二件,是我两百岁生辰上,喝醉了酒,摔下凡去,拉着个衣衫褴褛的穷秀才死不放手,变了个戏法,差点跟人洞了房

在线阅读

我做天妃两百年了,干过两件惊世骇俗的事儿。

第一件,是一百岁上,捏了诀下凡,给一位凡间的帝王当宠妃,弄得他色令智昏,一不小心亡了国。

第二件,是我两百岁生辰上,喝醉了酒,摔下凡去,拉着个衣衫褴褛的穷秀才死不放手,变了个戏法,差点跟人洞了房。

天界两百年,也出现过两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儿。

第一件,是那位与天妃有瓜葛的亡国帝君飞升了,成了六界之中人人畏惧的峒渊上神。

第二件,是那位与天妃有瓜葛的揭不开饭碗的穷秀才也飞升了,成了六界中人人倾慕的文曲真君。

当初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峒渊,飞升的第一天,站在我天妃宫门口,冷漠淡然,「你院子里的杏树,该剪了。」

我当时眼含热泪,「峒渊,原来你还记得我最爱杏花。」

峒渊说,「它伸到我隔壁去了,碍眼。」

我隔着院子,看见峒渊用他那把心爱的长刀,削去了开得最盛的过墙红杏。

后来,我搬着杏花枝往门外走的时候,有人揣着袖子,从侧面走来。

一身儒雅,青衫玉卦,衣袖飘荡间拖着几缕氤氲水雾。个头高高,神色从容。

我没认出他,他倒认出我来了。

他站定,对着我颔首,微笑道,「令仪姑娘,别来无恙。」

我脚下一顿,怀里抱着的小棍啪嗒掉下去,咕噜咕噜滚去了他的脚下。

天宫的人尊称我一声娘娘,遇到平辈的,或是长辈,才会叫我令仪。

我皱了皱眉,这可真是失礼。

「你是新来的?」

那人弯腰,拾起木棍,点了点手心,变成着了一身红,一如当年我拽他进洞房时,顾盼生姿,「姑娘神机妙算,宋某一路过来,真是好一番坎坷。」

我大骇,手一松,木棍全散下去。

「宋宋巍?」

「难为姑娘还记得。」他仍站在那笑着,笑得有些凉,如今凭着一身清冷寡淡,颇招小天女儿们喜爱的,除了文曲真君,还能是谁?

我后退两步,撞得宫门哐啷作响。

今儿是触了什么霉头,两任前男友都碰上了。

宋巍又变回了青衣玉褂的打扮,「令仪姑娘,宋某住您对门,多多关照。」

我赶忙赔笑脸,「不敢不敢。」

当初是我强上——额,逼迫他,八成叫他看透了世道,为了避免日后被像我这样强大的人玩弄于鼓掌,进而寒窗苦读,爬上高位,造福黎民,积德行善。

我怎好厚着脸皮逼他叫我天妃娘娘

宋巍施施然进殿,关门。

随后司命便急吼吼过来了,一脸喜色,「听说了没?听说了没?你两个男人都上天了!」

我弯腰捡着树枝,也不看他,「听说了」不光听了,还看了。

司命啧啧感叹,兴奋地来回走,「你是没看见他们面见天帝的时候,那叫个唇枪舌剑一个冷,一个傲,说话绵里藏针,夹枪带棒!你说,这是为啥?」

我划拉了半天,司命给我越踢越远,索性也不捡了,恼火道,「为啥?」

「两男争一女!都喜欢你呗!」司命搓着手,「这可真是一出好戏!我得记下来!写个喜剧,写个悲剧,男主就让凡间那名角演,女主」

司命眼珠子乱转,疯劲儿上来,眼看就要逮着我给他演戏,我果断闭了宫门,留他一个在外头一人分饰三角。

我想了想,其实我跟宋巍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逼着他新婚洞房,还没洞成,就被司命带人追过来,据说那宋巍当时躺在床上,上衣被我扒了精光,还露着胸膛。

峒渊却不一样,为了我,他连国都不管了。

我堂堂天妃,去爬了墙头。

「峒渊啊,你在哪儿?我有事跟你说」

路边,宋巍站在墙下,看着我骑在墙头,好笑地瞧我,「不巧,峒渊上神去了天宫与天帝议事。」

我有些做贼心虚,反问道,「你干吗去?」

「一起议事。」

我心里憋了话要对峒渊说,便一刻也等不及,忙从墙头飞下来,急急道,「我和你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