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丰碑杨门

丰碑杨门

丰碑杨门

来源:网络 作者:圣诞稻草人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0 17:40:50

《丰碑杨门》小说的主角是杨希 杨延嗣小说精彩试读:“别瞧他们跟二流子似的,在战场上,都是一把好手。冲锋陷阵没人比得上他们。咱们将门能够传承下去,全靠他们。”通过王贵解释,杨延嗣看这些懒汉们的眼神不一样了。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词,一个对将门来说至关重要的词。家将!家将同将门同生共死,共荣辱,共进退。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担任家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杨延嗣思虑了良久,终究还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佘赛花和杨业。

一则,保护他穿越者身份;二则,此事到目前为止都是他的猜测,并没有确凿证据。

不过,在他软磨硬泡下,佘赛花答应,宫里赐下地瓜果,她会直接让宦官送到杨延嗣居住的田庄。

一大早,佘赛花亲自为杨延嗣打点了行囊,足足三马车之多。

吩咐了管家杨洪,务必把杨延嗣送到田庄。

杨延嗣坐着马车,打量着蹲在马车一角犯懒打瞌睡地阿七。

阿七的爹爹是杨业在北汉时期的亲兵,在宋伐北汉得时候战死了。杨业投了宋以后,怜悯阿七是个孤女,所以就收养了她。

阿七年龄幼小,性格却很倔强。

杨业打算收阿七为义女,阿七却执着的以丫鬟自居,并且主动伺候在杨延嗣身边。

杨业多番劝告,阿七抵死不从,久而久之,也就随她去了。

因此,阿七在杨府是个特殊存在。

纵然在伺候杨延嗣的时候,犯懒打瞌睡,也无人真会责怪她。

杨延嗣闲来无趣,逗弄阿七头上两个鬃角。

马车一路颠簸,行了约半个时辰,停在了一个村庄口。

庄口立石为碑,上面铭刻着三个大字。

杨家庄!

杨家庄土地足有一百顷,依附在杨家门下的庄户,在土地周围垒土为屋,汇聚成了一个村庄。

杨家庄的土地都是皇帝念在杨业抗辽有功赐下的。

这片土地来头可不小,在后周的时候,这里的土地是后周世祖柴荣,赐给赵匡胤的实食邑。

赵匡胤黄袍加身坐了皇位以后,这片土地就成了皇庄。

赵光义能把这么一大片皇庄赐给杨业,足以见他对杨业的宠信。

马车进了杨家庄,迎面走过来一个壮汉,身后跟着两个半大小子。

杨洪驾着马车在壮汉面前停下。

“王将军!”

壮汉摆了摆手,打断了杨洪施礼,一副不拘小节地喊了一句,“七郎呢?”

杨洪一指马车。

“在马车里。”

马车里的杨延嗣已经听到了二人对话,掀开了挡风的幕帘,跳下马车,向前向壮汉行礼。

“小侄见过王叔叔。”

眼前庄稼汉一样地壮汉可不是一般人,在来的时候,佘赛花仔细叮嘱过。

壮汉名叫王贵,从五品游击将军,杨业副将,与杨业情同手足。

王贵乃是庄户出身,住不惯皇帝赐给他三进三出大宅子,带着一家老小都住进了杨家庄。平日里杨家庄事宜,都由王贵打理。

见到杨延嗣行礼,王贵哈哈大笑,“还是将主家的娃娃知礼,不像俺家这两个闷娃,一棍子下去,打不出一个屁来。”

王贵转身,见自家两个小子愣愣站在原地,脸色一黑,一人给了一巴掌。

“愣着干啥,问人!”

两个半大小子显然被王贵打习惯了,也不怕疼,乐呵呵一笑,大大咧咧叫了一声。

“七郎。”

王贵抬手又一人给了一巴掌,骂骂咧咧道:“两个臭小子,真给老子丢脸。”

杨延嗣抿嘴一笑,说道:“王叔,您和我爹亲如兄弟,咱们跟一家人一样。不必这么客气。两位兄长性情率直,天性纯良。真的很不错。”

听着杨延嗣夸奖自家娃儿,王贵心里也欢喜,乐呵呵凑到他身前,抬手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七郎说的在理。小时候去杨府,王叔抱着你,你还在王叔怀里撒了一泡尿。那小雀雀抖的,别提多欢实了。”

王贵身为武将,一身气力远超寻常人,大手捏在杨延嗣肩膀上,他疼的呲牙咧嘴的。

“咳咳……”

杨延嗣很想告诉王贵,我跟你不熟。可惜他却挣脱不开王贵擒拿,只能任由王贵擒着向田庄内走去。

一路穿过田庄,碰到地大姑娘小媳妇都躲在门缝里偷瞧,被王贵吆喝了一声,一个个房里都传出乒呤乓啷地声音。

七八岁的顽童,光着屁股,围着王贵嬉笑打闹。

碰到老实巴交的汉子蹲在田头上犯懒,王贵走上前去抽两巴掌,训斥几句。

王贵并没有摆出武将的威风,而是像一个邻家老叔一样,训斥这些懒汉。

懒汉们在王贵训斥下,全都唯唯诺诺听着。

王家两个半大小子想着狐假虎威一把,却被王贵狠狠揍了一顿。

王贵擒拿着杨延嗣,指着被骂了之后依然赖在田头犯懒的懒汉们。

“别瞧他们跟二流子似的,在战场上,都是一把好手。冲锋陷阵没人比得上他们。咱们将门能够传承下去,全靠他们。”

通过王贵解释,杨延嗣看这些懒汉们的眼神不一样了。

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词,一个对将门来说至关重要的词。

家将!

家将同将门同生共死,共荣辱,共进退。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担任家将,只有在战场上经历过血与火,经历过忠诚考研的尖兵,才能成为家将。

可以说,家将就是一个将门的根基和底蕴。

一瞬间,杨延嗣觉得那些坐在田头傻呵呵的壮汉们可爱了许多。

过了大半个田庄,走到了田庄西头一座别院。

“刚从北汉降过来的时候,你们一家老小都住在这儿。后来打辽国,立了功,陛下赐下了宅子,你们全家都搬到城里去了。宅子也就空下了。”

推开了宅子大门,宅子内打理的很干净。树木花草修剪的很整齐。

院子中间摆着一个大鱼缸,鱼缸里两条锦鲤在畅游,一朵小荷露出一尖绿角。

杨延嗣比较中意院子西头的一座小楼,小楼前栽种着爬山虎一类的植物,一点点初发的绿芽泛着黄尖,顶着茸毛,星星点点地点缀在小楼上。

“宅子我一直让家里人收拾着。盼着将主可能会过来住。”

王贵语气有些唏嘘,他的盼望注定不能成真。杨业如今官至四品,乃是坐镇一方地大将军,平日里不是在应酬,就是在军营里。根本没有时间到田庄闲住。

“我比较喜欢这座小楼,以后就住在这座小楼里了。杨叔,把我东西都搬进去。”

杨洪答应了一声,指挥着跟随来的家丁仆人卸下了马车上的东西,开始往小楼里搬。

阿七被搬东西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爬下了马车,揉着惺忪的睡眼。

王贵见到阿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丫头长大了不少,不过,还跟以前一样贪睡。”

“王伯伯……”阿七羞涩地凑到王贵身边。

王贵揉了揉阿七小脑袋,一脸宠溺。

“这丫头是个苦命人,以后对她好点。”王贵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提醒杨延嗣。

杨延嗣灿灿一笑,“就这懒丫头,对她要是差了,她能懒死。”

“也对!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