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主角是沈毅秦南禾小说

主角是沈毅秦南禾小说

主角是沈毅秦南禾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消失的大魔王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20 16:52:08

主角是沈毅秦南禾小说是《都市之镇国战神》小说精彩试读:秦南禾本想跟他拉开距离,但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内心的苦涩就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只能强忍着干呕保持不动了。“好好的一束鲜花怎么就插在了这坨猪粪上了呢?”有人看不下去了,愤愤不平地吐槽了一句。呵呵,谁让你小子没抓住机会啊。这位昔日的云阳第一美女可是那姓朱的花了五百万的彩礼得来的呢。”

在线阅读

小护士也算是自作自受,硬是被秦院长让人抬着给扔了出去,而沈正松也被转移到了医院最好的病房。

这结果也算是她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小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难不成认识那位秦院长?”

病房内只剩沈家一家,沈正松压不住困惑问了一句。

沈毅微微一笑,“我跟分管这家医院的一位领导认识……”

“你跟人家领导认识?开什么玩笑?”刘丽秀满脸立马泼了一桶凉水,“你刚从牢里出来,认识的全部都是些作恶多端的罪犯,人家是领导,你攀哪根高枝认识人家的?”

“妈,我五年前就出狱了,我真是从军中回来的……”沈毅解释道。

刘丽秀一脸冷漠,“都说人坐完了牢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可你看看你现在!谎话连篇,还嫌不够丢人吗?算我求你了赶紧走好吗,可别再连累了我们!”

沈音没有吭声,只是眼睛里难掩浓浓的失望。

母亲的反感,妹妹的冷漠让沈毅的心情也很压抑,可他很快也就释然。

误会和偏见已深,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释清楚的,可他也不着急,反正他人已经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弥补他们。

“爸、妈,那我就先走了。有事你们打我电话,我还用以前那个号码。”

沈正松还欲挽留,但刘丽秀却是狠狠地把他的话给瞪了回去。

目送着沈毅出了病房,刘丽秀赶紧嘱咐沈音说道,“小音你出去看看那个害人精走了没,可不能再让他连累咱家了……”

沈音苦涩一笑,只能转身出了病房。

……

沈毅离开医院,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秦南禾。

沈毅大学同学,也是他的未婚妻。

记忆回到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城卫司的警卫上门将他抓走的那个晚上,他永远也忘不了秦南禾最后望向他那伤心欲绝的眼神。

这几年在枪林弹雨中厮杀,每每想起,沈毅都恨不得冲到秦南禾面前解释清楚。

可他不能!

现在他回来了……

他要弄清楚五年前的真相,要向世人证明他的清白,更要弥补这五年对她的亏欠。

小心地收好照片,沈毅打了辆车直奔怡东会所。

沈毅的部下告诉他,秦南禾今天从家里出来后就直接来这里了没再离开过,解决了自家那边的事情,沈毅也是迫不及待地就赶到这边来了。

会所顶楼的酒会上,一位身穿长相却丑陋不堪的中年男人正端着酒杯喜滋滋地接受着众人的恭贺。

此人名叫朱振祥,今天要订婚了,而且订婚的对象还是昔日的云阳第一美女。

“快看!今天的女主角来了!”

一道嬉笑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个一身红色晚礼服的高挑美女出现,她身姿曼妙,容貌清丽秀美,莲步优雅宛若天上仙。

秦南禾。

云阳秦家秦南禾,秦家嫡系大小姐,昔日的云阳第一美女,以前不知有多少公子哥排着队地在疯狂追求她。

但今天,昔日高贵如仙子的她却要跟猪头一般的朱振祥订婚了。

“南禾……”

朱振祥一看见秦南禾出现,立马迎了上去,伸手便要去拉她的手。

本如木偶一般的秦南禾眉头一皱,下意识地往后一躲,没让朱振祥碰她……

朱振祥尴尬一笑,但也丝毫不在意,他挪了挪动脚步来到秦南禾身边。

秦南禾本想跟他拉开距离,但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内心的苦涩就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只能强忍着干呕保持不动了。

“好好的一束鲜花怎么就插在了这坨猪粪上了呢?”

有人看不下去了,愤愤不平地吐槽了一句。

“呵呵,谁让你小子没抓住机会啊。这位昔日的云阳第一美女可是那姓朱的花了五百万的彩礼得来的呢。”

“此话怎讲?”

有不明白情况的人立刻好奇地追问了起来。

“这事儿啊还得从五年前说起……”

五年前,秦南禾还是云阳第一美女,可谓是众多男人心中的女神。

但在五年前,秦南禾却突然宣布要结婚了,而且结婚的对象竟然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为此甚至还不惜违抗了秦家给她安排的一门亲事。

可后来那穷小子却因为**坐了牢,秦南禾也从当时的云阳第一美女沦为了第一笑话,秦家也被人看尽了笑话。

自那以后,秦南禾便成了云阳世家大族小姐的反面典型。

秦家人更是恨透了秦南禾,所以在前不久下了一条死命令,谁先付给秦家五百万的聘礼,秦家就将秦南禾嫁给他,不管对方的出生家世。

哪怕是乞丐秦南禾也必须得嫁!

所以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众人听后,纷纷感到懊恼不已。

要是他们早点得到这消息,这等好事儿哪里还轮得到朱振祥这头猪?

“才五百万?呵呵!要是老子现在出八百万,你们说秦家是不是得答应把南禾小姐嫁给我啊?”

有的人越想越气,开始恶语相向了。

此人的声音很大,整个酒会的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的,顿时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

秦南禾脸色煞白,死死地咬着嘴唇,鲜血涔涔,泪光盈盈。

而她身旁的朱振祥的脸也都气绿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宜,可现在想来似乎也跟着秦南禾沦为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八百万哪够啊?就凭南禾小姐这漂亮的脸蛋儿,怎么说也得个一千万吧?”

“哈哈哈!老子出两千万,姓朱的你干脆把她让给我得了,还白白地让你多赚了一千五百万!”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又笑成了一团。

他们的一字一句,一声声笑声都像是刀子般在秦南禾的心房上狠狠地一刀刀地割着,她那张绝美的脸蛋此时也无半点血色,整个人犹如丢掉了魂儿似的,呆呆地如同一具冰冷的尸体站在你哈里……

朱振祥肺都快气炸了,恼羞成怒的他涨红了脸怒吼道,“五百万!谁给老子五百万,这女人就归他了,这女人老子不要了!”

“一百万!我要你的项上人头!”

一声怒吼犹如惊雷般突然响彻整个会场,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沈毅傲立在会场中央,额头青筋暴起,身上的肃杀之意犹如凛冬降临,让整个会场都犹如搁置在冰天雪地之中。

所有人都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一脸惊惧地望着沈毅。

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距离最近的朱振祥更是被吓得要死,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冲着沈毅怒道,“你个臭要饭的敢跑到这里来闹事?赶紧给我滚出去!”

“滚!”沈毅暴怒,一拳轰杀出去。

嘭!

朱振祥哪里招架的住,整个人直接向一旁飞去砸在底下的椅子上,血肉模糊一片!

沈毅心如刀绞,快步走到秦南禾跟前,“南禾……”

纵有千言万语,可却如鲠在喉,沈毅只有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本已心如死灰如同木偶般的秦南禾骤然听见有人喊她,下意识地抬头,那张熟悉的脸庞立马映入眼帘……

“你、你怎么回来了?”秦南禾如遭雷击。

沈毅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轻声细语,“我回来了,让你受委屈了……”

说罢,沈毅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让自己结实的胸膛包裹着她冰冷的身子。

还是那种让沈毅魂牵梦绕的熟悉香味,能抚平他的一切创伤。

但沈毅怀中的秦南禾情绪却突然激动起来,像是受到侮辱般剧烈地挣扎起来,“你快放开我,我和你早没关系了!你还嫌害得我不够吗?”

“南禾我知道你这几年受委屈了,现在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我向你保证!”沈毅越抱越紧,很怕她离自己而去。

秦南禾的挣扎越来越显无力,一张惨白的脸蛋儿涨得通红,她尝试挣开无劳无功,索性一动不动犹如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滚烫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秦南禾愤怒的眼神逐渐转为怨恨……

“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别逼我了,我对你早就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