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镇国战神

都市之镇国战神

都市之镇国战神

来源:网络 作者:消失的大魔王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20 17:01:32

《都市之镇国战神》小说的主角是沈毅秦南禾小说精彩试读:沈毅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护士拿着几张发票的东西走了进来。我说你们这一家能不能办点正事儿啊?有吵架的功夫把账单先给结了行吗?你知不知道你们已经拖了一天了?”护士一脸不耐烦地将发票丢到地上。沈音听了脸色一变,满眼哀求地看着护士,“

在线阅读

当那只大手包裹住自己冰凉的小手时,沈音身子也不由微微一颤,竟有种鼻酸的感觉。

这双手似乎还和以前一样温暖,面前男人的后背也似乎比以前更加结实宽广了!

沈音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她恍惚得觉得沈毅还是以前她的那个可靠的好大哥。

但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的,沈音的思绪慢慢清晰,她更加清楚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个**犯而已……

“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太晚了吗?”沈音满脸冷漠地甩开了沈毅的手。

沈毅心疼的一抽,就是在战场上受伤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刚想再解释,一旁的刘宇却是爆发了。

“狗东西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刘宇满目狰狞,冲着手底下的人怒吼道,“把他给我抓起来,先把的牙全部打掉!”

旁人听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一开口就要把沈毅的牙全部打碎,可真够狠的!

刘丽华见状,赶紧上前提醒道,“刘少小心,他可是个**犯,杀过人的!”

“切!本少手底下的人谁还没沾点血过?区区一个**犯又算个屁?”刘宇不屑一顾地嗤笑道。

他的话音刚落,几个长相凶恶身材魁梧的保镖打扮的男人立刻围了上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沈毅。

刘宇掏出一根烟点上,又指了指自己脚下,“跪下,给我磕个头,看在**妹的面子上本少还可以赏你一杯喜酒喝。”

“我要是不跪呢?”沈毅一脸冷漠。

“不跪?”刘宇吐出一个烟圈,慢悠悠地装过身去,“动手吧,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穷鬼就是这么不识好歹,他都给了机会还狂妄自大不知珍惜,说到底也是死有余辜。

刘宇心中这个念头刚闪过,正准备招呼手下继续进行婚礼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哀嚎响起。

三声、四声、五声!

不断的惨叫哀嚎让刘宇心里颇为困惑,他琢磨着这沈毅骨头也太硬了吧?

都叫成这样了还没死呢?

刘宇有些疑惑地回头,可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目瞪口呆!

地上躺着倒在血泊里的人不假,可却全部都是他的那群保镖!

七八个人倒在地上,从他们身上渗出来刺鼻的鲜血汇成了一条小河,高挂的红灯笼倒映在血泊中显得格外诡异……

反观沈毅,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站在对面,一旁围观的众人都用一种看着怪物般的眼神盯着他。

“啊这?!”

刘宇又惊又骇,整个人都懵了。

开什么玩笑?

他这八个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就在这眨眼间的功夫被秦朗给解决了?

这**离谱!

沈毅脸色平淡如水,迈步缓缓走向刘宇,“你要打碎我的牙?”

刘宇整个人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刚想破口大骂,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就已经奔袭到他的脸上,正中靶心!

“啊!”

噗的一下!

刘宇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一口血混杂着满口牙齿就喷了出去。

嘶!

旁边围观的众人都不禁有种后背凉飕飕的感觉,连忙和沈毅拉开了距离。

倒在地上的刘宇牙齿全部被打掉,只能呜呜呜地呻吟,哪里还有先前的风光?

沈毅正在气头上,双眸冰冷杀意冲天,转身就要过去再做教训。

可他身旁的沈音却是一把惊恐地将他死死抱住,边哭边喊,“你已经杀过一个人了,难道还想再**?你难道真要把我们逼死才肯甘心吗?”

沈毅心头一震,转头满眼复杂地望着自己妹妹,又酸又苦。

深吸一口气,沈毅竭力控制住身上的煞气,扭头冷冰冰地向刘宇看去,“滚!”

刘宇早已经吓得肝胆俱裂了,听到这话从地上爬起来撒开腿就跑。

很快,刘宇的人和那群参加婚礼的人也纷纷离开了,刚才还热闹洋洋的沈家此时就只剩下沈毅和沈音两兄妹了。

“小音,哥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回来?”沈音沾满泪水的小脸冷漠如冰,“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来我和爸妈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杀了人!”

“我没**,当年我是被冤枉的!”沈毅赶紧解释。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是不是冤枉的都和我无关!”沈音背过身,只留给沈毅一个冰冷的背影。

沈毅叹了口气,又问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要答应嫁给刘宇?还有爸妈呢?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他们二老?”

今天沈音出嫁,虽然沈毅也看得出来她并不情愿,但连他养父母的影子都没见到,沈毅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你还有脸提爸妈?你知不知道爸妈因为你的事情吃了多少苦?爸病了,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我没办法只好把自己卖给刘宇,你真以为我愿意嫁给他吗?”沈音声嘶力竭地哭喊道。

沈毅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刺了一刀似的,赶紧说道,“都怪哥不好,哥以后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了,爸手术的钱你放心吧,我有!”

“你有?!你准备去抢银行吗?刚从**出来又准备回去蹲一辈子吗?”沈音极尽失望地看着沈毅。

对她而言,过去那个让她崇拜的可靠大哥已经不在了。

在**里蹲了五年大牢,居然让他变成了一个满口谎言的**,沈音甚至从他的身上看不出丁点的希望,她的眼里也只剩下了浓浓的失望和愤怒。

沈毅知道自己妹妹对他误会很深,而他这五年来的经历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只好先放弃了解释的念头。

“小音,爸现在在哪家医院?你快带我去看看!”沈毅挂念着父亲的病情,有些心急。

沈音眉头紧锁,一时间有些犹豫。

“小音!你连让我见见爸**机会都不给吗?”沈毅苦涩而笑。

沈音见状不禁有些心软,但小脸上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见一面你就走,免得再连累了爸妈!”

沈毅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沈音便带着沈毅去了医院。

走进一间病房,沈毅一眼便看见自己父亲沈正松正靠坐在病床上,而在病床上则坐着他的养母刘丽秀。

“爸妈,我回来了!”沈毅十分激动地走上前去。

老两口猛地听到声音同时一愣,抬头一看愣了好半天才惊醒过来。

“小毅!你怎么回来了?!”沈正松原本苍白的脸涨得通红,情绪激动地就要下床,可被一旁的刘丽秀给一把拦住了。

“你这老鬼想死啊?”刘丽秀埋怨地瞪了自己老伴儿一眼。

沈正松这才放弃下床的念头,可整个人却依然十分激动,“老伴儿,你你快看啊!咱儿子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沈毅目光热切地看着自己母亲。

但刘丽秀却远没有他想的那样高兴,她一双眼睛里反而满是怀疑,“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应该继续蹲在牢里赎罪吗?你该不会是逃狱出来了吧?”

母亲的冷漠和怀疑让沈毅有些心酸,他赶紧解释道,“我没有逃狱,我是从**中回来的……”

谁知刘丽秀听了这话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像盯着罪犯似的盯着沈毅,“咱家谁不知道你被判了无期徒刑要坐一辈子牢?你还有脸说你是从**回来的?”

说着,刘丽秀又冲着沈音慌慌张张地喊道,“小音你快打电话到城卫司去问问这个害人精是不是逃狱出来的,咱们一家不能再被他连累了!”

沈毅满心酸涩,刚想解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吵什么吵?要吵滚出去吵!”

沈毅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护士拿着几张发票的东西走了进来。

“我说你们这一家能不能办点正事儿啊?有吵架的功夫把账单先给结了行吗?你知不知道你们已经拖了一天了?”护士一脸不耐烦地将发票丢到地上。

沈音听了脸色一变,满眼哀求地看着护士,“能不能再宽限我们几天?”

“还宽限你们几天?”护士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满眼鄙夷地看着沈音,“没钱看什么病啊?回去买副棺材躺在里面等死不就得了?”

沈毅听得是火气直往上冲,“听你这意思,没钱你们医院就不给看病,病人就只能等死了?”

“怎么着你还有意见了不是?”小护士面露嘲讽,冷冰冰地呵斥道,“你当医院是慈善机构吗?”

“已经宽限你们一天了你们还不知足啊?”

“先交钱后治病这是我们医院的规矩!不交钱你们命*,死了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