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寥寥余生再无你

寥寥余生再无你

寥寥余生再无你

来源:网络 作者:吃糖不吃糖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0 16:02:17

《寥寥余生再无你》小说精彩试读:她是他娶来的妻子,聪明俊慧。知道他狼子野心,却仍旧是为他的温柔体贴而折服。那年隶属棠亭中,有人袖手折花赠与她,嗓音浅淡,温凉如风。这一段缘,却是折在了半路,再无声息……踏马山河,他步步紧逼;以身葬爱,她毫无退路。

在线阅读

新婚之夜,楚墨兴致大发,折腾了许久。

叶思皖便先昏睡了过去。熟睡之中,那张稍带红晕的面上,犹有几分青涩的味道。他怜惜这方才及笄的少女,轻轻一吻落在她的额上。

半晌,楚墨轻轻地道:“今日先放过你,等来日,咱们慢慢补。”顿了顿,看着她那唇角微勾的模样,莞尔一笑,“小没良心的,睡得这般安稳。”

他也有些乏了,抱着她,一同入睡。却不知身旁那人的梦中,并非他想的那般酣甜。不多久,便有几滴汗水滑落,混合着她的喃喃呓语:“灼珏……”

……

叶思皖梦到了自己的前半生。

幼时丧母,父亲的冷眼相待,还有继母的笑里藏刀……无一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直至十岁那年,左相夫人召她前去,她这才明白自己的身世并非那么简单,并非只是一个商贾之户的嫡女。只是这后来的身份,也是那么一座沉沉的山,压得她那稚嫩的肩膀伤痕累累。

左相夫人说:“你是我的孙女。当年如儿要嫁给一个没出息的商人,我便同她断了关系。”

她摩挲着叶思皖的头,缓缓道:“只是说到底,她还是我的女儿,这血缘无论如何也是断不了的。日后你便去天启书院上学,也算是让我放心了。”

果真如她所说的那样,父亲开始缓和了脸色,继母暗恼着不能把她贬为庶女。

叶思皖想,那时候的春光,真是再好不过了。她从未想过会有吃饱穿暖的一天,那些曾辱骂她的,因为自己那见不得人的身份而笑开了颜。更好的,是后来在学院中遇到的两个少年。一是楚桦,二是灼珏。

那日她欢喜的背着小布囊去上学,还未踏进书院半步,便有一人逆光而来,冲她温温和和地笑:“我叫楚桦。”

叶思皖从未看见过那么漂亮的人,他好看的让她久久不能回神。就在那怔愣之间,又有一人从后面猛地拍了下她的肩膀,那人冲着她呲牙咧嘴,扮着鬼脸,嬉笑道:“楚呆子,我叫你来跟这小姑娘打声招呼,可不是把她的魂给勾走了!”

话间,他扬手,又使劲儿拍了下她的肩,道:“喂,**也是生你的时候死了吧?咱们两个一样一样的,小爷对你有好感。”

他说的十分真挚,然而第一句就让年幼的小姑娘哭出了声。她擦着眼泪,恨恨的想,这世上怎有这般的人,上来就戳人痛处!她抽抽噎噎地道:“**亲才死了呢……”

后来,叶思皖才明白:灼珏那番举动,不过是想同她交个朋友。他那样的笨拙,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思,只能呆呆地看她嚎啕大哭,看她的背影愈行愈远。他有好多话鲠在喉中,也只能和着血,一并吞了下去。

也是这么一个不懂得哄着小姑娘,不懂得如何温柔的人,竟霸占了她整个的青春年少。

梦中的场景突然变化,这,大抵是叶思皖十三岁那年的夏。

当时她身着素色长裙,在书院那群莺莺燕燕,满目的红光绿意之中显得颇为冷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