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冲喜毒妃不好惹

冲喜毒妃不好惹

冲喜毒妃不好惹

来源:网络 作者:别无度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20 15:53:54

《冲喜毒妃不好惹》小说的主角是楚霜宁耶律阿亓小说精彩试读:耶律阿亓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上,全都覆盖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红疹子,生生糟践了那张俊美无俦的帅脸。快……把本王……带……”那双清冷含笑的墨眸此刻染上了几分怒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去!楚霜宁反应极快,当即就地取材,把几味药材混合磨成粉,配了个速效解毒剂。

在线阅读

男人约莫年及弱冠,一拢朱衣,玄纹云袖,墨发松松簪起,恍若庭前一株清雅的兰。

只是眼角眉梢都隐隐带着些病容,白玉微瑕。

简直长在了颜控的审美点上,眉眼鼻唇都是楚霜宁喜欢的样子。

男人似乎发觉了她放肆灼热的目光,一对光华流转的墨眸深邃而幽凉。

四目相对,楚霜宁猛地回神,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正色道:“我观阁下面色苍白,气息虚弱,确是沉疴所致。”

幸亏她为低调行事带了面纱,掩住了此刻火烫火烫的双颊。

“想必姑娘在医术上颇有造诣。”男人长指轻敲桌面,眼神中带着探究的意味。

医术?比起救人,她倒更喜欢用毒。

楚霜宁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面纱下的唇角微微上翘:“不敢当,但治阁下的病却是绰绰有余了。”

她眼神中的自信不似作假,男人薄唇轻启:“劳姑娘出手救治,可有什么条件?”

“那……”楚霜宁想着自己缺钱治伤,下意识想开口薅羊毛,又生生住了嘴,“事成之后再谈也不迟。”

“治好了,自然不会亏待姑娘。”

男人淡淡笑着,话锋却是一转,“但若是治不好,姑娘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话里隐隐的霸道之意让人心下一凛,仿佛一只猛兽正幽幽探出爪子,压迫感十足。

楚霜宁丝毫不惧,迎上他深沉的目光,“那是自然。”

究竟能不能行,稍后不就见分晓了么?论医术,她还真就没怕过谁。

只是……千算万算,楚霜宁也没能料到这一走,居然进了皇宫。

踏进金銮殿内,通传太监公鸭嗓刺耳:“宣云王觐见!”

云王?

楚霜宁这才从原主少得可怜的记忆中搜刮出一点信息——

和她共乘一辆马车的,竟然就是大宣王朝唯一一个异姓王,耶律阿亓!

按捺下心头的讶异,她恭敬磕头行礼,男人却只是礼节性颔首,清冷的嗓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响起:“耶律阿亓参加皇上。”

“免礼,”老皇帝重重咳嗽几声,冲他摆摆手,“太医院都是一群**,朕正头痛,你来得正好。”

“臣的婢女通晓医术,不妨让她诊治一二。”

迎着老皇帝疑虑重重的眼神,她把过了脉,心下顿时一片清明。

有些病让古代人来看,或许无从下手,但她身为一个现代人,处理这种程度的病症,堪称降维打击。

银针在手,针尖银光凛凛。

楚霜宁下针如电,毫无迟疑,几个瞬息间便刺入几个重要穴位,慢慢捻动。

老皇帝脸色逐渐涨红,直到变成紫红色——

噗!

老皇帝喉咙口腥甜难当,霎时喷出一簇乌黑毒血!

楚霜宁眼疾手快,举起痰盅,接了个正着,白釉与毒血相衬,更显得触目惊心。

这一手银针逼毒,行云流水,优美至极!

老皇帝见状,又怎会不知是有人故意设计?当即便拍案而起,暴怒出声:“查!马上给朕查!朕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谋害朕!”

“皇上切忌动怒,心火旺盛,对心脉无益。”

见老皇帝果然住嘴,楚霜宁声音淡然,“奴婢方才已经把毒血逼了出来,接下来只要好好调理便可。”

“你治好了朕,便是功臣,合该有赏!”老皇帝精明的眼神在她身上逡巡一圈,有些遗憾,“太医院里一群草包,可惜了……”

倘若楚霜宁是个男子,哪怕是太医令也当得!

“想要什么赏赐?”

欠了皇帝的人情,再开口提钱就是傻子。

“奴婢听闻太医院的药库里珍奇众多,刚巧医治云王殿下的病还缺了几味药材,斗胆向皇上讨个出入药库的旨意,还望皇上成全。”

这个要求不过是毛毛雨,老皇帝丝毫不心疼,“朕准了。”

楚霜宁脑海里一瞬间浮现无数珍稀药材,美滋滋跪下谢恩,连离开的脚步都带着愉悦。

谁料身后一道声音幽幽传来——

“本王和你一同前往。”

她能说不吗?当然不能。

楚霜宁默默翻了个白眼,放慢脚步,落后耶律阿亓半步,尽职尽责地扮着小婢女。

一路畅通无阻进了药库,闻着熟悉的药味,楚霜宁简直要热泪盈眶。

大株大株的灵芝,成捆成捆的老山参……有些太过贵重的她不敢拿,只好翻翻边角,看看有没有小一点的可以带走。

楚霜宁完全沉溺在满眼的药材中,无法自拔,浑然忘我的左翻翻右看看,活像只准备过冬屯粮的仓鼠。

耶律阿亓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本来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现在倒觉得有些好笑。

是他想多了,就算借这女人十个胆子,恐怕她也不会做出什么——

前面的楚霜宁因为过于激动,手腕一抖,把一个药坛掀翻在地!

黄连的气味顿时充斥了整个药库,经过太医们的精心保存,浓度、纯度更是不可同往日而语……

楚霜宁被呛得连连咳嗽不止,身后却扑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她捏着鼻子一回头,就看见方才还好好的人,此刻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她难以置信,“对黄连过敏?”

耶律阿亓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上,全都覆盖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红疹子,生生糟践了那张俊美无俦的帅脸。

“快……把本王……带……”

那双清冷含笑的墨眸此刻染上了几分怒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去!

楚霜宁反应极快,当即就地取材,把几味药材混合磨成粉,配了个速效解毒剂。

只是要想见效快,外敷大过于内服……

“医疗需要。”楚霜宁牙一咬心一横,把他衣服利落扯开,“得罪了王爷!”

“你!”耶律阿亓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额角青筋暴起。

不把他带出去,留在药库里想要非礼他吗?

楚霜宁呼吸间带来身上阵阵女子香,他呼吸声更加粗重,眼尾晕开一抹绯红:“放开……本王!”

病人拒不就医,就只能来硬的了!楚霜宁心里默念了几声“非礼勿视”,抬手就是一个手刀,把他当场劈晕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