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颜迦靳司年小说

最新颜迦靳司年小说

最新颜迦靳司年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夏之 骄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9 16:58:56

最新颜迦靳司年小说的书名是《妻不可欺:靳先生,离婚吧》小说精彩试读:“唔,好吃唉!”香甜的酱汁顺着唇边流了下来,颜迦一手抱着沙拉盆,一手戴着沾满酱汁的手套没法擦拭,只好伸出舌头,歪着头努力的舔唇角的酱汁。突然,一只修长洁白的伸了过来,在颜迦的唇边轻轻擦拭了一下。颜迦蓦地呆了一下,抱着沙拉盆向后大大的退了一步,瞪着一双美丽的眸子。

在线阅读

“凭啥?”

颜迦抬眸看着他,语气很不满,“中午没饭吃,我只能随便打发了一下。晚上还没人提吃饭的事儿,难道要我饿死在这里?”

哈?站在一旁的沈遇差点惊掉了下巴!

随便打发了一下?

那么大的一个汉堡,一瓶可乐都喂到谁肚子里了?

沈遇看着靳大少爷的神色越来越阴沉,怕两人又要怼上,忙插嘴道,“太太,您忘了,今天晚上老太太要过来一起用餐的,这个点儿……您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颜迦立刻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做饭?要我准备晚饭?开什么玩笑……靳家请不起厨师吗?”

沈遇讶异道,“太太不是忘了吧?每个月老太太来这里一次,和靳少、太太一起吃饭,闲话家常,吃完饭还会盯着……”

“沈遇,你的话有点太多了。”

靳司年皱了皱眉,他绝对不想沈遇说出老太太来这里吃饭的意图,是盯着他俩早点圆房,也好让乔霁月早日有孕,给靳家开枝散靳。

颜迦眼珠一转,看沈遇吞吞吐吐,好奇心大盛,追着对沈遇的话问道,“盯着什么?”

“咳咳……太太,眼看时间不早了,您还是快点去厨房做菜吧,不然老太太来了不好交代。”沈遇吓得直吐舌头,赶紧转移话题。

“说话说一半,真没劲!”颜迦撇嘴,心中却琢磨起来。

这顿饭是要招待靳老太太,也就是她的婆婆。

听沈南说,靳老太之所以选择让靳司年把姐姐娶进家门,是因为听信一个相师的胡说八道,说姐姐八字旺夫益子,益子尤甚,将来靳家定当枝繁靳茂。

但姐姐嫁过来一年多来,却连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靳司年又很少回来别墅,靳老太没抱上孙子,简直要气疯了,后来干脆每个月都来吃饭,其实就是想要亲自监督,逼两人睡在一起。

今天来,估计也是这个目的。

颜迦不觉冷笑,倘若非让她和靳司年睡一个房间,她一定会让那个狗男人死得很惨!

一种心酸的滋味儿涌上心头,颜迦突然很心疼姐姐,她是嫁入豪门不假,可有一个对她冷漠如冰的老公,还有一个咄咄逼人的婆婆。

这小日子过得……也太惨了!

帝都靳氏集团的老太君,绝逼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颜迦决定要好好陪她玩一下。

不觉中,颜迦已经握起了拳头,眸中寒意如冰,这个不经意的眼神,却被对面的靳司年捕捉正着。

若是他没看错,那是……恨意。

靳司年眸子微眯,结婚一年多来,他虽然不常回家,但每月五十万元的家用会按时打入她的账户。

因为对她无感,索性给了她自由,爱去哪儿去哪,只有不惹麻烦,随她的便。

按理说,乔霁月的吃穿用度都应该是贵妇级别的,虽然被他这个老公漠视,但他给了她优渥的生活条件,两人一直相安无事,起码乔霁月不会仇视他。

可靳司年却发现,乔霁月失踪五天后归来,却对别墅里的所有人都带上了深深的恨意。

看着女人走向厨房的背影,靳司年幽深的眸底掠过一抹异样,他向沈遇勾了勾手指,在耳边吩咐道,“去查一下太太这几天,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

……

颜迦走进厨房,满脸的不情愿,姐姐被这家人欺负的那么惨,她是来报仇的,不是来给他们做菜的!

不过想了想后,颜迦觉得自己刚回国,单枪匹马要对付欺骗姐姐的渣男渣女可能会比较难,既然靳司年是一个超级富豪,那自然有很多地方可以利用,所以颜迦决定先忍下一口气,就以儿媳妇的身份,做顿饭菜招待那个讨厌的“婆婆”。

在厨房转了一圈后,颜迦有点犯愁。

她会做的中餐很少,仅限于西红柿炒鸡蛋和煮泡面。

颜迦从小就跟着父亲去了F国,直到七岁成为孤儿,被人送进了孤儿院住了几年,然后幸运的寄主在一个华人家庭。

当地的华人家庭饮食基本入乡随俗,并没有保留太多华夏饮食的精髓,所以真正的中餐颜迦并没学会多少,倒是法餐,她做的得心应手。

这还得力于一个喜欢颜迦的F国男孩,她在F国上学时的同窗好友。

那男孩的老爸是法餐大师,开着一家米其林五星级餐厅。

男孩每次约颜迦去餐厅吃饭,都让老爸亲自下厨,颜迦吃了几次觉得味道很赞,干脆拜师学艺,跟着男孩的父亲学了很多菜式。

原是为了解馋才学做法餐,没想到如今派上了用场。

颜迦挽了挽袖子,站在偌大的厨房中开始准备。

不得不说,豪门大宅连厨房都非同一般。

一台巨大的冰箱中,各式菜色分门别类装在盒子里放好,上百种配料调料按照顺序整齐摆放。

找材料的过程中,颜迦看到厨房里竟然有很多法餐配菜和调料,这叫原本还在为材料发愁的她,简直欣喜若狂。

颜迦忽然想到沈南说过的一件事情,姐姐做的菜很好,可是靳司年每次回来,都对姐姐做的香喷喷的饭菜都不屑一顾。

难道他不喜欢中餐?

颜迦眉头微蹙,看着满屋子的F餐材料,她蓦地打了一个响指!

Bingo!

姐姐做的中餐你不屑一顾,那就让本姑娘做一顿正宗的法餐,来闪瞎你的钛合金狗眼吧!

一通忙活过后,数道香味扑鼻的经典法式菜肴端上餐桌。

巧克力酱松饼,五分熟煎鸭胸淋上意大利香脂醋,法式海产什烩,土豆烤小羊腿,白葡萄酒青口,勃艮第红酒炖牛肉,法式鹅蛋搭配黑松露酱。

菜被佣人陆续端去餐厅,颜迦在厨房悠闲地拌最后一道凉菜,杂菜沙拉,

拌杂菜的沙拉,是颜迦亲手调制的配方,味道香甜可口,带着一丝微酸,开胃极了!

她带着一次性手套抓完菜,忍不住偷偷往嘴巴里塞了一把。

“唔,好吃唉!”香甜的酱汁顺着唇边流了下来,颜迦一手抱着沙拉盆,一手戴着沾满酱汁的手套没法擦拭,只好伸出舌头,歪着头努力的舔唇角的酱汁。

突然,一只修长洁白的伸了过来,在颜迦的唇边轻轻擦拭了一下。

颜迦蓦地呆了一下,抱着沙拉盆向后大大的退了一步,瞪着一双美丽的眸子看向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干啥?突然袭击?

靳司年接过沈遇递过来的纸巾,认真的擦拭手指上的酱汁,面色冰冷如同面瘫一样。

“你神经病啊!突然出现吓我一跳!”颜迦翻了个白眼,唇边勾起一丝嘲讽道,“怎么,怕我给你下毒吗?”

靳司年脸色如常,不做理会,只是幽深的眸中泛起一丝笑意。

刚才餐厅里传出的法式美食的味道,竟让他食指大动。

这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秘密瞒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