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

来源:网络 作者:迟小晚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18 14:54:31

《将军的暴躁白月光》小说的主角是柳明月裴慎小说精彩试读:她本以为前世的裴慎是在从军之后才练就了一身武艺,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了这般的手段,自己先前的小动作,哪里能伤到他一分一毫。只是不知,他身手这般好,又怎么会被那些人抓住与她锁在一起。“呜呜——”白露呜咽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将柳明月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在线阅读

失踪之事涉及大姑**名声,柳管家敢带出来的人,自然都是府里能够管住嘴的家生子。

当然,白露是个例外。

她是柳明月乳母的女儿,因着这层关系,往日里便是处处不如寒霜,柳明月也一贯宠着她。

但是今日过后,柳管家决定,便是大姑娘不肯,他也势必要将白露从大姑娘身边调走,到时候有的是法子让她闭了嘴不敢乱说话。

柳管家暗自打算好了,便让众人启程回府。

同时派了个脚程快的,先行一步回去给老夫人报个平安,顺便给大姑娘请个看腿伤的大夫。

他倒是真想递信儿给宫里的贵妃娘娘,让她帮忙请个太医过来,只是今日天色已晚,宫门早就落了钥,这个念头只能作罢。

柳明月这个时候,也被寒霜重新扶上了马车。

只是一上去,她便看到裴慎仍坐在马车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起车厢里小案桌上的茶盏,就冲裴慎砸了过去。

“滚下去。”

茶水早就冷透了,此刻俱泼在了裴慎与被吓得战战兢兢的白露身上,而那莲花形的上等青釉茶盏,倒是被裴慎徒手接住,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裴慎眉心微蹙,忽然站了起来,柳明月心生警惕,拉着寒霜后退一步:“你想干嘛?”

她此刻像个炸毛的纸老虎,恨不得自己腿脚无事,好将裴慎从马车上踹下去。

裴慎脚步一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莲花茶盏,将它重新放回了车厢中央的小案桌上,然后又坐了回去。

“你——”柳明月简直被他惊呆了,年轻了十岁的裴慎脸皮竟然这般厚。

“难不成你还想和我一起回承德侯府?”柳明月气得胸口都在伏动,若他真敢跟着回去,那柳明月拼着名声不要了,也要告诉祖母裴慎先前干的好事儿,让人把他抓起来千刀万剐。

裴慎确实有这个意思,他对于京都城人生地不熟,所以想先跟着柳明月回去,看看承德侯府究竟在何处。

今日之事,他终究是要负责的,不管柳明月需不需要。

但他嘴上没有明说,只平静地道:“等马车进了城我就下去。”

今日他若不是跟着那些贼人后面上山,却不慎中药,和柳明月一起被关在寺庙的后山上,也不会耽搁进城的时间。如今城门已锁,他只有跟着承德侯府这样的勋贵人家才能破格进去。

等进了城,就算下车,他也自然有办法能够跟上队伍。

柳明月被裴慎气得七窍生烟,竟然还要等到进城?她可不想和他继续待在一处,但裴慎目若无人地坐着,马车虽大,空间有限,她只能咬牙和寒霜一起落坐在裴慎的对面。

然后时不时的拿目光剐上他几次。

偏偏先前被裴慎吓破胆的白露并不识趣,此刻见柳明月上来了,裴慎也将她松开,立刻有了主心骨,想要悄悄挤回自家姑娘身边。

可还没挪到姑娘附近,就听到了柳明月格外厌恶的声音:“坐回去。”

白露愣在原处,回头看了一眼在她心里比柳管家还要可怕些的裴慎,瞬间委屈起来:“姑娘……”

她虽然只是大姑娘身边伺候的丫鬟,可往日里只要像现在这般红了眼睛,大姑娘就没有什么不答应的。大姑娘对她,有的时候甚至比对二房的几位姑娘还要好些。

毕竟从小是喝同一口奶长大的。

可大姑娘紧接着落下来的一句话,却让白露如坠冰窟。

“今日寒霜在崇安寺与我走散,是不是因为你。”柳明月抬首,目光沉沉地看向眼前的白露。

前世她被送进家庙,并不甘心就此青灯古佛过上一生,所以一直求着祖母替她查明真相。就算不能从家庙里出去,也不愿背着这与人私奔通奸的名声至死。

虽然直到裴慎亲口承认之前,她一直不知那毁了她清白的混蛋是谁,但祖母却查到了其他方面的蛛丝马迹。

她在崇安寺是被人迷晕带走的,偏偏那个时候,寒霜和白露都不在她身边。

起初祖母并没有怀疑到这两个丫鬟身上,毕竟弄丢了主子,她俩作为一起上山敬香的丫鬟,断然落不到什么好下场,当天晚上就被人牙子带走给发卖了。

柳明月那时已经自身难保,可知道此事后,仍求着祖母去将她俩买了回来,主要为的就是白露。

可谁知道,前去找人牙子的柳叔竟然发现,白露前脚刚和寒霜一起被发卖,后脚就被乳母花重金给赎了回去。

而后还有更震惊的,一个小小的乳母,带着女儿在承德侯府干了十来年,手里除了往日里偷拿的大姑**首饰,竟然还藏了一整坛子金子。

后来在严刑拷打之下,乳母终于承认,那坛金子是别人给的,为的就是让大姑娘在崇安寺落单,好给人掳走。并且那人还非常了解白露的性格,让她事后哭嚷着将柳明月失踪之事给透露出去,最好闹得人尽皆知。

只这后一条最终没有办到,因为白露被寒霜给锁在了客房里,无处可以哭诉。

“姑娘!”

白露此刻面上露出了真正的惶恐,哐当一声跪了下来,“奴婢……奴婢只是嫉妒寒霜更讨姑娘喜欢,想一个人跟在姑娘身边,这才给寒霜指了错误的方向,谁知道一转眼,奴婢自己也寻不到姑娘了。”

她说着落下泪来,跪着往前爬去,想要抱住姑**双腿哭诉,往日里犯了错这一招最为管用。

可今日她还没有碰到姑**裙角,就被裴慎抓着后领拎了回去。

“白露,姑娘腿上有伤。”寒霜微微蹙眉,她虽然也想去拦,但动作还是比裴慎晚了一步。白露平日里不懂事就算了,今天姑娘腿上伤得严重,怎么还敢来抱。

马车还在前进,柳明月扫了一眼被裴慎提拎在手里的白露,有点嫌恶地撇开眼。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装。

她前世并不是因为白露是乳母之女,才这般惯着她,而是因为,她和乳母都是母亲去世前精挑细选为自己留下的。

寒霜却是继母挑的。

所以虽然寒霜更为能干,可满府谁人不知她更宠白露。

如今说出这样的话来,白露不觉得心虚吗?

可白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露馅儿,她在裴慎手里一边挣扎,一边还在喊着“姑娘救命”。

“吵死了。”

柳明月重来一世,实在懒得与白露这样的人废话,扯起桌上的一块桌布,团起来砸到白露身上。

“寒霜,去把她的嘴巴给我堵上。”柳明月不耐地道,要不是腿疼得厉害,她定然亲自去堵。

“是。”寒霜虽然有些意外,但这是姑**安排,只是她还没有蹲下,本就擒着白露的裴慎,已经将先前砸过来的那团桌布,捡起来塞进了白露口中。

顺便打量了一下马车内壁,单手扯下一根车帘上的绳子,把白露的双手扭至背后给捆了起来。

柳明月:……

她忽的打了个寒颤,自己在山路上竟然还想着杀了裴慎。

她本以为前世的裴慎是在从军之后才练就了一身武艺,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了这般的手段,自己先前的小动作,哪里能伤到他一分一毫。

只是不知,他身手这般好,又怎么会被那些人抓住与她锁在一起。

“呜呜——”

白露呜咽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将柳明月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而此时,外面的柳管家也听到马车里的动静,骑马跟了上来,敲了敲车壁问道:“大姑娘,里面怎么了?”

“没什么,等到府里再与你说。”柳明月盯着不停在地上打滚呜咽的白露,眸色晦暗。

等一回到府上,她会立刻让柳管家去抓乳母,前世白露只是听从乳母的指令,不知更深的内情。而乳母在承德侯府享了十来年的富贵,受不住严刑拷打,吞金而亡,到死都没有交代出来背后那人是谁。

这一辈子,她一定要亲自撬开乳母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