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宋卿沈屿观小说

主角宋卿沈屿观小说

主角宋卿沈屿观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寒山茶灼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8 13:43:14

《先生,我们离婚吧》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先生,我们离婚吧》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李瑜坐不住,脱掉外套混进舞池,银色闪片的连衣裙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栗色大波浪配上性感红唇,眉眼流转间都是韵味,一进场,不少人的目光就往李瑜身上盯。宋卿喝了口酒,烧喉的酒余味留甜,他不由感叹,李瑜十年如一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李瑜约他老地方见,是个酒吧,离沈屿观的这套公寓很近。

发现这个酒吧,还是因为宋卿年少轻狂的时候跟踪过沈屿观,无意间发现沈屿观出入过。

不过他后来一次没碰到过沈屿观,倒是成了他和李瑜的消遣地。

但结婚后,宋卿去的次数越发的少,直至三年前,那是他最后一次去,原因无他,沈屿观说他是沈太太,高门贵夫出入酒吧惹人遐想,需要注意形象,避免被政敌留下把柄。

宋卿已没了早年气焰嚣张,温驯的像一滩静水,沈屿观怎么说,他便怎么做。

临近初夏,天已经热的让人汗流浃背,还好是晚上,微风吹过携带著凉意,吹散白日的燥热,他换了套休闲装,米白的布料,衬的他年轻了几岁。

他不会开车,走到路边招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下车的时候天空却正好飘了雨,雨势见大,他急急忙忙地脱了外套,披在头顶。

幸好下客区离酒吧近,最多不过50米,没淋到多少雨,他就到了酒吧门口。

他抖著外套上的雨滴,迎面一个黑衣壮汉,像是看不到他这个大活人,直直的撞了过来,宋卿躲避不及,被撞得倒退三四步,又撞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引得那人惊呼。

壮汉力壮如牛,被撞到的肩膀发疼,他顾不得疼痛,连忙从那人怀里退了出来,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撞疼你了吧?”

“没事,不是你的错。”

宋卿寻声望过去,是个貌美的omega,白皙的颈边贴著信息素抑制贴,一头淡金的头发如瀑披了下来,宋卿与她离的近,隐隐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香味很少见却又熟悉,是桔花,因为太过浓香,已经很少人会喷这个味道的香水了。

omega似乎有急事,匆匆就从宋卿旁边走了过去。

“看啥呢?”李瑜停好车过来,就看到宋卿盯著一个omega出神。

“没,”宋卿按了两下被撞的肩膀,再抬头四处找罪魁祸首的时候,早就没人影了。

“走了走了。”李瑜勾住宋卿的手臂就往酒吧里闯。

酒吧走的是高端路线,量体温检查抑制器,条条框框颇废功夫,李瑜忍不住抱怨,“这么多年了,这酒吧怎么还不知道人性化点,隔壁超市都支持刷脸支付了,他们还要检查身份证。”

“可能特色吧。”宋卿笑著调侃,酒吧灯光闪烁,音浪震耳,各色各样的人在舞池里晃动,宋卿太久没来了,还有点不适合,连忙开了个卡座跑到角落里,看著鬼神乱舞。

李瑜坐不住,脱掉外套混进舞池,银色闪片的连衣裙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栗色**浪配上性感红唇,眉眼流转间都是韵味,一进场,不少人的目光就往李瑜身上盯。

宋卿喝了口酒,烧喉的酒余味留甜,他不由感叹,李瑜十年如一日,还是当初的那个火辣尤物。

“老娘魅力不减当年,可惜就糟蹋给宋尽那个**崽子了。”李瑜晃回来,手上不知道捏著谁请的酒。

“你又跟我哥吵架了?”宋卿看著李瑜满脸的愤懑问道。

“吵个屁,他配吗?”李瑜不屑一顾。“别提他,糟心。”

“好好好,”宋卿知道李瑜的脾气,不去触她的霉头。

宋尽跟李瑜结婚十年,三年一分居,五年一离婚,倒是宋家倒台了,两人却不吵了。

李瑜抿了口酒,问了个她最关心的问题,“你离婚后,打算干嘛去?”

“还没想好,宋家是回不去了,换个城市吧,霜城待了二十多年,腻了。”霜城冬天太长太冷,宋卿不喜欢,他想换个四季如春的地方。

“我怕老太婆不放过你,”李瑜担扰,“死渣男没别的屁用,但你顶著他老婆的头衔,至少没人敢动你。”

“你一跟沈屿观离婚,可断了不少人后路。”

宋卿心里明白,他懒得管,笑道,“所以就得拜托嫂子了,到时候给我留条后路。”

“我给你留条黄泉路。”李瑜白眼朝天翻。

“嫂子留什么路,我走什么路。”

“再叫嫂子我抽你啊。”

“好的,嫂子。”

李瑜抬手就往宋卿身上招呼,却脚下打滑,整个人扑到了宋卿怀里,两人脸对脸,李瑜的手掌还撑在宋卿的胸膛上,从旁人角度看过来,甚是暧昧。

“宋卿?”

酒吧声音混杂乱响,但这一声唤,清晰无比,像根钉子直直插在宋卿的心脏上,让他本有的三分醉意瞬间清醒。

他巡著声目光找了过来,沈屿观还穿著晚上的那套衣服,用发胶定型的头发尽数垂了下来,遮了几分面容,灯光打在他丰神俊逸的侧脸上,晦暗不明。

他眉稍轻抬,似笑非笑的望著,“你这是?”

李瑜发现宋卿表情不对劲,立马从他身上起来,顺著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沈屿观。

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宋卿收回神,跟沈屿观解释道,“李瑜,我嫂子。”

“对,死…沈先生,别误会,我他嫂子。”李瑜跟道。

李瑜除了在电视上偶尔见到沈屿观外,别的地方只有在宋卿结婚时,见过一次。

沈屿观套起平日里的笑容,温文尔雅道,“嫂子好。”他抬手望了眼手表,“时间有点晚了,我带宋卿回家,嫂子介意吗?”

沈屿观是在笑,但看她的眼神,不友善到想把她剥了似的,李瑜不服气的瞪回去,“那晚了?我看还挺早。”

宋卿一看李瑜这架势就知道,这女人的好胜心又被激起来了,忙不迭上前拉住她,“下次再聚,我也有点累了。”

李瑜撇撇嘴,“行叭,你个重色轻友的小王ba蛋。”

“你也早点回去,到家给我发消息。”宋卿临走嘱咐道。

沈屿观没等他,转身先离开了,他拎起外套三步作二步的追了上去。

一路没看到人影,出门时,沈屿观就静静的靠在墙边,手里掐了根烟,吞云吐雾的样子,煞是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