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先生,我们离婚吧

先生,我们离婚吧

先生,我们离婚吧

来源:网络 作者:寒山茶灼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8 13:47:17

《先生,我们离婚吧》小说的主角是宋卿沈屿观小说精彩试读:沈屿观知道宋卿对老爷子敬爱,年年的生日礼物从不重样,有年宋卿知道老爷子最喜欢喝凌夷山上的大红袍茶,都说早茶最嫩最香,他就自己在凌夷住了一晚,第二天天还没亮,就上了茶山,采了早茶,所以他有点好奇,“你今年准备了什么?”宋卿不好意思的垂头轻笑,“给爷爷做了个拐杖。”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沈屿观除了发热期以外的日子,很少回这套别墅,许是他在,也许是离公司太过遥远,他也是等了好几天,才等到沈屿观回来。

至于与沈屿观同桌吃饭,更是凤毛麟角寥寥可数,所以他并没有指望沈屿观能留下。

但在他即将合上门那刻,沈屿观回了句好,这声飘渺的好,让宋卿怀疑是不是他出现幻觉听错了。

嗯,就当先生要留下来吧,宋卿不想过多纠结。

宋卿自从那件事后,就不喜欢与人共处一屋檐下,所以这偌大的别墅除了定时定点来打扫的阿姨外,就别无他人。

他下楼走到厨房,动作熟稔的拉开冰箱,食材五花八门,满满当当的塞了整个冰箱,都是阿姨隔三差五买了放进来的。

先生喜欢吃甜,那炖个红烧肉吧,他将新鲜的五花肉从冰箱里拿了出来。

宋卿熟练的开始动刀切肉,准备香料,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若让宋家的人看了去,必是要大吃一惊。

毕竟谁不知道宋家小公子骄纵难驯,怎么可能是个十指沾阳春水的主。

可漫长的时光,让他学会从孤独中找事干,下厨就是最好消磨时间的事情。

他做饭做到一半,放到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悠长是段钢琴曲,他最钟爱的一声曲子。

他擦干净手上的水,接起电话前,看了眼备注,他刻意的将手机离的耳朵远点,果不其然,接通的那刻,手机里的妇人咆哮的声音震得他手一抖。

“宋卿,你脑子坏掉了?你竟然要和沈屿观离婚?”

妇人原本的声音是高贵悦耳的,但此刻因为太过吃惊,不复高贵不复悦耳,徒留狰狞。

宋卿等到那边不断重复的话音停了,才细声道:“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给先…沈屿观了。”

在外人面前,他还是称呼沈屿观本名的。

妇人不容置疑道,“你现在,立马,去跟沈屿观道歉,把离婚协议书拿回来。”

宋卿把这消息发把家族群时就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同意的,但他不想管了,“沈屿观也同意了。”

妇人情绪稍缓,似稳*胜券,“同意了又怎么样?只要你不做手术,你们根本离不了婚!”

宋卿料到妇人会这么说,他面不改色撒谎道,“手术我已经做完了。”

妇人沉凝良久,才缓声道,“你非要这么报复我们吗?”

报复?他不过是想结束一段名不副实的婚姻而已。

“妈妈,”宋卿客气喊道,“我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选择。”

妇人似乎极为讨厌宋卿,当听到妈妈两个字的时候,她当即发作,厌恶无比的道,“别叫我妈妈,我听著犯恶心。”

宋卿疲惫的叹了口气,换了个称呼,“宋夫人,我与沈屿观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更改不了了。”

“宋卿你真是个扫把星,不愧是那个臭*子生的。”妇人从未对其他人说过如此粗俗的言词,但对著宋卿却是熟练,张口就来。

嗯,这次只是骂他扫把星,比上次好听多了。

“嗯,那宋夫人,您还有别的事吗?”宋卿看著隐隐冒出白气,散发著浓甜肉香的砂锅,有点不愿意再继续交谈下去,“没有的话,我要先做饭了。”

妇人对宋卿软硬不吃的态度感到愤怒,但她的话语就像是拳头打到了软棉花上,不声不响的,她最后只能放狠话道:“如果你和沈屿观离婚了,你的日子会有多难过,你可能还不知道。”

哐的挂断了电话。

对于妇人的威胁,宋卿左耳进右耳出,风一刮就消失了。

他微微扯了扯僵硬的嘴角,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还有什么能比那时候更难过呢?”

沈屿观忙完手头上的公事时,宋卿正好做完了饭,围裙都没来得及脱。

沈屿观坐在餐桌前,望著宋卿的背影,略微有点出神,他被围裙带子圈出来的腰身瘦弱的不堪一握。

他记忆中的宋卿,不该这么瘦。

该有一身恰到好处的肌肉,动作敏捷的像个小豹子,不该是这个戴著围裙浑身散发著平和的男人。

他确实太久没好好看过宋卿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人在不久后,将永远消失在他的生活里,实在没资格浪费他的目光。

他想罢,回收了自己的目光,转而投向餐桌。

裹著浓郁甜香吸尽冰糖韵味的红烧肉挂著褐色的糖汁,松鼠果般的番茄鱼被炸的外酥里嫩,清炒出来的生菜透著油光冒出隐隐专属于蔬菜的清香,最后还有一道甜汤,清香的桂花飘浮在浓稠如琼酿的汤羹面上,圆润的糯米圆子沉在里面,分外喜人。

说简单却极看厨艺的三菜一汤,可谓色香味俱全。

他倒是没想到宋卿竟然有这好厨艺,“你学过?”

宋卿洗罢手,坐在了离沈屿观最远的位置,拾筷夹了块生菜,慢条斯理的咀嚼,待吞咽了,他放下筷子回道:“闲来无事,跟著视频学的。”他又小心翼翼的问,“先生,要喝酒吗?”

他记得沈屿观非常喜欢喝酒,所以他曾经在别墅里备了不少好酒,但沈屿观从未在这跟他一起吃过饭,酒自然也没机会出来透透气。

沈屿观拒绝了,“要开车。”

是了,又没到发热期,沈屿观不会在这留宿。

宋卿点点头,安安静静的开始吃饭,他对于自己今天的厨艺,颇为满意,不爱吃甜的他,还夹了几块红烧肉。

他趁沈屿观不备,悄然的抬眼看了下他,沈屿观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只有习惯性挂在唇边的那抹笑,平日里都觉得这笑虚的很,今天却难得带了点真切。

看来沈屿观也是满意他的厨艺的。

“后天是**生日,我来接你。”许是宋卿的识趣,也可能是这顿饭讨了沈屿观的欢心,他破天荒的愿意来这接宋卿一起回本家。

沈屿观的家人没几个喜欢宋卿,唯独**甚为怜惜宋卿。

有一年**生日,沈屿观没带宋卿回去,气的老爷子拎著拐杖,满院子追著沈屿观打,嘴里破口大骂,“孙媳妇为什么不来,是不是你这个浑小子欺负他了!”

“这么好的媳妇被你欺负跑了,你就等著哭死吧!”

“以后你可以不来,但孙媳妇必须来!”

这件事,还是好久后,无意间听到沈屿观的妹妹提及的,宋卿当时听著笑出了声,他实在想不到,像个假笑机器人,做事最讲风度的沈屿观被老爷子追著他,该是个什么样子。

也是因为这样,沈屿观不敢不带宋卿回来。

宋卿有点愣,而后受宠若惊的连忙应道,“好的,**的礼物我也准备好了。”

**也是宋卿在沈家得到的仅有的温暖。

除了沈屿观的生日外,**的生日礼物,是他最上心的。

沈屿观知道宋卿对老爷子敬爱,年年的生日礼物从不重样,有年宋卿知道老爷子最喜欢喝凌夷山上的大红袍茶,都说早茶最嫩最香,他就自己在凌夷住了一晚,第二天天还没亮,就上了茶山,采了早茶,所以他有点好奇,“你今年准备了什么?”

宋卿不好意思的垂头轻笑,“给**做了个拐杖。”

拐杖不是简单东西,认真做起来,其中工序繁琐,过程复杂,这么一根,耗费了宋卿半个月功夫。

沈屿观喝了口汤,真心实意道,“你有时候比我更像他亲孙子。”

宋卿难能起了皮心思,以后**再拿拐杖打沈屿观,就像是他在打一样,想想还挺美。

当然宋卿不敢把这心思说出来,他想起老爷子和蔼可亲的脸,认认真真的道,“**待我好。”

沈屿观不带恶意的呵笑一声:“确实,”他又叮嘱道,“离婚的事先不要告诉**。”

老爷子疼爱宋卿,知道了离婚这荐事,估计要大发雷霆,反正宋卿一年不过回本家二三次,先瞒过去慢慢给**做铺垫。

“好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