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是晚来南风

你是晚来南风

你是晚来南风

来源:微小宝 作者:媛橙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04 11:11:52

人一定会犯错,而颜晚南犯的错,一是嫁给陆又庭,二就是她太蠢。 为了他心里的白月光签下离婚协议,她都没有一点点的犹豫。 可是为什么?她居然怀孕了。 跟陆又庭的对弈,从来都是她输。 直到颜晚南带着小朋友归来,陆又庭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他输了。 “南南,回来吧。”男人的语气中几乎带着恳求。 “不好意思,您是哪位?” 颜晚南语气讽刺,他与她的一切,

在线阅读

“别看了,你以为他会回来救你吗?”

江昱卿眼神阴狠,猛然将她的脑袋扣在的桌子上,力道之大,震得她颧骨发麻。

裙子被撕开的声音格外清晰,本来布料就不多的,被这么一扯,她的整条大腿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当感觉到一双手抚上她的大腿时,颜晚南心里一阵恶心欲吐。

她狠了心,当江昱卿把脑袋埋向她胸口时,抓起酒瓶,猛然用力,砸在了他的头上。

砰地一声响伴随着江昱卿的怒吼,感觉到他力道一松,颜晚南连忙推开了他,后退几步。

“给我滚开啊!”

歇斯底里的声音尖锐沙哑,她眼眶猩红,里面的绝望和悲伤灭顶浓烈。

她满心沦亡,胸口因为激动疯狂起伏,握着破碎酒瓶的手也在剧烈颤抖。

江昱卿捂着脑袋后退了几步,眼睛冒着金花,回过神来时怒不可遏。

“**臭*子,你找死?”

他一声吼,门外立马冲进来了两名五大三粗的保镖,颜晚南不是对手。

“把她给我抓住,今晚你们跟老子一块儿享受享受!”

江昱卿红了眼,颜晚南也不退缩。

一旦退却,身后就是悬崖峭壁。

“别过来!”

她举起酒瓶碎片,指向了面前的三人,声音嘶哑:“退后!”

裙子已经被撕破,在挣扎时身上留下了斑斑红痕,看起来狼狈又决绝。

此时她绷紧了身体,好像末日时做最后斗争的女战士,绝望又悲怆。

江昱卿被她身上的戾气喝住了一瞬,不过下一秒回过神来仍旧满脸阴鸷:“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人能不能跑出去!”

江昱卿说得没错,即便她手上拿着东西,但对面三个大汉,根本没法逃出生天。

她心下一沉,深黑的眸子犹如地狱深渊:“是吗?那我不跑了!”

说完,她将酒瓶反过来,将尖锐的部分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因为激动,一下子没能控制住力道,尖利的部分划破了颈部的皮肤。鲜血顿时顺着脖子流入锁骨,形成了一个小的血窝。

原本怒气上头的江昱卿都被她的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怔了怔,又恶狠狠道:“你难道以为你死了陆又庭会管你吗?今晚他已经把你给我了,生死不论!”

江昱卿很会捅刀,这句话确确实实捅进了她心坎里。

只是可惜她的心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痛得麻木了。

冷眼看着江昱卿,字字泣血:“你以为我是在等他回来?”

如果她死了,江昱卿摆脱不了干系。

她是在赌,他不会让自己沾上人命。

如她所料,江昱卿看她又把碎片往脖子里按了按,眼神有所松动。

“**,真是晦气,你滚吧!”

涌入人潮汹涌的大街,确定身后没人跟来,上了出租车后,她整个人才如同被抽空了力气瘫倒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

司机注意到了颜晚南身上的伤口,再加被撕破的衣服,又是从会所里出来,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

打起精神来,颜晚南目光冰冷无波:“没事,多谢。”

“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不用。”

司机噤声,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陆家还亮着灯,刚到门口她便听到了热闹喧哗。

颜晚南从没觉得陆家居然可以这么热闹,成为万家灯火中的一盏。

看来是秦霜霜来了。

白天才刚通知她,晚上人就进来了,还真是急不可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