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池婉陆淮深小说

主角是池婉陆淮深小说

主角是池婉陆淮深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锦良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6 17:35:07

主角是池婉陆淮深小说是《陆少请手下留情》“给你?你还真有脸说这句话,你怎么还这么贱,是个男人都能亲你?程嘉礼真给你钱,你是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陆淮深看着池婉有些红润的唇瓣,突然想到了刚才程嘉礼触碰过这里,他像是发了疯一样直接撕咬啃了上去。这个吻粗鲁而又暴力,将池婉的嘴皮都带出了一丝鲜血,可是男人依旧没有怜惜之情,‘刺啦’一声。

在线阅读

她的声音十分粗犷,像是男人声音一样,让身边的人厌恶得皱眉。

陆淮深面色冰冷,勾唇讽刺道:“就你,给我舔鞋都不配。”

即使已经猜想到男人这么说,但池婉听了还是心绞痛了下,她倔强地开口,“那陆少想要我做什么。”

“呵,你果然犯*,给钱什么都能做。你这样的货色,只配给蓉蓉服务。”

“跪下,为你当年的罪行忏悔!”

男人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一刀一刀地砍在了池婉的心上。

顾蓉蓉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淮深还是记得当年的事情。

顾蓉蓉故作吓了一跳,看到池婉那副惊心动魄的模样也忍不住吓了一跳,她故作恶心地呕吐了几下,又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陆淮深,“淮深,要不还是算了吧,她也不容易,再说了当年也有我的错,我不该一直出现在你身边的。”

“陆先生说话算话吗?”池婉突然打断了顾蓉蓉的话。

这一百万,换她的尊严,挺值!

有了这钱,以后孩子治病的钱就有着落了,池婉啊池婉,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你废什么话啊,陆少可是一言九鼎,能把你给亏待了?”

能看着这个丑八怪给未来的陆夫人下跪,想想都刺激!

众人急忙催促着池婉,但没有一个人考虑她此刻的心情。

池婉平静地点头,跨步走了过去,脱掉了自己的舞鞋,深吸一口气,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顾小姐,不……未来的,陆夫人。”

“是我犯*,是我当年对不起您,我现在给您道歉,只希望我最后能拿到一百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包括在这里一直跪着,您和陆先生什么时候气消了给我一百万就好。”

对,她犯*,她没有尊严,为了钱她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她池婉,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池婉说着,一个又一个响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和多年前拒绝下跪的她截然不同。

而程嘉礼更是惊讶地看着池婉,他想要出手拯救她,却被她猩红的眼眸吓了一跳,池婉完全抛去了往日的种种,不管不顾地跪了下来。

“陆先生,顾小姐,请二位原谅我,是我**,我不知廉耻……”

一遍一遍下跪磕头的声音响起,众人看了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为了一百万至于吗?

陆淮深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池婉,他的拳头逐渐泛白,突然开口说道。

“如果蓉蓉没有满意,这一百万作废。”

男人的语气十分戏谑,带着嘲讽和羞辱的意味。

顾蓉蓉眼里划过一丝奸笑,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又怎么会放过池婉?

“婉婉,你最近过得还好吗,你为什么要为了一百万跪下,我听说你出来之后一直在酒吧到处找工作,是不是又缺钱了,那些人没给你吗?”顾蓉蓉故意扭曲着事实。

池婉无力地看了一眼顾蓉蓉,现在她们两个人身份互换,她摇身一变成了未来呼风唤雨的陆太太,而她只是一个**的劳改犯,一个**犯罢了。

“您太过分了,不许你们这么对她!”程嘉礼终于看不下去了,倏然地将池婉搂住,在她唇上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这个吻如同溪水一般,缓缓流入了池婉的心里。

众人皆是震惊,唯独陆淮深,目光狠厉地凝着亲吻的男女。

下一秒,陆淮深直接挥拳,在程嘉礼脸上重重留下一个印记。

程嘉礼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毫不示弱地看着陆淮深,“陆淮深,程家也照样有钱,你不给她我给她!”

“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晚辈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程嘉礼见状想要追上去,却被几个朋友给拦住了。

“程少,一个丑女人而已,没必要跟你小叔翻脸啊。”

“您消消气吧,您这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缺那个货色吗?”

男人气急败坏,他看到了同样惊慌不已的顾蓉蓉,眉宇间带了许多的厌恶,“不去看看我小叔吗,别辛辛苦苦让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翻了。”

他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看到池婉这样,他想毫不犹豫上前保护她,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的喜爱,犹似当年。

……

陆淮深也同样魔怔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池婉这个*女人带了出去!

男人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抱着身体纤瘦的女人,他能感觉到,池婉在他怀里是那么地轻,像是空气一般,随时都会消失。

一想到刚才程嘉礼亲吻池婉的样子,他心中就一团怒火。

“这么多年了,池婉!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你的尊严呢,你的骄傲呢?给狗吃了吗?你真是个丢脸的女人!”

男人的话戳中了池婉的泪点,但是池婉在这一刻并没有哭出来。

尊严?骄傲?

那是什么?和她有关系吗?

男人一把将女人甩在床上,池婉整个人轻飘飘的,被扔在床上,被子都没有任何凹进去的痕迹,就如同冬日的枯叶一般,毫无生气。

池婉纤长的指甲狠狠戳进了肉里,她把自己的尊严完全扔掉了,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陆先生,可以给我一百万了吗?”

“给你?你还真有脸说这句话,你怎么还这么*,是个男人都能亲你?程嘉礼真给你钱,你是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陆淮深看着池婉有些红润的唇瓣,突然想到了刚才程嘉礼触碰过这里,他像是发了疯一样直接撕咬啃了上去。

这个吻粗鲁而又暴力,将池婉的嘴皮都带出了一丝鲜血,可是男人依旧没有怜惜之情,‘刺啦’一声,是衣服撕碎的声音。

池婉的肩头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房间的温度有些低,她直接打了一个冷颤。

她想,就是一百万而已,让陆淮深在自己身上发泄就算了。

陆淮深并没有看到白皙的皮肤,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疤痕粘在皮肤上,周围还有不少的淤青,男人的脑子猛地一空,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池婉,你背着我又和谁乱搞了,你这个放浪的女人,真是让我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