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未删减邵关慕容星小说

未删减邵关慕容星小说

未删减邵关慕容星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济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7:23:00

未删减邵关慕容星小说的书名是《重生后我被忠犬攻渣了》小说精彩试读:“这把弓虽然不错,但我一年前便在侯府中试过。我身为殿下伴读,自然应当尽心。不如,我教殿下如何拉开此弓吧。”杨凌一听这话也愣了一下,如此狂傲的语句,大约也只有手握大半军权的平西侯府世子才敢说出口。邵关难以置信地抬眸,目光撞上慕容星似笑非笑的俊美面容。

在线阅读

邵关眼看着慕容星同杨凌说笑着出了书房,回过神来时,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泛白的骨节上湿热的水渍。

空荡荡的书房只剩下他一人,孤寂地坐在原位,想着只有他自己记得的前尘往事……

不出半日工夫,在国子监习课的皇子与显贵子弟们便都知晓了晨课上太子殿下的异常。

杨凌热络地伴在慕容星身旁,将一些文臣世家的子弟一一介绍给他。

“慕容世子将门虎子,自小在军中磨砺,不像我等成日只知舞文弄墨。下午的骑射课,还望世子多多指教。”

慕容星似是颇为受用地点了点头,冷沉的神色稍缓:“杨公子客气了。”

杨凌虽生的一双鼠目,但面容白净,平日里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加上家室不错,在国子监的纨绔们里称得上是一股清流。

文臣子弟多以他为首,听到杨凌这样恭维慕容星,他们自然也在一旁陪着笑。

听到慕容星并未拒绝,杨凌笑意更盛。

“瞧瞧,我们正说着,授课的统领已经到了。”杨凌抬手示意慕容星先行,走至一半,忽然脚步一顿,“不知太子殿下现在何处,世子是否……”

慕容星皱了皱眉,不着声色地将目光自远处走来的杏黄色身影上收回。

“殿下对国子监应当很熟悉了。我们先走吧。”

大梁立国刚刚十余年,周围不乏小国林立。天子极重骑射,哪怕是文臣的子弟,也需在国子监习骑射课。

邵关自马厩选了一匹踏雪马,冬九侍奉在身侧,瞧见慕容星同杨凌几个一起来到马厩,忍不住低声怨道:“慕容世子如此未免太不敬殿下,身为太子伴读却……”

邵关一扯缰绳,翻身上马,目光却不自禁地投向慕容星:“不可胡言。”

换上便于骑射的窄袖胡服的少年披散的墨发用素白的簪玉束起,面容俊美锋锐,哪怕在众多华服公子间,也足以吸引虽有人的目光。

“慕容世子。”

慕容星侧过脸,向着马背上的少年行了一礼:“殿下有何吩咐?”

邵关自然觉察地出对方恭敬的语气中隐含的不以为意。

“……骑射课后,世子若无事的话,便同孤一起回东宫吧。孤,有要事同世子商议。”

慕容星“嗯”了一声,不再出言。

邵关漆黑的桃花眸里希冀的光一点点湮灭,白马上的少年紧紧扯着缰绳,像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杨凌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

慕容星没去看那双眸子。

“殿下还有别的事吗,若是没有,臣便同杨公子去挑选马匹了。”

宽阔的草场上约百米的距离处放着一排箭靶,近处则是一列长弓羽箭。

授课的禁军统领选了一把紫檀木雕花硬弓,递至韶关手中。

“今日是骑射课,依着往日的规矩,请太子殿下先来吧。”

慕容星看着邵关接过那把长弓,双目微眯。

这把长弓旁人或许不识,但军中之人却都不陌生。一年前狄戎人前来长安朝贡时,向天子献上了这把紫檀木硬弓。

然而这把硬弓在军中将领间传递了一圈,竟然无人能够拉到满弓。最后还是朝中年过五旬的老将出马,才灭了狄戎人的锐气。

征战沙场的将领都难以拉开的弓箭,养尊处优的太子殿下又怎么可能拉得开?

众目睽睽之下,岂非是想让邵关颜面尽失?

慕容星看了那禁军统领一眼,凤眸中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而早已驾马前往草场的邵关并未察觉到异常,少年一扬马鞭,雪白的骏马便朝着一字排开的箭靶疾驰而去。

杨凌与那禁军统领对视一眼后,微笑着转向慕容星:“世子觉得太子殿下能中几个十环?”

“殿下的骑射技艺如何,我倒是不清楚。不过用这把长弓,怕是他连一箭都射不出。”

“世子好眼力,这把紫檀木硬弓是……”

话音刚落,便听禁军统领一声高喊:“第一箭,脱靶!”

慕容星的目光牢牢地锁在远处的少年身上,随着“脱靶”二字,周围几个受宠的皇子无所顾忌地嗤笑了一声。

“看来三哥确实是大病了!”

“第二箭,脱靶!”

邵关拉着弓弦的手微颤着,手指几乎渗出血丝,可手中的长弓却只被他拉开了一小点弧度,上弦的羽箭莫说命中十环,就连百步距离都难以抵达。

这弓……被人动了手脚了。

前世的时候,还不曾有这样的波折。因着慕容星对他态度的截然不同,许多事情或许都不会再按照前世的轨迹发展了。

不知是怎样的心情,促使着邵关转头看了一眼,被疾风吹拂得散乱的墨发掩住了少年的眉眼。

慕容星就站在人群中,依旧夺目,只是,那个少年没有同记忆中的那样,处处守护着他。

邵关骑着马回到原地的时候,杏黄的袖袍都沾染了几处血迹,未干的血丝顺着指尖,滴落在弓弦上。

四皇子阴阳怪气地努努嘴:“三哥怎么这么不小心,拉弓都伤着了手。冬九,还不给你家主子上药?”

“这是紫檀木弓,殿下拉不开也实属常事。”

杨凌将早已备好的伤药递给冬九,并不在意邵关看他时阴沉的面色。

禁军统领俯身行了一礼:“殿下恕罪,在下也是刚才听慕容世子介绍,才知道这把弓是狄戎进贡的紫檀木弓。”

左右太子的手是骑射时自己弄伤,无论如何也怪罪不到他头上。

“慕容世子自幼习武,不若让世子一试。”

慕容星垂眸,手中的长弓弓弦上还印着邵关的血。

自己若当真在众人面前拉开这弓,无异于是将邵关最后的脸面尽数扫落在地。

但这还不够。

慕容星拿出帕子将弦上的血迹擦净,勾唇一笑。

“这把弓虽然不错,但我一年前便在侯府中试过。我身为殿下伴读,自然应当尽心。不如,我教殿下如何拉开此弓吧。”

杨凌一听这话也愣了一下,如此狂傲的语句,大约也只有手握大半军权的平西侯府世子才敢说出口。

邵关难以置信地抬眸,目光撞上慕容星似笑非笑的俊美面容,一刹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慕容星铁了心,不想再做他的太子伴读。

既然他纠缠着不放,他便当众羞辱他,让他不得不放人。

心口的怒火和委屈让少年的手紧紧攥成了拳。身为太子,他何尝受到过这样的挑衅?

可偏偏,那是他最喜欢的人,他要如何对他,又能如何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