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池小叶赵周韩小说

主角是池小叶赵周韩小说

主角是池小叶赵周韩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鱼歌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6:49:52

主角是池小叶赵周韩小说是《战少的迷人小作精》小说精彩试读:刚才车子一抖,那感觉像极了那天晚上,一样的后座,一样的高度,一样的空间,她在想,赵周韩的车跟那天晚上的车是不是同款?!只恨那天夜色太黑,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那人的脸,也看不到是什么车,什么车牌号码。这一个月来,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警察突然来敲门,通知她杀了人。

在线阅读

赵周韩不满地一声“啧”,上下打量她一番,直接说道:“你小小年纪,从哪学来的两面派作风?”

“哈?”

“少给我装傻充愣,要不是你在我爸面前说我坏话,他能那么训我?”

池小叶更加不解,“**很慈祥啊。”

“咳……”赵周韩冷笑,差点吐血,“那是你还没认识真正的他,我警告你,你少在他面前指责我的不是,我们结婚是怎么一回事,你心里没点数吗?”

池小叶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位大少爷是来给她下马威的。

**说赵家对这门婚事很有诚意,原来,有诚意的人是老子,不是儿子,这么说来,她和赵周韩勉强还能算同病相怜。

既然是同病相怜,那他神气个什么劲?!

想着,池小叶后退一步,叉着腰,仰着头,直视他的双眼,铿锵有力地回应道:“原来你也是被逼婚的,在我面前凶什么,凶就能掩盖没能力反抗的事实了吗?好歹我拒绝过反抗过,而且成效显著,当时我**就顺从我了,现在怎么我一点头你就怂得只能跟我结婚呢?”

池小叶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张小嘴只管数落,“至少我答应这门婚事是为了我**,你呢,被你老子拿捏得死死的,屁都不敢放一个。我才要警告你,不要穿着军装招摇过市,会给军人抹黑的!!!”

“……”赵周韩被怼得胸口疼,气的,憋的。

语毕,池小叶昂首挺胸地往前走,把这尊挡路的大佛往旁边一推,“不要以为只有你忙,老娘我也很忙,没事别来烦我,哼。”

赵周韩往旁边一个趔趄,一八六的精壮汉子,被一个小孩给推一边了,有点意思。

第一次见面,领证。

第二次见面,不欢而散。

等第三次见面,是**出院的时候了,作为新上任的孙女婿,赵周韩亲自开车来接**去疗养院。

这家疗养院位于郊区,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是赵百川安排的,不但有专业的医疗团队,还有一些与**年纪相仿的退休干部作陪。

但是,池小叶总觉得这里像老人院。

“**,您真准备住在这里了?”

“这里很好啊,大姑娘嫁人了,要去别人家里,我一个空巢老人,不得找点乐趣?”

池小叶听了,越发的心疼,一下就扑进了**怀里,“我可以住家里陪你的啊。”

**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连忙安抚,“小叶听话,咱答应了的事,是不是得做到?”

“嗯。”

“再说了,不都领证了么,你现在就是赵家的人了啊。”

一想到那个黑面神,池小叶心里就犯怵,也不知道**看上了他哪一点,态度嚣张,做事古怪,除了脸长得好看一点,其他一无是处。

赵周韩条件这么好,可为什么30岁还没对象,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至于什么原因,她并不想知道。

“待会儿去他家,可不能像在家里一样胡作非为了。”

“知道了。”

“还有……”

“**,”池小叶打断他,“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等你身体好一点,我就来接你。”

“嗯,乖……”

**的身体还很虚弱,再加上一路奔波,急需要休息,池小叶安置好一切后,就跟着赵周韩回城了。

车里,赵周韩始终冷着脸,从出现到现在,他说的话只有三句,而且还是对**说的。

第一句——“**好。”

第二句——“好。”

第三句——“好。”

她才不管他呢,一上车就坐进了后座,一开车就躺倒,与其呼吸车里的尴尬空气,还不如睡觉。

但是,车子一开,一抖,她就跟被雷击了一样,立刻惊坐起来。

过分夸张的举动让赵周韩注意到了她,他一边若无其事地开车,一边时不时地抬眸看一眼照后镜当中的她。

她真的很小,小小的脸,小小的骨架,小小的身板,还有小小的心眼,要不是他见过她的身份证,知道她的出生年月,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她已经20岁了,顶多十六七岁。

只见她脸色煞白,一双眼珠子慌慌张张地左晃晃右晃晃,额头上的汗珠都挂下来了,好像是被吓的。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大白天的也见鬼?”

这是他今天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一句非常难听的话。

池小叶没顾上回应,一起,一抓,一蹬,小身板灵活地钻到了副驾驶座上。

“喂,你疯了?!”方向盘虚晃了一下,“这样很危险不知道吗?”

这人都已经坐前面来了,他还能怎么办。

“系好安全带!”他没好气地提醒道。

池小叶系上了安全带,尽管旁边这个人太讨厌,可是,他的讨厌反而让她惊慌的心情慢慢稳定下来。

至少,今天不会发生那天晚上的事了。

刚才车子一抖,那感觉像极了那天晚上,一样的后座,一样的高度,一样的空间,她在想,赵周韩的车跟那天晚上的车是不是同款?!

只恨那天夜色太黑,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那人的脸,也看不到是什么车,什么车牌号码。

这一个月来,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突然来敲门,通知她杀了人,她甚至还做梦梦见自己在法庭上,对着法官大人喊我是正当防卫。

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她害怕的心情一天一天放松,到今天,她基本可以确定那个人并没有死。

可刚才的那一抖动,又让她勾起了那晚的记忆。

赵周韩继续开车,用余光瞥了她一眼,她依然惊魂未定的样子。

小小年纪,花招倒挺多,这又是哪一招?

“是为了不想跟我回家吧?你接下来,是要装病?装傻?还是要跳车?”

什么?池小叶歪头一撇,视线斜射过去,此时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优越的五官,大气的长相,真是白瞎了老天赏赐的好皮囊,就不能分一点给内在美吗?

赵周韩的话成功激起了池姑***斗志,咱不惹事,却也不怕事,还能扛事。

“我说,”她火力全开,“你一个大男人,总是说这些酸了吧唧的话,有意思吗?是啊,我是不情愿,那你能把我放下吗?你能不带我回去吗?我能不去吗?”

“我……”

池小叶立刻打断,“只要你敢说一句能,我就敢不去。姑奶奶我就把话放这儿了,你敢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