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墨少哑妻宠如命

墨少哑妻宠如命

墨少哑妻宠如命

来源:网络 作者:药生尘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5:13:49

《墨少哑妻宠如命》小说的主角是萧歌,墨卿渊小说精彩试读:萧家破产后,萧伯父找到过我父亲,告诉他他已经想通了,决定把剩余的财产全部转移到你的名下,带着顾婉去别的城市生活,既然如此,萧伯父为什么还要自杀?顾婉嫁给了自己曾经的女婿,方辰又吞并了破产的萧氏,你不觉得这其中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吗?”路小琪的提醒,令萧歌醍醐灌顶。

在线阅读

墨家晚宴,聚集了澜城一半以上的商业名流。

在澜城这种大型商业都市,墨家当属其中翘楚,在澜城地位说一不二,几乎无人敢惹。

此次他们聚集于此,不光是因为墨家的名号,更因为墨氏总裁墨卿渊,搞出了一件大新闻。

墨卿渊大笔一挥,狂砸五百亿,准备建造“填海工程”,开发房地产。

这是一般开发商可望不可即的*作,具有相当长远的战略意义,在寸土寸金的澜城,可以想象这项工程日后的收益会是多么巨大。

填海工程就像是一块尚未出炉,散发着香喷喷气息的蛋糕,引得各界大佬都想分一块尝尝。

“这么大的盘口,就算是墨卿渊,想一个人吃下也有些费力。填海工程前期就是个无底洞,墨卿渊一定会招标。”

“你想的简单,墨卿渊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让别人插上一脚?”

众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填海工程这么大的项目,谁不想从中获利?

就看墨卿渊肯不肯松这个口了,有钱一起赚,墨家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

萧歌身穿低胸晚礼服穿梭其中,听着他们的谈论,握紧了手中的红酒杯。

方辰要的,就是墨卿渊手中的竞标底价。

她最终答应了方辰的条件,为了宝宝,她别无选择。

会场的灯光骤然变暗,万千灯光汇聚于一点,台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台上。

“诸位,欢迎莅临墨家晚宴。”

墨卿渊嗓音磁性,如同低沉的大提琴音,倾泻而出。

他一出场,顿时全场噤声,目光汇聚在他的身上。

这个男人仿佛天生的发光体,能够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在他身上,邪肆俊美的面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场,令他带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睥睨姿态。

他是天生的领导者,散发着一种自然而然的上位者气势,矜贵又骄傲。

“今日诸位汇聚在此,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关于墨氏最近开启的填海工程项目,我们决定全面招标,共同分羹,至于竞标价格……自然是价高者得!”

全场哗然。

那个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墨卿渊,终于正常了一次?

有人蠢蠢欲动,有人隐忍不发,他们都在考量墨卿渊的诚意,填海工程是个注定会赚钱的项目,墨氏不会这么傻将它拱手让人,谁也猜不透墨卿渊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三日后墨氏将举办竞标会,届时在场各位都会获得邀请函。”

“言尽于此,诸位请尽情享受晚宴。”

墨卿渊下了台,会场重新变得明亮起来,众人心绪沸腾不已。

唯有萧歌悄悄隐去身形,离开会场。

墨卿渊并未直接离开,反而是端着酒杯,在一众商业大佬间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大佬们围着他,恭维声不绝于耳,有人想打探竞标细节,墨卿渊只是闭口不谈,高深莫测。

“三日后,墨卿渊希望看见各位的身影出现在竞标会上。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墨卿渊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转身潇洒离去,留一众大佬面面相觑,谁也摸不透墨卿渊的心思。

墨卿渊走向二楼休息室,刚踏上楼梯便脚下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他脑袋一阵昏沉,脸色陡然难看起来。

他中招了!

是为钱,还是想……

该死,若是在今晚闹出丑闻,恐怕会对填海工程的项目不利!

墨卿渊扶着墙,几乎站不稳,就在此时,一个侍应生打扮的女人走过来扶住了他。

“扶、扶我去休息室。”

女人没有说话,沉默地扶起墨卿渊,向着二楼休息室走去。

墨卿渊几乎全部重量都压在女人身上,女人白皙的小脸染上一抹绯红,气喘吁吁地将他带到休息室。

墨卿渊强撑着,用最后一丝力气打开了指纹锁,吩咐道:“去帮我找医生、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进这间休息室……”

突然,他察觉到了不对。

墨卿渊猛地转头,此刻的他双眼模糊,已经看不清女人的长相,只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清淡花香。

这味道,他似乎在什么地方闻过?

“你不是这里的侍应生……”

话音未落,墨卿渊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萧歌迅速在房间内翻找起来,很快找到一个公文袋,里面装的正是填海工程的竞标底价。

方辰想让她用身体迷惑墨卿渊,她才不会蠢到真的用这个办法。

一点**,同样能让她拿到想要的东西。

萧歌愧疚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墨卿渊,带着公文袋离开了休息室。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现在能带着宝宝离开了吗?”

她把文件带回给方辰,方辰有些惊讶,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

检查无误,方辰确定这就是墨氏的竞标低价,甩给萧歌一张纸条:“这是那野种的地址。”

萧歌拿着纸条,忙不迭地离开了。

萧家已经破产,萧歌与方辰离婚,澜城已经没什么可让她留恋的,只不过是一个伤心地。

萧歌毅然决然带着宝宝离开澜城,去了遥远的临市。

五年后。

“萧歌,你听说了吗?方辰要和顾婉结婚了!女婿和岳母结婚,真是天大的笑话!”

萧歌看着手机里路小琪发来的消息,神情呆滞。

“我快要被这两个**气死了,萧歌,你还能忍得下去吗?真的不回澜城吗?”

回去,她有什么资本和方辰斗?

“萧歌,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当年萧伯父的死,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萧家破产后,萧伯父找到过我父亲,告诉他他已经想通了,决定把剩余的财产全部转移到你的名下,带着顾婉去别的城市生活,既然如此,萧伯父为什么还要自杀?顾婉嫁给了自己曾经的女婿,方辰又吞并了破产的萧氏,你不觉得这其中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吗?”

路小琪的提醒,令萧歌醍醐灌顶。

她一瞬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手指颤抖地打出一句话。

“我要回澜城。”

她要查清楚父亲死亡的真相,她不能让方辰和顾婉那两个**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