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总裁他非我不可

总裁他非我不可

总裁他非我不可

来源:网络 作者:毛肚好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1:58:45

《总裁他非我不可》小说精彩试读:他实在想不出,他、以及他身后的谭家,到底有哪点值得沈晏文这么做的:“我不会和你上床的哦?我恐男。”不强求。”“我会在你家养狗,我的狗喜欢拆家。”“可以。”“我会带女人回家乱搞,给你戴绿帽子。”“只要你想。”“那我不想嫁给你。”“这个不行。”沈晏文道,“你必须嫁给我。……我的秘书告诉我,

在线阅读

“嘶——轻点,麻烦您轻点。”

“谭少琛,你好本事。”白苏珑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幸灾乐祸,“还敢翻墙?就你那纸糊的身体,不怕摔死啊?”

谭少琛的房间里,谭家的私人医生正在给他换药。他疼得直吸气,这儿也没谭总在,白苏珑装都懒得装,将她平日里那副知性成熟当家主母的模样收了起来。

医生替他绑好了绷带,正想叮嘱几句;白苏珑抢先道:“你跟罗姐说就好,她会照顾好的……你先回去吧。”

“好,那谭夫人,谭三少,我先走了。”

白苏珑往他床尾的小沙发一坐,轻飘飘道:“这么不想嫁啊?”

“……”谭少琛实在是痛,没心情跟她打言语官司,假装听不见地垂眼盯着自己的手。

女人伸手打量着自己才做的美甲:“其实要我说,你干脆嫁了,多好;你在谭家,你也不开心,我更不开心。你要是去给沈家当媳妇了,我作为你的母亲,我是会风风光光给你准备好嫁妆……要我说,谭少琛,我们也没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不过**不长眼,要跟我抢男人,还敢生个儿子出来……”

话弯弯绕绕其实就一个意思——只要他不和白苏珑的儿子们争家产,一切好说。

谭少琛叹着气,求和似的道:“我真的不惦记家产,就我这身体,能活到三十岁都算走运了……除了嫁给男人,别的我都可以答应。要不然签协议?我保证不拿多的钱,够我生活就行了……”

“我要是跟你签了这协议,**该怎么想我?”白苏珑笑笑,“我劝你死了心,乖乖嫁过去,好好讨你丈夫喜欢,既帮了你自己,也帮了谭家……父母养育之恩,你还是得报。”

她说完,大约也是懒得再和谭少琛废话,站起身便往外走:“哦对了,今天中午沈晏文会过来,原本是想接你出去吃饭的,现在这情况,在家里吃一顿得了。你可得,好好表现。”

白苏珑刚出去,谭少琛便感觉自己累得要死。

他往后一倒,倒在床上时又不小心摁到了受伤的右手,顿时疼得眼泪往外冒。他都这样了,那女人也没一点同情,还让他中午去跟沈晏文吃饭。

都已经决定要联姻了,再跑过来见面……沈老板大概脑筋不太正常。

等等,万一还没决定呢?

那这顿饭……就是沈晏文考察他的饭。

谭少琛霎时间领悟,这将会是个机会——如果他在沈晏文面前表现极差,对方说不定就会拒绝联姻的事。以沈氏集团如今的势头,沈晏文就算要找人商业合作,也不必太委屈自己才是。

换而言之,谭家需要沈晏文,沈晏文未必需要谭家。

他在心里计划着等会儿这顿饭要如何吃,时间很快过去,临近十二点便有佣人过来敲门:“三少爷,沈总到了,太太让您换身衣服再下来。”

“知道了——”

谭少琛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衣,嗤地笑出声。

——

男人穿着一身铁灰色的高定西装进了门。

白苏珑四十多岁的人,自诩见过不少市面,年轻有为的小帅也看了许多;可她还是被男人的气质不凡震了一震。

沈晏文长得略有些西方韵味,眉骨偏低,衬得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薄唇紧闭,还有刀削似的硬朗轮廓,都很符合世间对他的评价。

冷血商人。

可他右眼下还有颗泪痣,就是这颗泪痣将他的不近人情抹掉了一半,倒显得不那么难以接近了。

“沈总,久仰大名,”白苏珑微笑道,“果真跟传闻的一样,年少有为,英俊不凡……少琛马上就下来,这孩子昨天受了伤,今天一直在休息。”

沈晏文微微颔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低声道了句“谭夫人。”便算已打过招呼。

女人尴尬,只好保持笑容。

她很清楚现在谭家的处境——前些时候的决策失误,导致有一千多万的亏空,现在账面吃紧,现金流转不动,眼看着就得抵押贷款才能暂时松口气。

可就那个时候,沈晏文找上门,说想娶他们家的儿子,顺带愿意注资,和谭家合作。

这对于谭家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所以谭少琛必须嫁进沈家。

就在气氛尴尬得让白苏珑不知所措时,青年终于出现在阶梯的转角。

谭少琛扶着木质的扶手,先看了看白苏珑,再看了看她面前的陌生男人。

嚯,居然长得这么帅……这么帅还没人贴上去,可见他的猜测八成是对的,沈晏文要么有隐疾,要么很变态。他这么想着,精神欠佳地当着二人的面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你好啊沈老板。”

“我不是……”白苏珑刚想训斥,又想起沈晏文还在这里,语气猛地软起来,“少琛,我不是让你换了衣服再下来嘛,这样多失礼;不好意思沈总,少琛他现在不方便换衣服,所以才……”

“在家就是要穿睡衣,”谭少琛不给面子道,“有什么不对吗。”

他慢吞吞地往下走,头发乱糟糟地翘着,整个人一股颓废气,像是才从床上下来。沈晏文就那么看着他,目光如同无形的手,直白干脆地从他的脸一路看到他穿着人字拖的脚。

要是换了别人这样,谭少琛挺无所谓的;可沈晏文的眼神很怪,很沉,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少琛这孩子还不太成熟,有点小孩心性……”白苏珑想打圆场。

听见这话谭少琛就知道自己想对了——姓白的怕沈晏文不要他。

还没等他再拆台,沈晏文忽地开口:“谭夫人,我能和他单独聊聊么。”

男人的话是问询,可口吻里一点听取她意见的意思都没有,更像是在下命令。白苏珑自知她想继续做豪门阔太,就得在这个比她小了十岁不止的男人面前低头,便讪笑着答应:“当然可以,当然……少琛,带沈总到院子里走走,我就先出门了,还约了洛太太见面。”

“哦,好,”谭少琛乖巧点头,“没问题。”

——

谭少琛确认自己是直男,也就是在近距离观看沈晏文的脸之后。他完全承认沈晏文长得好看,比那些什么“全球年度最美面孔”的TOP10都不差;但他仍然不想嫁给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又帅又有钱。

主要是男人有钱就坏,越帅越变态——沈晏文两样都做到了极致。

在临近午饭的时候去庭院闲逛,就等于晒太阳。他微微眯起眼,走在沈晏文身边,想了许久才开口道:“沈老板,你喜欢狗吗。”

“不喜欢。”

谭少琛满意地吹了声口哨,模样轻佻极了:“糖糖!到爸爸这来!”

大金毛蹿了出来,非常雀跃地甩着尾巴冲向他。谭少琛摸了摸爱犬的头,又指了指沈晏文,说:“糖糖,有客人,快去跟客人打招呼。”

他话音刚落,大金毛便像听得懂他的话似的,转头往沈晏文的腿上蹭。男人明显地愣了愣,想退却硬是站着没动。天气热,金毛喘着气,舌头甩在嘴边,几下就把沈晏文的裤子弄湿了。

谭少琛满意地看着金毛,心说“爸爸真没白疼你”,然后从睡裤的口袋里拿了颗泡泡糖,非常浮夸地往上空抛,再张着嘴接下来,吧唧吧唧嚼得异常大声,唾沫星子跟着飞出来,在阳光下发光。

他看着沈晏文面无表情的脸,吹出一个泡泡,“啪”地炸开在他嘴边。

“沈老板,我二哥还没结婚,”他含糊不清地说着,非常不讲究地用手将泡泡糖扒拉回嘴里,继续嚼,“你要不然考虑考虑我二哥。”

沈晏文冰冷的目光斜向他:“为什么?”

“因为我身体不好,医生说我活不过三十岁。”谭少琛道,“而且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的,没事的时候我最喜欢出去嫖;另外我只读完了初中,什么都不会,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最大的爱好是**,赌场马场我都爱去。”

“还有么,接着说。”

“哦,还有,”谭少琛道,“结婚之后我家不会给我一块钱,你还得养我,还得养我的狗;是不是呀糖糖……”

青年说着,蹲身下去摸爱犬毛茸茸的脑袋:“零花钱我也不要多了,赌资嫖资管够就行。”

他一边说,一边歪着脑袋去看沈晏文。

要说谭少琛长得如花似玉,过分了;但他的眼睛相当漂亮,一双桃花眼,眼眸润湿明亮,在阳光下不知多动人。

沈晏文按捺着躁动的情绪,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目光,说:“可以,你开的条件我都满足。”

“……?”满心以为会被他这番发言吓退的谭少琛怔了怔,“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我说,只要你嫁给我,”沈晏文道,“任何条件我都答应。”

“你没事吧沈总?太阳太大,给你晒昏头了?”

“沈总、沈老板,我都不喜欢。”男人波澜不惊,仿佛在谈生意似的淡然,“你应该叫我晏文……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谭少琛可以确定了——这人绝对不正常。

他实在想不出,他、以及他身后的谭家,到底有哪点值得沈晏文这么做的:“我不会和你上床的哦?我恐男。”

“不强求。”

“我会在你家养狗,我的狗喜欢拆家。”

“可以。”

“我会带女人回家乱搞,给你戴绿帽子。”

“只要你想。”

“那我不想嫁给你。”

“这个不行。”沈晏文道,“你必须嫁给我。……我的秘书告诉我,谭少琛因为体弱多病,几乎不怎么出门,出去也只是遛狗闲逛;你喜欢去哪个赌场?一会儿我可以陪你去玩玩。”

“……”

“马场也可以,你应该是常驻VIP?”

“…………”

沈晏文勾着嘴角,有些戏谑地浅浅一笑:“你好像不怎么擅长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