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卫荷计诚霄小说

主角是卫荷计诚霄小说

主角是卫荷计诚霄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渣啾啾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1:21:13

主角是卫荷计诚霄小说是《离婚预定》小说试读:盒饭见底,卫荷把筷子上粘着的米粒抿进嘴里,他摇摇头,心里笑自己想这些事干嘛,计诚霄如果骗他,也是不想让他有不该有的心思。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不然……想起对方那高大的身材和锋利的长相——我会被揍的,卫荷想。另一边,计诚霄硬是把普通轿车开出了跑车的架势,他停在机场门口。

在线阅读

便利店的盒饭依旧那么好吃。

吃着吃着,卫荷不禁想起刚才在医院无意中听到的话。

邓卓他们讨论的人是计诚霄吧,他们说计诚霄追了一个小模特很多年?

可是早上对方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说自己有男朋友。

难道说计诚霄骗了他,口中所谓的“恋人”只是他单方面这么认为?

盒饭见底,卫荷把筷子上粘着的米粒抿进嘴里,他摇摇头,心里笑自己想这些事干嘛,计诚霄如果骗他,也是不想让他有不该有的心思。

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不然……想起对方那高大的身材和锋利的长相——

我会被揍的,卫荷想。

……

另一边,计诚霄硬是把普通轿车开出了跑车的架势,他停在机场门口,问站在路边的男人:“人呢?”

申洲摘下墨镜,随手抹去额头的薄汗,指了指天上。

计诚霄抬头,一架飞机刚好从头顶经过,轰隆声清晰入耳。

“晚了一步,我赶到机场的时候,他刚上飞机。”申洲道。

计诚霄阴着一张脸,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一声巨响,连带整个车身都颤了颤。

“我就晚了那么一步。”他愤愤道。

要是他没有忘记车停在地下二楼,没有在一楼和那个男的说那么几分钟的话,他说不定就赶上了。

申洲吐槽好友:“你何止晚了一步,你是晚了几个小时。不过两个小时后还有一趟飞机,我看了一下有几张余票,买吗?”

计诚霄揉了揉眉间,靠在驾驶靠椅上,“你知道我不能出国的。”

申洲:“是啊,你家小模特不就抓死了你这一点。真行啊,偷偷摸摸一声不响的就跑出国。”

计诚霄眉间满是阴霾,不想多说:“算了,上车,走了。”

申洲坐上副驾驶,道:“我劝你还是看开点吧,那个小模特到底有什么好的把你迷得失去自我。要我说啊,你就应该放弃,他趁着你出去和你未婚夫见面时偷跑,明显是早有预谋。人家吊着你这么多年,就你这火爆脾气,不但没有狠狠把人揍一顿,反而越发宠他,我也是奇了怪了。”

计诚霄满是心事,根本听不见申洲说了什么,他启动车,驶出机场。

申洲继续道:“行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我这么火急火燎的撇开工作跑来帮你追你的小模特,既然现在都这样了,那么你应该请你的好基友去吃一顿火锅。你说是不是啊,计小抖?”

计诚霄把油门踩得轰轰作响,在被交警叔叔找上门的边缘疯狂试探。

申洲在一旁喋喋不休,没注意到好友的行驶路线与自己心心念念的火锅店背道而驰。

“既然都答应你那个小后妈结婚了,不如趁这个机会与郁超儒一刀两断,俗话说得好,长痛不如短痛,省得这么多年我看你追人追得这么辛苦,难受!”

计诚霄:“我已经跟那个人说清楚了,也签了协议,结婚后他不会来打扰我和超儒。是我没和超儒把这事说清楚,他生我的气才会跑出国。”

申洲张张嘴,还想在说什么,计诚霄一个眼刀飞过来,“闭嘴,申逼逼!”

申洲:“……”我可去***的,计小抖!

他闭麦了一段时间,终于发现不对劲,“计诚霄,你要带我去哪?握草!放我下车。”

计诚霄冷冷一笑:“来不及了。”

车稳稳停在了一家拳击会馆门前。

申洲倒在副驾驶座,生无可恋,“你能不能别心情不好就来这里,打完沙袋打陪练,打完陪练打基友,人家没把你拉进黑名单也是神奇。”

“你当我每年那么多钱白交的?下来。”计诚霄走下车。

阳光下,男人的影子被拉长,显得有些落寞。

哎,申洲叹气,为情所困的人哟。

……

卫荷走出便利店,吃完饭后胃感觉暖暖的,舒服多了。

心情也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打开公文包,将那几张租房广告单拿出来,认真的一张一张打开,看上面的信息。

卫荷接下来的打算就是先找个合适的地方住,然后去把工作辞了。

他所在的公司是个私企,工资一般,也算能糊口。

卫荷没有太大野心,这么多年心思又都在花在严穆秋身上,所以在工作上也只是求个安稳。

但前久他替人背了锅。

明明是同组的一个同事的错误,其他同事和上司都知道不是卫荷的错,但因为对方有后台,领导还是劈头盖脸的把卫荷骂了一顿,并扣了他的奖金和工资。

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

卫荷百口莫辩。

他从经理室出来,面对着那个同事得意的神情以及其他人漠不关心的嘴脸,卫荷突然觉得自己很累。

他想,他怎么把自己过成这个窝囊样呢?

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卫荷突然得知了钟莘回国的消息。

双重打击之下,他反倒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卫荷问自己,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

头一次,产生了离开严穆秋的想法。

抛弃一切。

反正他本就一无所有。

与计诚霄的联姻,正好将这个想法坚定下来。

他想辞了工作后先休息一段时间,毕竟手里还有些闲钱,应该能撑一阵子。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先找间房子住。

回酒店续了一晚的房,卫荷睡了个觉。

今天周末,不用去上班。

等明天他就去辞职。

原本打算醒来后去看房,没想到卫荷在睡梦中被一通电话吵醒。

是陌生号码。

“喂,你好?”他接通。

“你好,是卫荷吗?”那头传来娇滴滴的女声。

卫荷疑惑着想这是谁,嘴上礼貌地回答,“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计诚霄的妈妈,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一面?”女声说。

妈妈?卫荷心里一惊,听声音感觉很年轻啊?

这就要见家长了?

措不及防,他有些慌乱地回答:“嗯嗯,好的,我有时间的。”

对方又问了他现在的地址,然后说待会儿有司机来接。

挂了电话,卫荷睡意全无,连忙下床找合适的衣服穿。

穿到一半想了想,还是急匆匆的去冲个澡,他现在浑身油腻得不行,即使穿上干净衣服,还是感觉不舒服。

不是卫荷有多重视这次见面,只是与他人会面,一般人都不会想让对方有个糟糕的初印象。

对方来得很快,卫荷刚换上衣服吹干头发,手机又再次响起,他连发胶都没来得及抹就出了门,略带湿意的头发温顺又蓬松地散落下来,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不少。

接他的司机已经等在楼下,对方礼貌地请他上车。

坐在车里,卫荷有些局促,一方面因为这车贵得不像话,另一方面他不清楚对方见他的目的。

虽然那位女士在电话里态度很好,但卫荷见惯了卫尚坤这些商人见鬼说鬼话的能力,所以心里自然会忐忑。

以卫荷自身的条件,他并不认为计家会为有他这样一个婚约者而感到开心。

那可是计家,在A市可一手遮天的计家。

而计诚霄,是计家的独子。

车驶过市区,稳稳进入一条林荫大道,过了几分钟,一栋栋白色建筑物映入卫荷的眼帘。

紧接着,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庄园。

严穆秋这些年经商成功,怎么说也是有钱人,他现在的住所就在一个有名的高档住宅区内,但如今这样一对比,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走下车,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上前,简单问候了卫荷几句,便道:“夫人在等您,请跟我来。”

卫荷跟在管家身后,一位身材婀娜的美妇人看到他,率先出声,“来了,小卫?”

小卫?

走进了,卫荷看清楚美妇人的脸,虽然浓妆艳抹,但他还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对方太年轻了。

可能只是保养的好吧。

“伯母,您好。”

骆芷蕊似乎对卫荷很满意,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着说:“不错。小卫啊,我听司机说你现在住在酒店,怎么回事?”

卫荷没想到对方会问起这件事,他不想把他和严穆秋的事对外人说,只是简单的回答:“刚把以前住的房子退了,还在准备找新住处。”

骆芷蕊听完摆摆手,“你这孩子也是说笑了,都要结婚的人了还找什么住处,难不成我们计家连个新房都不给你吗?”

卫荷一愣,今天听计诚霄的语气确实是这个意思。

对方那个态度,显然不会想跟他一起住。

“刚好呀我这次喊你来,也是这个想法。”骆芷蕊接着说,她亲切地带卫荷往楼上走,“距离你们结婚还有些日子,我想让你们搬进家里来,也好培养培养感情,屋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住进计家?

卫荷第一反应是拒绝,先不说他不习惯住进陌生人家里,计诚霄肯定也不答应。

但拒绝的话卫荷说不出口。

毕竟骆芷蕊的身份,他得罪不起。

他难得机智地说:“这个,我还是看计先生的意思。”

骆芷蕊捋了捋被保养得发亮的秀发,头昂起来,“计先生的意思?小卫你确定吗?”

卫荷:“……”

怎么感觉态度一下子变了,他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