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离婚预定

离婚预定

离婚预定

来源:网络 作者:渣啾啾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1:28:21

《离婚预定》小说的主角是卫荷计诚霄小说精彩试读:卫尚坤的兴奋透过手机传到卫荷耳朵里,“小荷啊,你明天有时间没有?那个计少爷说想见见你,太好了我还担心他会嫌弃你呢,哈哈哈……”卫荷听得头疼,他揉了揉,“有空。”卫尚坤:“好啊好啊,我把地址时间说给你,不要迟到,好好表现,要让计少爷满意啊!”满意?卫荷心想他又不是去接客。

在线阅读

卫荷不在乎联姻对象是谁,对他来说,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甚至再糟糕都没关系,反正他的人生已经够糟糕了。

“好,我答应你。”卫荷说。如果这能让他下决心离开严穆秋,他要试一次。

就让他任性一次。

卫尚坤还在喋喋不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所以说你啊……”

等他意识到卫荷说了什么之后,一下子太激动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卫尚坤使劲咳了几下,脸涨得通红。

但他顾不上这些:“小荷,你答应了?挺好啊挺好的,这样计家答应跟我们家合作的项目就成了!”

果然如此。

卫荷低下头,丝毫不在意卫尚坤将他当成交易商品一样的态度。“我先走了。”

卫尚坤已经顾不上他,忙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卫荷起身离开,眼底逐渐冰冷。

他从来都不相信,卫尚坤是他舅舅。

卫荷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然而在24岁那年,卫尚坤却突然冒出来,自称是他舅舅。

对方拿着一个女人的照片,说是他母亲。

拿着一份亲子鉴定,说他是他侄子。

卫尚坤说得头头是道,卫荷半信半疑。

但最终卫荷对亲情的渴望,超过了对卫尚坤的怀疑,他甚至开心的以为,自己要有亲人了。

直到后来,卫尚坤邀请他来家里吃饭,话里话外都是让卫荷搞好和严穆秋的关系。

卫荷才隐约察觉到,藏在卫尚坤那看似亲切的皮囊下,是一颗不怀好意的心。

那时的卫尚坤还只是一个刚起家的小老板,而严穆秋在商场上拼搏多年,已经小有成就,甚至可以说前途无量。

卫尚坤戴着的虚伪亲情面具,直到他发现卫荷没有办法给他从严穆秋那里带来任何商业利益后,立马撕得粉粹。

他们一家人像是憋得太久终于可以露出真面目,发泄般的开始对卫荷冷嘲热讽。

卫荷从难过心寒到麻木不仁,他想摆脱卫尚坤,对方却像是牛皮糖一样,以“舅舅”的名义,阴魂不散。

卫尚坤见卫荷攀不上严穆秋,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撺掇卫荷去找新的情人。

可惜卫荷一直不为所动。

如今,卫尚坤的一切“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卫荷在他的安排下,要与人联姻了。

回到病房,严穆秋的父母已经离开。他拿着手机在和人发消息,眉眼间满是温柔。

这个表情,卫荷一眼就知道他在和谁聊天。

除了钟莘不会有第二个,他的白月光。

严穆秋可以对钟莘温柔,对陌生人微笑,却把所有的怒气与暴躁,留给了卫荷。

卫荷觉得这一幕格外刺眼,但一想到自己要不告而别,要和别人结婚,心里就涌起一股畸形的报复***。

他给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严穆秋不理他,卫荷也不想主动开口。

两人的沉默一直到程阿姨来给严穆秋送饭时被打破。

卫荷闻着香味扑鼻的饭菜,才想起自己只是上高铁前匆匆吃了一桶泡面,十多个小时过去,此刻他胃饿得一阵难受。

卫荷道:“阿姨,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我回家把行李收拾一下。”

程阿姨看出两人气氛不对,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只道了几声“好”。

卫荷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看了眼严穆秋,严穆秋也正好在看他。

见卫荷看过来,严穆秋立刻收回视线,“你以后别来了。”

卫荷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楞楞道:“好,好啊。”

与以前完全相反的答案,像是没想到卫荷会这么回他,严穆秋有些意外,突然抬头看他。

只是此时卫荷已经转身离开,没有看到。

不然,卫荷一定会悔婚。

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只要严穆秋有稍微一点点的舍不得他,卫荷都会不顾一切的留下来。

哪怕遍体鳞伤。

拖着行李箱行走在医院空旷的走廊上,卫荷感觉自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

不,他一直都是无家可归的人。

眼睛扫见前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男人,是刚才那个混血男人。

走近了卫荷不禁感叹,这个人是真的高,即使现在像这样坐在椅子上弓着背,也完全不显得矮,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大咧咧的往前伸着。

而且他看上去很强壮,应该骨架很大,卫荷觉得这或许和他的外国血统有关……

胡思乱想间,男人突然抬头,直直看向卫荷。

男人锐利的眼神像是带着杀气,卫荷急忙移开视线,心脏因紧张害怕而加速跳动。

卫荷加快步伐,想赶紧从他身边过去。

“喂。”男人突然开口,声音低哑。

卫荷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用力到泛白,他要来打我吗?

“你东西掉了。”男人接着说,带着一股漫不经心。

卫荷急忙往后看,是他的一串银色手链,原本揣在裤兜里,不知怎么就掉了出来。

“谢,谢谢啊。”卫荷十分害怕这种气场强大的人,他慌张的抓起手链,故作镇定的走开。

走进电梯里,卫荷才松了一口气。

随即想到刚才的自己又觉得好笑,都是陌生人,人家又不会对他怎么样,做什么那么紧张,自己吓自己。

看着手里的手链,卫荷感到失落,这手链是他从网络上特别红的锦鲤大v那里买的,据说能保佑人恋势顺利,和爱人百年好合。

他曾经天真可笑的以为这小小的手链真的能那修补自己那支离破碎的爱情。

如今也没什么用了。

它既然自己掉出来,说明是真的该结束了。卫荷想。

走出医院,卫荷随手将手链扔进**桶。

他没有回严穆秋家,而是先找了家旅馆住下,拆了一桶房间里的红烧牛肉面勉强填饱肚子。

吃到一半,接到卫尚坤的电话。

卫尚坤的兴奋透过手机传到卫荷耳朵里,“小荷啊,你明天有时间没有?那个计少爷说想见见你,太好了我还担心他会嫌弃你呢,哈哈哈……”

卫荷听得头疼,他揉了揉,“有空。”

卫尚坤:“好啊好啊,我把地址时间说给你,不要迟到,好好表现,要让计少爷满意啊!”

满意?卫荷心想他又不是去接客。

“对了,那个计少爷叫什么名字?”快挂电话,卫荷才想起他还不知道自己“未婚夫”的姓名。

卫尚坤道:“叫诚霄,计诚霄!”

“计诚霄?”卫荷把这三个字在舌尖滚了两遍,记下。

他在旅馆睡了一晚,六点多时被饿醒。

卫荷下楼随意找了家早餐店买了豆浆油条。

匆匆几口,便前往严穆秋家。

他看了眼时间,这个点严穆秋家里应该没人。

卫荷打算回去收东西,他不想再在严穆秋家住下去,难得决绝一次,不想拖泥带水。

卫荷收拾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完毕。

看着只装满一个纸箱的行李,卫荷有些吃惊的同时又为自己感到难过,他在严穆秋家里住了这么多年,竟然只有这么丁点东西。

将东西搬回旅店,卫荷打算趁着空余时间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租房信息,等时间差不多再去见计家那些少爷。

他其实有点后悔昨天的冲动,一觉醒来,整个人清醒很多,也意识到昨天的决定有多荒唐。

但既然走出了这一步,他不能后悔。

医院。

刚哄完郁超儒睡下,计诚霄看了眼时间,他找来陪护,叮嘱了几句便大步离开。

医院门口,一位收破烂的大爷在翻**桶,计诚霄绕开他,往车库走。

突然,一个银色的东西掉落在计诚霄脚边,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计诚霄低头一看,怎么又是这个东西?

一串银色手链。

大爷把东西捡起来,正要放进自己的麻布袋中,计诚霄不知道哪根筋突然一抽,“等等。”

大爷一顿,看着眼前高大一脸凶相的男人,计诚霄毫不客气地拿过他手中的手链,“这个,我要了。”

大爷在这里“营业”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样明抢的,他瞠目结舌,张了张嘴,最终迫于计诚霄的*威,闭上嘴,讪讪的离开。

计诚霄随手揣进裤兜,上了车想想觉得不对,他是不是有病?

闲着没事和老头儿抢什么**?

计诚霄烦躁得抓了一把头,把手链从兜里拿出来往外副驾驶上一扔。

待会儿下车一定要记得扔掉。

卫荷从房产交易中心出来,把手上拿着的几张房产信息广告折了折,放进公文包。

他打了辆车,在约定时间前十分钟,到达了餐厅。

刚一进门,就有服务员迎上来,“请问是卫先生吗?”

卫荷点头,服务员带着他,走到楼上的一间包厢。

服务员敲敲门,“计先生,卫先生来了。”

“进来。”里面传出一道男声。

卫荷隐约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门打开,看到里面的人后,卫荷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是他?

昨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个混血男人!

计诚霄扫了一眼卫荷,眼里没有任何温度,表情淡漠,像是头一次见他,见卫荷迟迟不进来,计诚霄冷笑:“怎么,还要我请你进来?”

“不好意思。”卫荷连忙道,他赶紧走到计诚霄面前坐下。

这个人……怎么感觉脾气比严穆秋还不好。

卫荷瞬间觉得自己往后的日子就是从一个修罗场走到另一个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