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他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他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他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来源:网络 作者:九字号蛋黄肉松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5 11:19:36

《他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小说精彩试读:“行,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洞是谁弄的,怎么弄的?”“当然是你......”他本来想立马说出今早看见的那一幕,但是脑子很快又告诉自己,如果说了,自己这翻墙的事又要暴露。林川可不想再让好不容易缓口气的班长又陷入自闭,而且也在这么多人面前揭露楚北,想必也没人相信,于是找了个天衣无缝的借口:

在线阅读

这一看不要紧。

讲台上那文质彬彬,正字正腔圆地念着演讲稿的校草,不是别人,正是早上把自己衣服烫了个洞的**。

这让林川有些无语,心想就这?这就是这个学校的智商天花板?

看着那腰板笔直,手指纤长,连头发都被乖乖梳在耳后的帅哥,台下不少女生开始悄悄议论这什么,困倦的人群开始躁动。

不过这一切在林川眼中,都是虚伪的假象,眼前那人不过是个没长眼睛的**。

过了一会儿,男生结束演讲,人群中议论的浪潮才渐渐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突入其来的纪律检查,就连一直没停下来讲话的文书袭都乖乖闭上了嘴,周围一下陷入了有些尴尬的寂静中。

检查的是学生会的纪检部,十几个男生女生从讲台下来涌入人群,开始穿插在各个方队中。

身边的大块头即使闭上了嘴,但眼睛一直没停下来过,四处巡视着那些别着红袖章的干部,一旦有人靠近就装作咳嗽,示意班上那几个胆大的赶快噤声。

来查一班的是个戴着圆眼镜的男生,个头不高,但是人却特别严,脸上至始至终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目光仔仔细细地打量过去,手中的笔不停地在打分表上写写画画。

这让班长有些担忧,粗旷的眉毛有些发皱。

林川倒是对查纪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发着呆。

“那个第一排从左到右数第二个同学,你出来一下。”

那小子好像发现了些什么,冲着方队叫人。这时林川正在外太空遨游,理所当然地以为那个小眼镜在叫别人。

直到面前出现了那双漆黑的眼睛。

面前突然出现楚北那个**的眼,还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林川感到脑后一阵发麻,心想这家伙发什么神经,便下意识地嚷了句。

“干嘛?”

这一喊,语气不佳,态度又十分欠收拾,旁边文书袭都看不下去了,偷偷用手肘戳了戳他,小声说了句:“**的马仔叫你出队检查。”

这下林川才缓过神来,看来自己是运气不好,被叫出队的时候刚好在发呆,这肯定被一旁路过的**逮了个正着,以为他在违抗检查。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心里正嘀咕着,想着自己现在也没做什么违规的事,便大方地走出来准备让他肆意检查。

那小眼镜仔仔细细巡视一圈后,林川忍不住专门冲楚北扬了扬下巴,一脸不屑地质问到:

“检查完了吗?”

那小眼镜也没察觉到他在和**使眼色,非常乖巧地回答到:

“检查完了。”

“哦?没事了吧?”

表面上他只是问问检查进度,实际这句话被他说出了一种讽刺的效果。

不为别的,林川只是很看不惯那个倒霉家伙。

他其实去过不少学校,认识过很多不同性格的学生,其中学霸也见识了不少,可无论怎样,林川最讨厌的还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特看不惯他这种假惺惺的装腔作势。

尤其是他还不长眼把自己衣服给烫了个洞。

等等......

不对!

自己现在正被检查,而身上的校服还挂着个烟戳的洞。

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嗯,校服有破损,疑似被烟头烫的,**,这种情况我们是算作风违纪,还是算着装违纪?”

果然,那个小眼镜是真的眼尖。

此时林川不单没了刚刚的鄙夷,还露出了慌张的神情。

这个时候,他所有的寄托反而成了那个衣冠楚楚的**,便一个劲儿地朝那儿挤眉弄眼,希望他能明白自己是被冤枉的。

而且还是被他冤枉的。

不过楚北似乎没有理解到他的意思,也没想起面前这人是早上墙角相遇的那位,只是瞄了一眼破洞,像个机器一样冷漠地判断为作风违纪。

这可吓坏了文书袭,连忙求着让**赶快改一改,不然这此的流动红旗到不了一班,老李得活生生让他们把卷子吃了。

“楚哥,楚哥,看在我们四年交情的份上,你就饶了这小子吧。”

一米八几的大块头直直把楚北拦腰抱着,软绵绵地求着情。

但是没有感情的AI不是白叫的,那人一下从桎梏中挣脱,黑色的签字笔毫不留情地在纸上刷刷写下。

这举动,差点把文书袭给整哭了。

“等等,**,对于这个判断,我有意见。”

这话又让班长快要出眶的眼泪又给收了回去,他向后望去,那个头发有些乱的男生两步走了上前,挺拔的脊梁遮住了那个戴眼镜的小个子。

也许是完成了业绩,楚北正想赶快下班,被这一打断有些不耐烦,冷白色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情绪。

“你凭什么说这烟是我抽的?”

“破洞。”

“还有呢?”

“......”

对方陷入了沉默。

其实如果这烟真的是林川抽的,他倒是不会这样坚持地抗议,在他内心,自己做的事,无论好还是坏,如果被发现了,都需要担着。

但这次不一样。

这事他根本没做过。

最搞笑的,栽赃他的,还是那个亲手给他戳洞的罪魁祸首。

于是,这次在面对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睛时,他没有流露出一丝慌张和恐惧,反而觉得那个自己对自己干的坏事不明所以的家伙有点可笑。

过了半分钟,楚北才好不容易张了贵口:

“行,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洞是谁弄的,怎么弄的?”

“当然是你......”

他本来想立马说出今早看见的那一幕,但是脑子很快又告诉自己,如果说了,自己这翻墙的事又要暴露。

林川可不想再让好不容易缓口气的班长又陷入自闭,而且也在这么多人面前揭露楚北,想必也没人相信,于是找了个天衣无缝的借口:

“当然是你……**爸我,我的亲爸,他今早儿一边抽,一边给我熨衣服来着,不小心戳的。”

“噢。”

他本以为对方还会再刁难他几句,但那人似乎不太在意,黑色签字笔往纸上一划,冲那小眼镜扬扬手,径直走了出去。

只身下身旁那个大块头,一惊一乍地拉着他的手臂,说到:

“我靠,林川,真有你的,居然这么轻易就把楚北说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