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张立秦轻音小说

最新张立秦轻音小说

最新张立秦轻音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捉蛇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7:56:58

主角叫张立秦轻音的小说是上门姑爷,是作者捉蛇者所编写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郭保乾吓得一哆嗦,捡起钱来转头就跑,丝毫不敢耽搁,这次几乎得罪了东家,他心头正懊悔呢。张立回头,对着柳柔儿一笑,道:“行了,没事了。”对了,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得等到中秋吗?另外你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在线阅读

竹块扎着篱墙,围着三间小瓦房,这就是张立的家。

简陋,破旧,并不坚固,却很温暖。

在张立的记忆之中,他对这里的充满了爱和依赖,这个家像是世界与自我之间的一道墙,墙外是残酷和冰冷,墙内是和谐与温馨。

他有一个好母亲,用尽了全力干活种地,供他念书考试。

若是换了别的家庭,男儿几岁就得下地干活,充当劳动力。

张立不知道是这具身体在影响自己,还是自己情绪的共鸣,反正看到这一幕,情感自然就迸发了出来。

既已入局,何分你我?

随着他的大吼,前方的七八位壮汉都愣了一下,回头便看到了干瘦的张立大步走来,后边还跟着个奋力奔跑的小胖子。

“立儿!”

张立的母亲叫李淑云,据说年轻时候也是个大美人,丈夫死得早,为了张立她也没有再嫁。

岁月如刀,在她脸上已经刻下了皱纹,也白了她的鬓角。

“母亲...”

张立喊了一句,便连忙冲了过去,站在她的身前,看着这七八个人,沉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张秀才?”

为首一人穿得周正,留着小胡子,大约四十岁模样,和身后的打手全然不同。

他眯眼笑道:“你回来得正好,老夫郭保乾,来抓人的,让你老娘把门打开,把那姑娘交出来。”

“姑娘?”

张立一愣,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娇弱的声音:“立哥哥...”

“柔儿?”

张立脱口而出,顿时想起了这个姑**名字。

记忆之中,柳柔儿是隔壁的邻家小妹妹,从小就和张立走得近,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十四岁之后,她便去了江州一个大家族做侍女,一年只能回家两次,距今已经三年了。

每一次回家,她都会带上大量的书籍,背得汗流浃背,交给张立。

她说侍奉的小姐对她好,这些书都是她问小姐要的,这是身板儿太弱,背不了太多。

正是这些书,才让张立这三年突飞猛进,最终考上了秀才。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张立已经是秦家的赘婿了。

柳柔儿悄悄站在门后,眼泪汪汪的却又在笑,悲喜交加,低声道:“立哥哥,我听说......”

“听说个屁!”

郭保乾直接摆手道:“老子过来又不是听你们叙旧的,抓人!”

他身后的壮汉正要上前,张立便暴喝道:“我看谁敢!”

这下直接把郭保乾整乐了,他噗嗤笑道:“张秀才,你跟我面前装什么大老虎啊?还谁敢?你被揍了多少次,哪一次敢还手的?古良县都知道你的大名,别强撑着了。”

张立也是颇为无语,原先那个张立也太懦弱了吧,靠挨打都名震古良县了。

郭保乾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你是秀才公,咱也不是不讲道理。”

“柳先勇在我们这里抵押了土地,换了五十两银子,后来我们接手土地的时候,发现那片地早就被抵押出去了,他人也不见了。”

“那片地我们是要用来种棉花的,现在时节也过了,连和秦家布庄的生意都耽误了,损失可不小。”

“今天我听说他妹妹回来了,那正好,他既然不还钱就消失了,我抓他妹妹抵账很合理对吧?”

说到这里,他眯眼笑了起来,啧啧道:“好漂亮的小妹子,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老子呢,可惜了那个小脸蛋儿哟。”

张立回头一看,只见柳柔儿左脸通红,五根手指印清晰无比,已经微微肿起来了。

张立脸色沉了下来,寒声道:“你打的?”

“怎么?你还要打回来啊?张秀才,大家都知道你是张废柴,别装......”

他话还没说完,张立一巴掌已经狠狠拍在了他脸上。

清脆的响声传遍四方,一时间众人都懵了。

“脸皮还很厚。”

张立甩了甩手,道:“手都给我震疼了。”

“你敢打我?你们都愣着干嘛!老子养你们是吃干饭的吗!”

郭保乾大吼出声。

而张立却忽然道:“想清楚再说话,你的棉花是卖给谁的?以后的生意不想要了?”

“秦...嗯?”

郭保乾愣了好几秒,才森然道:“你以为你做了秦家的赘婿,老子就不敢打你了?一个赘婿哪有什么话语权,你在秦家的地位或许连下人都不如。”

“我若是能做主呢?”

“呵!老子给你磕头成不?”

“是吗?”

张立吹了个口哨,道:“小舅子,该你出手了。”

“哎让一让,让一让啊。”

秦敦文这才艰难挤过来,肥胖的身躯一抖一抖的,喘着粗气大声道:“那本少爷能做主吗?”

“小霸王!”

郭保乾脸色顿时一变,惊呼道:“你...你怎么在...”

秦敦文在张立手上吃了亏,又一路坐马车颠簸过来,本来心情就不怎么样,现在可算找到地方发泄了。

他小霸王的本色尽显,肥手在郭保乾脸上轻轻拍着,咧嘴道:“本少爷不能来这里是不?我跟着姐夫回娘家需要你同意是不?”

郭保乾哪里会不认识秦敦文啊,这两年和秦轻音谈生意的时候,这小子都在场。

他谄媚笑道:“哪里哪里,秦少爷言重了,我...我其实就是过来找柳家还债的,和张秀才没关系,哈哈。”

张立冷声笑道:“我记得你刚刚说要跪下?小舅子,告诉他,秦家的生意我能不能做主?”

秦敦文看到了张立的眼色,也配合道:“姐夫当然能做主,现在秦家就是他做主。”

“噗!”

郭保乾直接跪了下来,干笑道:“张秀才大人不记小人过,是郭某失礼了,以后的生意,还请多多照拂。”

说着话,他又苦笑道:“只是刘先勇确实拿了我们五十两银子啊,时节也过了,我们损失恐怕将近一百两。就事论事,还请行个方便,让我把柳柔儿带走。”

张立直接把怀里的一百两银子扔出去,淡淡道:“这个钱我给她还了,一百两,拿着赶紧滚。”

“还不快滚!”

小舅子也耀武扬威吆喝了一下。

郭保乾吓得一哆嗦,捡起钱来转头就跑,丝毫不敢耽搁,这次几乎得罪了东家,他心头正懊悔呢。

张立回头,对着柳柔儿一笑,道:“行了,没事了。”

“对了,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不得等到中秋吗?另外你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张立又添了一句。

而此刻,柳柔儿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颤声道:“我...我家小姐和秦小姐是好朋友,她说秦小姐昨日成亲了,找了个赘婿叫张立...我担心,就想回来看看。”

说到最后,她已经泣不成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