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代王婿

绝代王婿

绝代王婿

来源:网络 作者:洪七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7:32:12

《绝代王婿》是洪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绝代王婿》精彩章节节选:李曼芸大笑,“秦洛,你看看你现在落魄的样子,哪里来的自信问这句话?实话告诉你,现在江家实力已经超过了你们秦家,是江州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连你们秦家,秋池都没放在眼里,你一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让她后悔?!”“我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

在线阅读

男人的脸色,依旧很平静。

他拖着行李箱走向江都大将军谢安邦,依旧忽视了慕秋寒,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末将谢安邦,在此恭迎大人,专程为您接风洗尘……”

谢安邦年龄接近50岁,器宇轩昂,精神饱满,但此时在男人面前,却是低着头,毕恭毕敬。

他话没说完,男人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此次是秘密出行,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行踪?”

“这……大人,是白无常大人给了我们消息,要我们务必保证您的安全。”

白无常,是男人最贴心的管家。

如果是西州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震惊,因为白无常正是新晋西州战神秦无双的心腹!

这个沉默的男人,便是如今国内炙手可热的,西州战神,秦无双!

没有人知道,为何他一个人,会乘坐飞机从西州来到江都。

“我现在叫秦洛,我的任何信息,你们不准外泄,否则,后果你们应该很清楚。至于接风洗尘,免了,我回江都是休养,你们不用再来打扰我。”

男人低声说完,拖着行李箱,径直离开。

旁边的江都城城主萧振东、慕宗南等人,甚至跟他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走了?”萧振东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惊诧无比。

慕宗南却是叹道:“小小年纪,这等气势,当真是无双战神啊!在他面前,我方才,居然感到有些双腿无力……”

谢安邦道:“诸位,现在他叫秦洛,他的消息,绝密。既然他让我们不要打扰,我们就必须遵照,否则,惹恼了他,后果,那可是相当恐怖。”

“西州秦郎,绝世无双;纵横天下,万古流芳!”

萧振东吟诗道,“听闻这是封神令上对他的描述,今日一见,他当得起绝世无双之名,走吧,咱们也撤了。”

萧振东和谢安邦带着部队很快离开。

今晚的行动,是绝密,甚至连这些士兵都不知道,要来迎接的,是哪一位大人物。

停机坪上,慕宗南远远望着远方秦无双消失的方向,出神。

“爹,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呀,连你们都不放在眼里?”

慕秋寒走上来,好奇问道。

“人中之龙。”

慕宗南道。

“我心目中能称得上人中之龙的男人只有秦……嘶,飞机从西州来……爹,难道、难道他是,西州战神秦无双?!”

“……不是。秋寒,咱们回家吧。”

“爹,如果他是秦无双,你能介绍我跟他认识么?我、我好后悔,方才在飞机上,跟他挨着坐呢,忘了要他联系方式……”

“秋寒,忘了罢。你,配不上他。还有,今日之事,不准泄露有关他任何一个字,否则,我们慕家,恐会招来,灭门之祸!”

……

十年生死两茫茫,时隔十年,秦洛再一次踏上了家乡江州的土地。

十年之前,他作为秦家弃子,江家赘婿,被两大家族,无情赶出家门。

十年之后,谁能想到,当初江家人眼中吃白食的窝囊废,会以另一种无上至尊的身份,荣耀归来?

走在江家别墅外的林荫小道上,秦洛的心情五味杂陈。

作为威震天下的无双战神,他这一次回江州的目的,居然是离婚。

上周,刚从西州战场凯旋而归的秦洛,收到江州江家寄来的信。

十年来秦洛第一次收到江州来信,结果,是命令他立刻回江州和有名无实的妻子,江家大小姐江秋池,离婚。

“秦洛,15号之前你若不回江州离婚,江家将登报全城,公布你被江家逐出家门,让你屈辱如狗、身败名裂!”

江家在信上的措辞,咄咄逼人。

今天是15号,也是江家命令秦洛回来的截止日期。

秦洛向京城告假,回来了。

当秦洛踏入熟悉的江家别墅花园时,江家的仆人们,全都瞠目结舌的盯着他。

“秦洛?他居然真的回来了?”

“我还以为他参军战死了呢,最近几年西州兵荒马乱,他居然没有死?”

“死不死没什么区别,现在回江州,他依旧是秦家和江家眼里的窝囊废,和秋池小姐离婚之后,他会过得连流浪狗都不如!”

“是啊,如今的江家,已经是江州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了,连秦家都要仰望,这家伙现在回来,简直自取其辱。咯咯……大小姐就在家里,一会儿有好戏看咯!”

几个仆人当着秦洛的面窃窃私语,一如十年之前,连江家最低等的仆人,也完全没将秦洛放在眼里,肆意嘲讽。

秦洛目光如炬,拖着行李箱走进客厅,刚一踏入,里面两道目光同时投来。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名雍容华贵的女人,一人二十多岁,容貌绝色,冷若冰霜,便是秦洛的妻子,江秋池。

她如今是江州三家上市公司CEO,身家10亿,闻名江州的美女总裁。

江秋池旁边坐着一名打扮精致的贵妇,秦洛的岳母李曼芸,她看到秦洛走进客厅,先是一惊,旋即,脸上露出不屑、鄙夷的神色。

“看来你还是怕江家登报把你休了,让你身败名裂,”李曼芸看到秦洛穿着打扮朴实无华,轻蔑一笑,“出去当兵十年,我看你现在,还是跟以前一样窝囊嘛!”

李曼芸让仆人将拟好的离婚协议拿出来,放到客厅茶几上。

“离婚协议已经拟好了,秦洛,你净身出户,以后跟江家毫无关系。签字!”

指了指离婚协议书,李曼芸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盛气凌人。

自始至终,秦洛没看李曼芸一眼,他目光凝视江秋池,思绪仿若回到十年之前。

十年时光,江秋池变得更加漂亮、更加出尘脱俗了。

依稀记得,当初他们结婚,两人都还未成年,因彼时弱小的江家需要攀附秦家,而秦家也想早日将秦洛这个私生子扔出家门,两大家族,一拍即合。

秦洛和江秋池成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结婚之后,秦洛受到江家所有人羞辱嘲讽,但江秋池倒从未羞辱过他,当然,她也从未和秦洛同床共枕,甚至手都没让秦洛碰一下。

她是江家乃至整个江州有名的大美女,自小众星拱月,成绩优秀,发誓要带领江家成为江州第一大家族,为了家族利益她下嫁秦洛,但她看向秦洛的目光永远带着俯视,以及对卑微的同情。

婚前婚后,他们相敬如宾,甚至生活都没有交集。

这不幸的婚姻,直到秦洛难以忍受江家人羞辱,离家出走。

“这么着急让我回来离婚,你是另有新欢了?”

秦洛盯着江秋池,问道。

“没有。”

“那为何要离婚?”

“秦洛,你是个好人,但,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江秋池起身,目光直视秦洛,高傲道:“我现在是三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每天筹划的是上亿的投资项目。我的生活,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我们现在的身份,云泥之别,已经不合适做夫妻了,离婚罢。”

云泥之别?

好像还真是!

秦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着她:“你确定要跟我离婚,不后悔?”

“哈哈哈……后悔?秋池跟你离婚,普天同庆,怎么会后悔?窝囊废,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

李曼芸大笑,“秦洛,你看看你现在落魄的样子,哪里来的自信问这句话?实话告诉你,现在江家实力已经超过了你们秦家,是江州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连你们秦家,秋池都没放在眼里,你一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让她后悔?!”

“我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

江秋池目光凝视了秦洛两秒钟,俯身将桌上的签字笔亲自递给秦洛,“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吧,秦洛,念在夫妻一场,离婚之后,我会给你10万块补偿费,让你不至于流落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