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齐江冉余鸿兮小说

最新齐江冉余鸿兮小说

最新齐江冉余鸿兮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济海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7:13:30

最新齐江冉余鸿兮小说书名是《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小说精彩试读:一边在心里腹诽余鸿兮这个爹,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亲生的,一边安慰地冲着面容苍白的青年轻轻地叫唤了一声。别听你父亲的,Alpha也是人啊,Alpha就不能生病了?至于那个提案,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修长的指颤抖着,将两支抑制剂握在了掌心里。

在线阅读

“喵呜!”

齐江冉灵活地往侧一跃,避开了余鸿兮的手,亮得像是蓝宝石的猫瞳都被紧张填满了,小心翼翼又满是信任地望着眼神阴冷的Alpha,固执地站坐在他身边。

余鸿兮骨节分明的手死死地攥着拳,因着用力都有些泛白,压在冰冷的地面上,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极力压制自己爆发的信息素。

墨黑的眼眸尽管只装了一只小小的奶猫,却在满目森冷的暗沉中掠过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冉冉……我知道你想陪着我,但是我这样,可能会伤到你的,听话。”

齐江冉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他的话,但是四只小脚脚就像钉死在地面上了一样,一动不动。

他虽然对ABO的世界认知不多,但是也隐约记得,好像不论是Alpha进入易感期,还是Omega进入发热期,都有一种药物叫做抑制剂,可以在没有伴侣信息素的安抚的情况下,让AO平安度过这段时期。

“喵呜!”

所以你既然早就知道自己要进入易感期了,怎么不早点让医生给你配抑制剂呢?你可是少校军衔啊!

齐江冉像是看傻子似的愤愤地看了余鸿兮一眼,终于站起身,一溜小跑,在舱室中的各个橱柜翻箱倒柜起来。

余鸿兮刚缓缓呼出一口气,就听见抽屉和橱柜的开合声,隔着一张床传了过来。

软乎乎的前爪搭在橱柜边缘,齐江冉点着后爪脚尖,毛茸茸的小脑袋使劲伸长了往里探,拼命往一堆衣服底下扒拉。

感觉自己的后爪都要扣进地板,往下抠出一个猫窝了。

全是军装,没有。

全是皮带,没有。

全是猫粮罐头,没有。

齐江冉一个踉跄,从橱柜边缘跌下来,不死心地环视过眼前的一排柜子。

不应该啊,难道连药箱都没有吗?

湖蓝色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圈,终于看到了床边那个小小的床头柜。

小布偶猫一个纵跳勾搭在了最顶上的橱柜拉环上,再踢踏着后爪往后几蹬,终于靠着自己的体重,把那个抽屉打开了能供他钻进去的宽度。

余鸿兮侧着脸,额前的亚麻色碎发都被汗水浸湿了,衬得玉色的面容愈发苍白。

薄唇失了血色,紧紧地抿着,目光落到小奶猫费劲的甚至有些滑稽的姿态上,深不见底的眼瞳却倏然漾起了一层层波澜。

齐江冉粉嫩的小爪子几乎要支撑不住了,他一咬牙,连蓬松的尾巴都绷紧起来往上使着劲,终于拼命一蹦跶,连头带身子,倒着滚进了开了一小半的抽屉里,“哐啷”一声巨响。

粉色的鼻尖正好撞上两个凉凉的玻璃管子。

齐江冉瞳孔一缩,眸子顿时放出了光,耳朵也不耷拉了,赶紧伸着两只前爪捧着玻璃管细细看去。

“Alpha抑制剂”。

他一低头,用小尖牙轻轻叼住一个,迟疑了一下,努了努嘴,把另一根也一起叼上了,刚把半个身子探出去想往外跳,就被抽屉离地面的高度吓得头晕目眩。

他身上的肉敦实,摔一下就摔一下吧,可是嘴巴里那两个玻璃管子不禁摔啊!

小奶猫呜咽出两声委屈难过的奶音,不得已又回到了抽屉里,转过身,后脚先迈出去,再用前爪略略那么一勾边缘,一坨猫饼砸在地上,两个玻璃管子却完好无损地躺在松软白毛覆盖的柔软肚肚上。

齐江冉再次叼起抑制剂,翻身站起来,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余鸿兮飞奔而去。

“喵呜!”

看!我把抑制剂给你拿过来了,你注射下去就不会难受啦!

一面半人高的光屏突兀地在竖在了半空,齐江冉一个刹车不及,险些兜头撞上冷白色的虚幻屏幕。

小奶猫一身毛刚吓得炸成球,猫耳就随着光屏传出来的雄浑嗓音微微抖动了几下。

“今日在帝**部例会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不是跟你再三叮嘱过,不要提交你那个可笑的战略方案给长老会,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光屏上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华贵的皮椅上,刚正的眉目被面上沧桑的皱纹勾画出凛冽的线条,一身军装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功勋章,哪怕没有佩戴象征军衔的肩章,光是这些功勋,就知道他肯定是帝**方的高层。

齐江冉愣住了,他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这个中年男子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停在了光屏后面。

“……父亲,您难道不清楚,如果帝国不采用新的方案,长老会一味主张和谈,只会让星际海盗变得越来越猖狂。”

听到余鸿兮沙哑的嗓音,光屏中的男子似乎极为不满,愈发严厉地喝道。

“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一个Alpha,比Beta还不如!帝国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杞人忧天。下次再让我知道,你违背我的命令,擅自提出什么议案,你就给我从军中立即辞职!”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牢记你自己的身份。还有,长老会的首席昨天刚跟我联系,说是他的小女儿已经到了年纪,你这几天立即赶回帝都。如果能和首席他们联姻,你的这桩蠢事,家族里就不计较了。”

光屏消失了。

轻轻喘着气的青年深黑色的眼眸像是陡然被利刃划过,在一瞬几乎破碎开来,渗出淋漓的鲜血,却被他面无表情地一点点修补回去。

一只白毛都染了一层灰,独有一双猫瞳还是清澈透亮的小奶猫,从那个生满荆棘的地方,一颠一颠地朝他跑来。

像是凤眸中唯一一抹亮色。

“喵呜~”

齐江冉小心翼翼地放下两支抑制剂,用粉红的鼻头拱了拱,将它们挪到余鸿兮手边。

一边在心里腹诽余鸿兮这个爹,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亲生的,一边安慰地冲着面容苍白的青年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别听你父亲的,Alpha也是人啊,Alpha就不能生病了?

至于那个提案,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

修长的指颤抖着,将两支抑制剂握在了掌心里。

齐江冉眨巴着眼眸,注视着青年把抑制剂注射入体内。

“谢谢你……冉冉。”

余鸿兮闭了闭眸子,颈后的腺体中横冲直撞的信息素不仅没有收敛,冷涩的薄荷香味反而更加浓郁了几分。

只是他克制着,一点点收拾着暴虐的信息素,不让它们伤害到眼前晃着尾巴的小奶猫。

“虽然抑制剂对我没有什么用……但还是谢谢你,冉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