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来源:网络 作者:济海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7:21:46

《长官,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小说精彩试读:齐江冉急中生智,一个转身,盯上了摊在余鸿兮腿上的那本书。开始急切的搜索。只见书页的第一行开头,就是:“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梅花状的小爪子“吧唧”一下按上了“冉冉”这两个字。齐江冉生怕余鸿兮没有注意到他,连着“喵呜”了两声。“冉冉?”一根手指轻轻放在了他的爪子旁边。

在线阅读

Alpha?腺体?

像是无数细碎的星辰落在里头的湖蓝**眼闪过些许困惑,齐江冉再三回忆,才从脑海的一个角落翻找出了对这个词的些许记忆。

眼前顿时一黑。

自己怎么会对一个Alpha的腺体产生奇怪的兴趣!

他后知后觉地回想起自己颈后的那两点凸起,哆哆嗦嗦地意识到:自己穿成个能卖2亿星币的稀有物种也就算了,该不会还是个娇娇弱弱的Omega吧!

一手拎着他的青年面容冷峻,薄唇微抿,像是随时会把他丢到地上。

不就是舔了两口腺体嘛!一个Alpha,那么计较干什么?

齐江冉被那双墨色冷沉的凤眸看得心里发虚,半垂下眼帘,讨好地伸出右爪,收起了爪子,拿巧克力色的小软垫轻轻在余鸿兮手背上搭了一下,又蹭了一蹭。

一定是因为这个Alpha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猫咪对猫薄荷就像是瘾君子看见**,根本抵制不了诱惑!

一定不是他的问题!

“喵呜~”

把我放下来吧,我下次绝对不会碰你的腺体了!

后爪着了地,齐江冉这才发现自己腹中饥饿的感觉消失了大半,有些餍足地用爪子揉了两把脸。

余鸿兮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容,只是那双凤眸看向他时,冷色稍微减退了一些。

一面光屏凭空出现在了他们中间。

“少校大人,请问您有何指示?”

“请一位兽医到我的舱室。”余鸿兮垂眸看了一眼趴在他身边好奇地看着光屏的小猫咪,嗓音不自觉地缓和了一些,“我的宠物精神不大好,可能是肠胃出了问题。”

不过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进了舱室。

齐江冉眼见着他从医药箱里取出一大堆瓶瓶罐罐、镊子、针头,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专业的兽医不会看出来他其实是只幻形兽变成的猫咪吧?

小奶猫的眼瞳惊恐地放大了一些,松软的毛发炸成了一个大毛球,踮着步子,一点点往桌子后面退。

尽力中气十足地“喵呜”叫唤了一声。

你看!我其实一点儿也不饿,精神好得不得了,快让这位兽医回去吧!

然而还不等他退后几步,余鸿兮修长漂亮得可以去做手模的手就准确地托着他的小腹,把他捞进了怀里。

鼻尖对准着墨蓝军装,淡淡的薄荷香再次充溢在他鼻尖。

啊!香!

“这只布偶猫可能是在战场上和原来的主人走散了,自己跑到了一辆越野车里,比较怕人。”

清冷的嗓音轻顿了一下,齐江冉确信在某一瞬间,他从余鸿兮平静无波的黑眸里看到了一丝安抚的温和。

“小东西,你乖一些,打完针就好了,好吗?”

兽医戴听诊器的手一顿,惊讶地看了一眼余鸿兮,没有料到这位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的帝国元帅独子,最年轻的少校大人,竟然会对一只小小的布偶猫幼崽这么上心。

检查的动作顿时细致起来。

齐江冉耷拉着耳朵,担惊受怕间终于等到兽医开了尊口。

什么精神萎靡,什么肠胃不适,什么营养不良……

每一个词从兽医嘴里煞有介事地说出来,余鸿兮抚摸着他脊背的动作就愈轻柔一分。

“给他配最好的药物,还有用什么猫粮、营养膏,都劳烦兽医一并开一张单子。”

一面小小的光屏上,五万星币就这么被余鸿兮面不改色地转了过去。

“这只布偶猫还不到两个月,不适合打针,每天定时喂它两颗药就行。”

齐江冉被兽医卡着脖子喂进了两颗药丸,方才吃巧克力蛋糕时的反胃、恶心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兽医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只有仰着脖子拼命吞咽,才能阻止自己把药丸吐出来。

眉清目秀的猫脸都皱成了苦瓜。

“你给他喂的什么药?”

“是……”

齐江冉哑着嗓子,低低地叫了一声。

我好像不可以碰除了信息素以外的食物!

温暖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把药丸吐了出来。

“算了,既然他吃不下药,肠胃不好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我平时喂养的时候注意一点就是了。”

兽医连连称是,临走前,又试探着问了一句:“少校大人,那医药费……”

余鸿兮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示意门口站着的列兵送客。

被这么折腾了一番,本来吃饱喝足了的齐江冉,竟然也觉出几分困倦睡意来。

趴在桌上的小奶猫张口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不忘控制着自己蓬松的尾巴朝着余鸿兮摇了一摇,表达了谢意,随后安静地蜷起身子,眨巴眼睛的速度越来越慢。

舱室里打了空调,还挺暖和的。

齐江冉放松地闭上了眸子,睡意蒙眬间,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开门声,空气中的薄荷冷香渐渐淡去,他便知道应该是余鸿兮有什么军务要处理,出去了。

醒来的时候,他眯着眼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旋即是一大片冷淡的白调灯光,照亮了整间舱室。

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齐江冉在桌沿转悠了两步,跳到了不远处的皮椅上,再往下一蹿,就到了铺着羊毛地毯的地板上。

余鸿兮刚打开门,视线落到布偶猫睡着的桌子上,意外地没有看到憨睡的小毛球,再往前走一步,就听到了一声委委屈屈的“喵呜”声。

齐江冉本来觉得自己现在作为一只猫,没法对余鸿兮的救命之恩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感谢,只有在门口迎接一下,略微表达谢意,结果因为自己身板太小,余鸿兮竟然直接无视了他!

他忍不住探出爪子,往那双擦得锃亮的军靴上扑腾了一下。

别往桌子那看了,我在这儿!

墨色的凤眸掠过一丝惊讶,旋即是一抹淡淡的笑意,洇入了深不见底的深邃眼瞳。

“小东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身形挺拔的青年一手将他从地上捞了起来,关上了门。另一只手上竟然拿着一个小巧精致的小窝!

粉色的,还镶着花边,上面有鱼骨头的图案。

“喵呜!”齐江冉不满地叫唤了一声。

我一个男生,为什么要给我用粉色的猫窝!

就算,就算我可能是个Omega,但我也是个男孩子啊!

可惜,余鸿兮似乎完美地曲解了他的意思。

青年蹲下身子,把那个洋溢着粉红泡泡的窝放在了床头边的地面上,又把他抱着放到了窝里。

“我叫人送了一个猫窝过来,这样你晚上睡觉就不会冷了,喜欢吗?”

齐江冉看在他一番好心的份上,不情不愿地来回踩了几步,唔,材质倒是挺柔软的,暖暖和和,还没有异味。

但是,但是,他不想要粉红色!

“看来你挺喜欢的。”

齐江冉眼巴巴地看着他脱下军装挂上衣架,拿着干净的衣衫进了浴室,终于感觉到了人与猫交流的艰难。

他趴在粉色的猫窝里,忍一时越想越气,忍不住蜷缩起前爪。

不开心,揣手手!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浴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余鸿兮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中裤,规规矩矩的,只有亚麻色的短发还滴答着水珠,碎发湿漉漉地垂在眉宇间,将他玉色的面容衬得格外俊美凌冽。

青年缓步走到书架边上,随手取了一本书,随后便铺好被褥,坐到了床上。

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翻开了书。

书里掉出一把袖珍手枪。

齐江冉愣了一下。

不至于,不至于,我虽然不喜欢这个粉**窝,但是我没哭也没闹,你不至于杀我泄愤啊!

他仰着脸,看着余鸿兮把手枪放到了枕头底下,像是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墨玉般的凤眸笼罩着一层冷冰冰的白光,光与影完美地刻出他俊美立体的五官,却莫名透着一股落寞孤独。

齐江冉怔忪许久,才慢慢回过味来。

一个人睡觉前还要在枕头底下藏手枪,还做得仿佛吃饭喝水那样习惯,得是经历过多少难以想象的危险。

就好像自己穿越过来之前,每天在医院病房里看到厚厚的诊疗单子,晚上睡觉都要握着一瓶药,才能勉强睡去。

虽然嘴上不说,甚至还能笑着安慰家人,但他其实是很没有安全感的。

余鸿兮……虽然看着冷冰冰的,但是,应该也跟他一样吧?

好吧,粉红色的猫窝就粉红色的猫窝,他不计较了。

齐江冉犹豫了一下,从猫窝里站起身,冲刺两步,爪子勾着床单,挣扎着爬上了余鸿兮的床。

再一跃扑进他怀里。

“喵呜。”

你不是刚把我捡回来嘛,我陪着你啊!

翻着书页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缓缓地抚摸上他的耳尖。

“小东西,怎么不在猫窝里好好睡觉?”

“喵呜!”

还不是看你一个人看书,冷冷清清的!

齐江冉摇头晃脑地来回蹭着余鸿兮的掌心,直到捕捉到了青年薄唇边的一点弧度,才满意地从他怀里跳出去。

一门心思地往枕头底下钻。

正经人哪里会在枕头底下藏手枪呢!这个习惯不能有!

余鸿兮半是惊讶,半是好笑地看着比自己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布偶猫,吭哧吭哧从枕头底下翻出了那把袖珍手枪。

又好像看到什么敌人似的,连扑带踹把枪弄下床。

跟一个立了功的士兵,耀武扬威地炸着毛,重新爬到了他怀里。

唇角抑制不住地勾起一抹浅笑。

“你不喜欢那把枪?”他顿了一顿,听见怀里的小猫仿佛通人性地朝他叫了一声,“要不今晚给你取一个名字吧,你觉得好不好?”

取名字?

齐江冉一时间眼睛也不眯了,爪子也不踩奶了,心中警铃大作。

别看余鸿兮看着人模人样的,待会取出来的名字不会是什么“咪咪”、“小白”之流吧!?

粉色的猫窝尚且能忍,他绝不允许自己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名字!

“小东西,叫你什么好呢?”

齐江冉急中生智,一个转身,盯上了摊在余鸿兮腿上的那本书。

开始急切的搜索。

只见书页的第一行开头,就是:“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

梅花状的小爪子“吧唧”一下按上了“冉冉”这两个字。

齐江冉生怕余鸿兮没有注意到他,连着“喵呜”了两声。

“冉冉?”

一根手指轻轻放在了他的爪子旁边。

“你喜欢这两字?”余鸿兮把小猫抱了回去,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低笑一声,“那好吧,你以后就叫冉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