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主角是陈北伐林傲雪小说

主角是陈北伐林傲雪小说

主角是陈北伐林傲雪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恰同学少年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6:45:11

主角是陈北伐林傲雪小说是《一世枭雄》小说精彩试读:王姐笑道:“老陈,话不能这么说,你辛辛苦苦把他们养大,这只不过是让他们还一点儿利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呵呵。你说的太对了。明天晚上,咱们这样——”陈有德阴冷一笑。“别忘了,多找几个人,以免出什么意外。”“三哥,你真是神了。”“那老畜生果然没跑路,现在在南区的一个地下赌场。

在线阅读

然而,一个清脆的声音让陈北伐顷刻间煞气尽敛。

“哥,我们去哪?”

“先去你六哥那!”

说着,陈北伐拨通一个电话。

“老六,两件事。第一,立刻找个房子,今晚就要住!”

他犹豫一下,看了眼陈曦,道:“第二个事——见面再说吧。”

“啥?找房?三哥,那老混蛋是不是又作妖了?”

电话里传出一个充满着雄性荷尔蒙的骂咧音。

“他***鸡腿,照我说,喊上哥几个,带上家伙什,二话不说直接把那老混蛋按在地上摩擦,然后一不做二不休,一脚扫地出门,咱还用花这冤枉钱租房?”

老六浪笑道。

“嘿嘿。有这钱,出去打野鸡它不香么?”

老六,本名杨六两,跟陈北伐一块光*混大的兄弟,人有点混,性格冲动,喜欢打架,但很仗义。

上学那会儿,陈北伐、杨六两等九人,臭味相投,义气使然,磕头拜了把子。

陈北伐排行老三,所以都叫他三哥。

当年,老六为了争抢小女友,暴揍了一个富家子弟被学校开除,从此混迹社会,手下有几个小弟,在道上也算小有名气,多少有点关系。

陈北伐心中一暖,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笑骂道:“少特么**,赶紧办正事,不然小心老子废了你。”

“嘿——得嘞,一个小时要搞不定,不用三哥动手,我自个把脑袋扭下来给您当球踢。”杨六两道。

“好。我和小妹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陈北伐骑着小电驴带陈曦出发。

半小时后,来到约定地点。

不远处,一个比陈北伐略低嘴里叼着一根红塔山穿着花裤衩花背心人字拖的健壮青年,呲着牙冲陈北伐招手。

“三哥,搁这呢?”

杨六两笑哈哈的上前,从兜里掏出一包硬中华,道:“哥,来根华子?”

陈北伐一眼瞥见,硬中华里面装的都是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没好气道:“你丫还这么骚!”

但心中却是一阵感动。

为了给小妹治病,老六二话没说,将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还借了一屁股债,没钱买烟,只抽红塔山,没钱吃饭,每天吃泡面。

陈北伐拍了拍杨六两的肩膀,“兄弟,谢了!”

“三哥,你打我脸是不,咱过命的兄弟,需要说这?”

“淡了,兄弟感情淡了——铁锹,我铁锹呢。”

杨六两一脸痛苦,扭头就找铁锨,要挖个坑把陈北伐埋了!

“行了,别演了。”

陈北伐没好气的道:“房子找好没!”

“嘿,三哥放心。早搞定了!”

很快,三人来到一个农家院,相当之破。

杨六两傻眼,嘬着牙花子骂道:

“大龙这个王八羔子,办事也忒不靠谱了。看我回去怎么**他!”

他看向陈北伐,讪笑道:

“嘿。三哥,要是看不上的话,就再等两天,换个条件好点儿的。”

陈北伐道:“房子虽然旧了点儿,但还算宽敞,环境也算幽静,挺好的,就这吧。”

开始大扫除,陈北伐主内,收拾房屋,杨六两主外,打扫庭院。

一个小时后,小院焕然一新,干净整洁。

夜色降临,陈北伐出去置办一些床单被褥以及简单的日用品。

杨六两拎回来几个卤菜和一件冰镇啤酒。

月光下,小院中。

三人围桌而坐,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二人互爆当年黑料,变着法的逗陈曦开心,欢声笑语不断。

陈曦困了,回房睡觉。

她一走,小院的气氛,立刻沉重下来。

“三哥,咱妹的眼睛——”

当着陈曦的面儿,老六一直没敢多问,差点儿憋出心脏病。

陈北伐沉默片刻,声音低沉而沙哑:

“陈有德那个混蛋,把小妹的眼角膜挖去——卖了!”

“什么?”

杨六两一愣,然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气的眼睛几乎要喷火。

“玛德,这老东西太特么畜生了,简直不是人,这次绝对不能轻饶了他!”

陈北伐眼里爆闪过一丝冷电:“这就是我找你的第二件事,找到陈有德,为小妹报仇!”

“好。我这就回去让道上的兄弟去人肉这老畜生。玛德,找到他,老子非**他不可。”

杨六两怒气冲冲的离开。

与此同时,仁和医院。

病房,一名西装革履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望着面前一群教授医生,像熊小孩一样道:

“玛德,快说,到底能不能治好?”

周君豪,周空的父亲,君豪酒店的老板,为人心狠手辣,是个狠角色。

他在龙江有些人脉,黑白两道通吃,许多道上的大哥见到他,都要尊称一声周爷。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教授抹着冷汗,小心翼翼的道:

“周爷,令公子的病,在整个医学史上都很少见。我们这——治不了!”

中年男子怒喝道:“一群**,都给老子滚出去!”

老教授坑都不敢吭一声,带人匆忙离去。

周空绝望大叫。

“爸,我不要一辈子都躺在床上,我不要做太监——”

“空儿,不要担心,爸立刻把全国最有名的权威专家都给你请来,一定能治好你。”

周君豪道。

“空儿,告诉我,是谁伤的你?我杀他全家!”

“陈北伐!”

周空恶狠狠的道:

“爸,我要亲手打死这个小**!”

“好,爸答应你!”

周君豪点头,而后看向一个身材魁梧眼神阴冷的中年男子,吩咐道:

“老鹰,找到这个陈北伐!”

“是,老板!”

老鹰恭敬点头。

他是周君豪的心腹,过去是个**不眨眼的雇佣兵。

——

深夜,农家院。

陈北伐盘坐在床上,掏出剩下的半粒灵丹,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吞了下去。

天魔诀邪恶霸道,必须以灵丹筑基,否则可能爆体,九死一生。

为救小妹,哪怕九死一生,又能如何?

陈北伐丝毫不后悔。

灵丹入体,化为一股热流,游走全身,剔除杂质,洗精伐髓,淬炼体魄。

不知不觉间,他进入一个蜕变进化的过程。

耳聪目明,感知敏锐。

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眼前,清晰太多。

他能听到很远处的虫鸣私语,能看到过去看不到的细微生物,方圆二三十米外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只可惜,只有半粒灵丹,药效不足,蜕变的不够完美与彻底,埋下隐患。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

“虽有缺憾,却也够了。”

陈北伐心胸豁达,没再多想,立刻开始修炼。

他一刻都不想让小妹多等,哪怕明知凶残无比,九死一生,也毅然选择了天魔诀。

不过,在修炼之前,他觉得有必要先稳一手,仔细将记忆梳理一遍,选择了鬼医门祖传的炼气法先打打基础,然后再修天魔诀。

天魔为主,炼气为辅。

兼修两门功法!

鬼医老祖若知道陈北伐这样野蛮修炼,棺材板肯定压不住,会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小子,你特喵作死啊。

因为,这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打坐,冥想,吞吐气息——

不一会儿,体内出现一股热流,游遍全身,最后归于丹田。

“这是——真气?”

万里长城第一步!

陈北伐修炼出人生中的第一缕真气,非常激动。

很快,他收敛心神,逐渐进入一种奇异的修炼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尖叫将陈北伐从修炼状态中惊醒。

“啊——”

陈曦从噩梦中惊醒。

“哥,我又梦到他了,他逼着我嫁人,我不嫁,他就打我,给我灌药——”

陈曦躲在陈北伐怀里哭的泣声,吓得瑟瑟发抖,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陈北伐抱着小妹,无比心疼,安抚着陈曦的情绪。

“小妹,不怕。有哥在,没人再能欺负你。”

“真的么?”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有哥在,我就不怕。”

陈曦乖巧点头。

她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陈北伐为她盖好毯子,道:“乖乖听话,快点睡吧。明天给你做好吃的。”

“哥,不要走。我怕——”

陈曦忙抓住陈北伐的手,因为害怕,她小手冰凉,止不住的颤抖。

“哥,我一个人不敢睡,你——陪我睡好不好?”

“小熙,你现在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能让哥哥陪你睡?”

陈北伐笑道:“不过,哥可以看着你睡!”

他搬来一张凳子,坐在床边,任由陈曦拉着他的手,待她熟睡,方才起身离去。

走出门,陈北伐眼中爆闪过一抹冷电。

这一切都是陈有德那老东西造的孽,只有让那老东西彻底消失,小妹才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接下来两天,陈北伐在家陪小妹,其他时间,全部用来修炼。

杨六两发动道上的关系,同时让他的几个小弟四处打探陈有德的下落。

可陈有德却像人间蒸发一般,没有半点儿消息。

杨六两怀疑,陈有德可能卷钱跑路了,离开了龙江。

陈北伐却觉得,陈有德不可能跑路,他一定还在龙江。

陈北伐提醒杨六两。

“这老东西嗜赌如命,多留意一下龙江的地下赌场——”

这天晚上,十点。

陈有德拎着半瓶茅台,醉醺醺的龙江南区一家洗脚店,一边走一边骂道:

“玛德,这两天真是走背字,居然连一把没赢,真特**日了狗了。”

“哼,有俩骚钱,就去赌!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洗脚店老板娘王姐走出来,瞥了一眼陈有德,脸上带着怨气。

她化着浓妆,四十多岁,颇有姿色,眼神很精明。

“玛德,老子有钱,你管得着?”

陈有德骂咧道:“少特么废话,快给老子打洗脚水去。”

“哼,想洗自己打,老娘可不伺候!”王姐冷哼道。

陈有德恼羞成怒,“你特么说什么?不伺候?你身上穿的名牌衣服,手上戴的翡翠镯子,哪一个不是老子掏钱买的,你让老子自己打洗脚水?”

她是陈有德的姘头,上次在医院打电话说急需一对新鲜眼角膜的人,就是她。

“哼,看在钱祖宗的份上,老娘就再伺候你一次!”

王姐回屋打了一盆洗脚水,为陈有德脱鞋泡脚。

“巴适!”

陈有德泡上脚,舒服的闭上眼睛,道:“来,给老子捏捏!”

王姐犹豫一下,蹲下来为陈有德洗脚按摩。

“老陈,听说这两天你家那小崽子四处托人找你,该不会要找你报复吧?”王姐道。

“报复?”

陈有德睁开眼睛,不屑冷笑:“哼,就他,也敢报复老子?”

王姐担忧道:“老陈,可不敢大意。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咱把那*丫头的眼角膜卖了,他们兄妹感情那么好,万一那小崽子一怒之下,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那就不好了。”

陈有德冷笑道:“我是他老子,他敢?”

王姐道,“这可说不好。前几天新闻报道,一对二手夫妻,男的为了拆迁款,趁他媳妇儿睡着,**分尸,丢到化粪池了?你不怕,我还怕呢?”

她想了一下,又道:“老陈,那小崽子会不会冲着你的钱来的?要不,你把钱先放我这,等过了风声再说?”

“放你那?绝对不行。”

陈有德眼里划过一抹冷笑,他的钱,怎么可能放到别人口袋?

哪怕姘头都不行,想都别想。

“老陈,你什么意思,还怕我黑了你的钱不成?哼,这两年,我算是白跟你了,这点儿信任都没有!”王姐生气道。

“嘿嘿。宝贝儿,你别误会。那小崽子我最了解,别看斯斯文文的,但骨子里可有一股子狠劲儿,万一他盯上你,岂不是很危险?再说,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到伤害?”

说着,陈有德拉着王姐就往怀里搂。

“死相,算你会说话!”

王姐知道陈有德要干什么,顺势倒入他怀中,两人一番激情。

王姐叹道:“唉。没钱愁钱,现在有了钱,总被人惦记着,心里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陈有德点了一根烟,沉思片刻,眼里闪过一抹阴冷,“你想不想再赚一笔?”

王姐皱眉,“什么意思?”

陈有德阴冷一笑:“你去联系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人需要新鲜的眼角膜,心肝肾之类的。”

“你的意思是先下手为强,将那小崽子——”王姐眼睛一亮。

“哼,敢打老子的主意,那就别怪老子狠了。”陈有德残忍笑道。

王姐笑道:“老陈,话不能这么说,你辛辛苦苦把他们养大,这只不过是让他们还一点儿利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呵呵。你说的太对了。明天晚上,咱们这样——”

陈有德阴冷一笑。

“别忘了,多找几个人,以免出什么意外。”

——

次日晚上,杨六两打来电话。

“三哥,你真是神了。”

“那老畜生果然没跑路,现在在南区的一个地下赌场,我在这盯着,你快过来,堵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