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一世枭雄

一世枭雄

一世枭雄

来源:网络 作者:恰同学少年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14 16:56:24

《一世枭雄》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一世枭雄》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那破碎的玉射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一闪而逝,飞入了陈北伐眉心。医院。“这小崽子还真凑了十万?”陈有德惊着了。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孩儿,他阴冷一笑:哼,这么多钱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还不如老子买几身好衣服,打几斤好酒,潇洒快活几天呢?”

在线阅读

何子清二十五六岁,长相美丽,气质高贵,又很性感。

尤其那种成熟的气息,让人痴迷,难以拒绝。

但陈北伐却是抓住了何子清的手。

“清姐,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何子清一撩秀发,眼神幽怨:

“北弟,难道姐姐不美,不够漂亮么?”

“清姐很美,很漂亮。我也希望清姐能够幸福快乐。但是——”

若换个时间节点,陈北伐肯定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但现在小妹还在医院生死未卜,他心急实在没这个心思。

“没有但是。”

何子清在陈北伐耳边吐着热气,幽怨道:

“北弟,姐姐喜欢你,你是姐姐唯一不排斥的男人。”

“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姐姐,就当这是一个交易。”

“我——”

陈北伐犹豫。

一次十万!

还是个美艳高贵的女人,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猪都不信。

何子清眼神妩媚的望着陈北伐,非常迷人,娇笑道:

“北弟,你嘴上说不要,可身体却很诚实呢?”

何子清主动出击,吻向陈北伐的嘴,丝毫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我说姐姐,什么事这么着急,让你连门都没空关——”

屋外传来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声音。

一个年轻时髦长发美女走进来,看着陈北伐和何子清,愣了一下,叫道:

“哇,难怪这么猴急,门都不关!”

叶子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出薯片和瓜子,姿态慵懒,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冲二人眨了眨眼,笑吟吟道:

“你们——继续,我观战!”

何子清脸色绯红,却是落落大方,娇哼一声:“哼,才不让你这只狐狸占便宜呢?”

她看向陈北伐,柔声道:“北弟,快走,可别让这小妖精惦记上了。”

霎时间,陈北伐感到一阵羞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子珊却是妩媚一笑,道:“哟。你们这是梅开二度,上一盘刚完事儿?清姐,老实交待,昨天怎么样?”

“别闹。”何子清狠狠剜了叶子珊一眼,脸颊绯红。

陈北伐一阵无言,觉得相当“羞耻”。

很想掉头就走,但他又不能。

而这时,何子清接到一个电话。

“什么?我爸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好好好,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何子清拉着叶子珊匆匆离开别墅。

陈北伐很想喊住她,问一下钱的事儿,却没能开口,默默关好别墅的门,转身而去。

半道,何子清接到母亲电话,父亲手术顺利,已度过危险期,没啥事了,不要担心。

何子清松口气,忽然想到陈北伐,自责道:

“哎呀,我这一急,怎么把北弟给忘了?”

叶子珊也放下心,八卦道:

“姐姐,小哥哥那么霸气,到底咋样?”

“起初,他拒绝了我!”

何子清说道,嘴角却扬起一丝笑意。

叶子珊显然不信:“切。吃了独食,还不承认?鄙视你。”

“不信拉倒。”何子清道:“没开玩笑,他真的拒绝了我!”

“真的?我怎么那么不信,不会是故作姿态,装纯情吧?”叶子珊道。

“绝对不是。”

何子清肯定道:“真的,还是装的,从他眼神,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天哪,他、他居然拒绝了美貌、气质并存于一身的何大美女?”

叶子珊惊呼:“清姐,他身体是不是有问题,那方面不行?”

何子清翻白眼:“你觉得呢?”

叶子珊道:“看着不像。”

何子清正色道:“狐狸,我觉得北弟一定遇到了什么事,你帮我查一下。”

“北弟?哇,叫的好肉麻啊,受不鸟了。”叶子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何子清幽幽一叹:“现在这社会,能经得住女人诱惑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叶子珊眨了眨眼,清纯妩媚,非常动人。

“清姐,要不,你把这只三条腿的**让给姐们儿吃一口呗。”

“哼,想得美!”

“小气包!”

——

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下,陈北伐犹豫再三,拨通“老婆”林傲雪的电话。

林傲雪语气很不耐烦:

“说!”

陈北伐咬牙道:

“有容,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放心,我打欠条,一年之内,我保证还你!”

“哼,刚拿走三十万,现在一张嘴又要十万?你当我家开慈善机构的啊。”

林傲雪冷笑:“陈北伐,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别以为结了婚,你就可以上纲上线。”

“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工具人——”

林傲雪不耐烦的挂断电话。

陈北伐彻底绝望!

深夜十二点。

伤心酒吧门口,一个地摊引起围观。

摊前一块牌子写着——人肉沙包出气筒。

一拳五十!

上不封顶!

出气为止!

“一拳五十块,随便打?”

“万一一拳把你打死了,算谁的?”

——

“打死我,一分不收!”

摊主是个二十出头的瘦削青年,眼神深邃。

“玛德,老子刚被一个绿茶*上了颜色,心里正憋火,来二千块钱的——”

一个青年举拳就向陈北伐打去。

砰!砰!砰!

拳拳到肉!

陈北伐也就一平常人,肉血之躯,没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哪能承受“醉汉”的发泄力道?

他浑身疼痛,却只能咬牙忍着,摔倒后,再爬起来,等着挨打。

“大爷的,老娘那个奶狗男友前不久跟一个五十多岁的富婆跑了,正愁没地方发泄——”

“你要是能让老娘爽了,老娘给你一万!”

“玛德,老子媳妇儿被她公司狗老总潜规则,可为了生活,只能憋着,真是难受的一匹。来五千大洋的发泄一下。”

“——”

来伤心酒吧的,大多生活不如意。

有被甩的,被绿的,被上司穿小鞋,被领导刁难的,生活压力大的等等,靠借酒发泄,远远不够。

很快,两三万到手。

但陈北伐却浑身是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他义无反顾,没哼一声。

一切!

为了小妹!

“让开!”

一群青年男女出酒吧走来。

C位是一个寸头青年,名叫周空,家里开酒店的,有点小钱,人称空少。

“哟,这不是当年不怎么见学习但逢考必第一的‘考神’陈北伐么?”

“怎么?被林家赶出来了,跑这卖身挣钱了?”

周空眼神不屑。

陈北伐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一个貌美如花的长发美女身上,眼里闪过一丝伤感与愧疚。

“小蝶——”

步小蝶,陈北伐谈了五年的女友。

从高三到大四,也算是青梅竹马,却在不久前分手。

“别叫我的名字。因为,你不配!还有,这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步小蝶看到陈北伐,像是看到**一样,眼中满是嫌恶与冰冷。

她挽起周空手臂,冷笑道:

“呵呵。丢了一摊臭**,找到一个金镶玉。陈北伐,我这还要多谢你呢?”

“——”

陈北伐揪心的痛。

分手原因,他从没解释过。

就算解释,能改变什么?

陈北伐心情极差,转过身,想收摊走人,但他——不能。

步小蝶冷笑:“你很缺钱?”

陈北伐停下脚步,犹豫一下:

“十万!”

“哈哈。本少爷啥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钱!”周空大笑上前。

“跪下,我给你十万!”

陈北伐犹豫片刻,咬碎牙齿,缓缓转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当着前女友的面儿,跪在她现男友的面前,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屈辱!

憋闷!

但为了小妹,他将尊严踩在脚下。

“哈哈,哈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向宁折不弯的硬骨头陈北伐,居然像狗一样跪在我脚下?这感觉真是爽爆了。”

周空大笑,一口浓痰吐在地上:“把这口痰舔了。十万,立刻到账!”

陈北伐紧握拳头:“周空,你太过分了。”

“想要钱,就乖乖的舔干净!”步小蝶冷笑。

女人一旦变心,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啧啧。有骨气,但这年头,那二两骨头有毛用,能值几个钱?”

周空冷笑:“不舔也可以。自己敲断自己一条腿,钱照样给你。可你够血性么,你敢么?”

陈北伐犹豫一下,盯着周空:“当真?”

周空冷笑:“在场的,做个见证,他做到我不给钱,你们打死我!”

“好!”陈北伐咬牙,腿翘在台阶上,一砖拍了下去。

咔嚓!

骨头断了。

陈北伐疼出一脑门冷汗,浑身剧烈抽搐,他却咬牙,一声不吭。

我去,对自己都这么狠,真特么是个疯子!

众人都惊傻了。

一时间,四周静悄悄,如若坟地。

陈北伐盯向周空,嗓音低沉而沙哑。

“给钱!”

周空缓过神,望着陈北伐,阴冷一笑,装傻道:

“钱?什么钱?我不知啊。”

“周空,你——”

陈北伐怒火中烧,恨不得**。

他看向众人,道:“他们都可以作证!”

“他们都可以作证?”

周空冷笑,扫视全场,话中带着威胁:“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出来作证,我不会为难你们的。不过,你们要是昧着良心作伪证,可别怪我周空不客气。”

“——”

四周噤若寒蝉,没一个人敢吱声。

周家空少,他们招惹不起。

“你、你们——”陈北伐眼睛都红了。

“**!”

周空不屑一笑,对步小蝶道:

“宝贝儿,看到了吧。这种人为了钱对自己都这么狠,还有啥事他干不出来?呵呵。过去他对你好,只是为了图你的钱和馋你的身子,懂?”

步小蝶冷笑:“过去我真是瞎了眼,真心喂了野狗。”

周空道:“宝贝,这不是为你出气了?呵呵,瘸了一条腿,工地搬砖都没人要,只能去要饭,这惩罚够不够?”

“还不够!”步小蝶冰冷的道。

“不够?”

周空阴冷一笑,捡起一块板砖,拍在陈北伐头上。

砰!

头破血流!

陈北伐倒在血泊之中。

“陈北伐,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拍你一次。”

周空搂着步小蝶,在一阵哄笑声中,一群人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路边一辆保时捷摇下车窗,露出一张绝美容颜。

“小姐,姑爷他——”

“你眼花了。他怎么可能是我们林家的姑爷?”

“开车,走。”

摇上车窗,绝美女人语气冰冷的道:

“水伯,立刻给他转账十万,让他以后少在外面丢人现眼!”

顿了一下,又道:“记住,不要用我们的账户。”

“还有,找人把他丢医院去!”

——

陈北伐意识陷入黑暗前,一个动听悦耳的方言播报声响起:

“您的支付宝收到十万元!”

他精神一振,强忍着头晕眼花,摸到手机,也顾不得谁转钱给他,立刻将手术费转给了陈有德。

小妹病情耽误不得,早交钱,能早安排手术,就少一分危险,多一丝希望。

转账结束的一刹,他如释重负,两眼一黑,倒入血泊,彻底昏死。

咔嚓——

陈北伐脖子上的一块玉碎在地上,浸在鲜血中。

谁都没有注意到——

那破碎的玉射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一闪而逝,飞入了陈北伐眉心。

医院。

“这小崽子还真凑了十万?”

陈有德惊着了。

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孩儿,他阴冷一笑:

“哼,这么多钱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还不如老子买几身好衣服,打几斤好酒,潇洒快活几天呢?”

嘟嘟嘟——

电话响起,传出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老陈,好消息。我这有个出手阔绰的大客户,急需一对新鲜的眼角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