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主角是楚锦尧御裴青小说

主角是楚锦尧御裴青小说

主角是楚锦尧御裴青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宝宝洋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1-14 11:47:06

主角是楚锦尧御裴青小说精彩试读:“丁管家这可怎么办,老王爷临走前特意交代不准让任何人来府打扰夫人的,这太子也就算了,怎么还让庆王殿下也进去啊!”管家旁的家丁王小,看着楚锦尧的人正将带来的厚礼一箱一箱地往里面搬,顿时急的火烧眉毛。管家却捋着胡子,叹了口气道:“这位庆王殿下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万一惹到了他,虽没什大事,怕也是会给镇北王

在线阅读

彩云领命后,先是安排了几个侍女去御裴青将要住的潇湘院添置点东西,自己则去准备楚锦尧几人的晚膳,一时间房内就剩下了三人,楚玉清觉得气氛太过死板便客套地聊了起来,楚锦尧一直在旁听着也没说话,只是独自喝着杯里茶,眼神却也不由得往御裴青多瞟了几下,倒像是在打算着什么。

按理说前世临死前御裴青说从未爱过自己甚至为了楚钦离逼死了自己,楚锦尧应当将御裴青恨之入骨,很不得将他剥皮抽筋。

可现在细细想来,也有些疑惑,为何御裴青能把朝夕相伴的那几年的情分全部抛诸脑后,倒戈投靠了楚钦离,为了那德不配位的狗太子?

楚锦尧忽然察觉到御裴青一切的改变都是从老王爷死之后慢慢变了的,难道老王爷的死因另有玄机?难不成当初母妃突然被赐死是因为…不可能啊……

楚锦尧意识到自己舍不得杀御裴青竟然到现在了还为他辩护,心里自嘲了一下,也是,自己与他相伴几年的情分并无半分假,要说能毫不在意地杀了御裴青那定是骗人的。

想着想着楚锦尧就开始不自觉的咬起了茶杯,以至于没察觉御裴青正在旁边注视着他。

楚玉清循着御裴青的视线望去,见楚锦尧眼神迷离地发着呆,心里叹了口气,楚锦尧这是从小到大的坏毛病又犯了,一想事情就喜欢咬杯子,他清咳了一声:“此前镇北王府是我督造的,前几日的雷雨天,谁知那屋檐居然被雷一劈就垮了,现在连累世子住在锦尧这,实在是有愧。”

御裴青道:“三殿下言重了,庆王这也并无不好。”

御裴青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桌面,脸上并无什表情,楚玉清实在看不透他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楚玉清道:“到时世子若是有什么要添置的就尽管开口。”

御裴青道:“并无要物。”

御裴青言语极少,饶是楚玉清这和煦温雅的性子,也难以与他沟通,楚玉清求助般的转头看向楚锦尧,却发现他还在发呆,只好偷偷碰了碰楚锦尧的胳膊,后者像刚睡醒似的才反应过来。

楚锦尧:“嗯?世子不嫌弃便好”

御裴青:“.......”

楚玉清:“........?”

房内一时寂静无声,楚玉清也不知从何开口,幸好这时彩云来敲了敲敲门,说道:

“殿下,晚膳已经备好。”

楚玉清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先去用晚膳吧。世子请—”

御裴青道:“殿下先请。”

三人齐齐起身往饭厅走去,金丝楠木的八仙桌上早已摆满了热气腾腾的各色佳肴,仔细看向那些菜,竟是荤多素少。

动筷前楚玉清也不忘客套两句,“还请世子莫要嫌弃这饭菜。”

御裴青淡淡说道:“三殿下太过客气,随意称呼就好。”

楚玉清心里一喜,这小世子总算是肯亲近了些,“那就依着表字叫你若华可好?”

“自然可以。”御裴青有一搭没一搭的接两句,眼神却不经意间瞟向一旁已经默默地往嘴里送着各种荤食的楚锦尧。

御裴青道:“多吃点素菜。”

御裴青用着无奈的口气一边说着一边往楚锦尧碗里夹了些小青菜,而楚锦尧也习惯性的把菜扒进嘴里,所有举动都如行云流水般没有丝毫违和之处。

楚锦尧方才反应过来,有些吃惊的望着御裴青,而楚玉清面露疑色,左右打量着两人,见御裴青神色还是平淡的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也没多问,只是淡笑着他说道,“锦尧从小没规矩惯了,我们也动筷吧。”

楚玉清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夹了些小青菜给楚锦尧:“锦尧从小就不爱吃素菜,若华怕是也看不过去了。”

御裴青冷然道:“在军营时就有将士不喜吃素,经常患病,便也习惯提点了。”

原来是这样,楚锦尧心里松了一口气。

遥想起前世自己老生病,御裴青总觉得是不吃素菜的原因,每每用膳时老夹些素菜,强迫他吃,要知道让他吃素跟让他喝药没甚区别,但横竖也拗不过御裴青,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楚锦尧低垂眼帘,睫毛在如玉的面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他突然放下碗筷,语气十分不客气地对御裴青说道:

“多谢世子,可在下是真不喜食素,下次还是莫要给我拣菜了。”

楚锦尧说着就觉得这气生的没来由,有些懊恼,也不知怎么接茬,于是摔下筷子就走了,楚玉清看着楚锦尧离去的背影有些微楞,觉得自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转头赔笑道:“我这五弟从小就被惯坏了,没有规矩,还请世子莫要往心里去。”

御裴青闭目,轻轻吐出一口气,睁开双眼,又是一派平静神色,“无妨,是我多事了。”

楚玉清干笑道:“世子不在意就好,那就好.......”

楚玉清面上无话但深觉奇怪,楚锦尧平时性格脾气都格外收敛,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当着面给人难堪,加上两人刚才似是相熟的举动,真叫他匪夷所思......

总之这顿晚膳吃的是格外尴尬,真怕到时候这小世子笼络不成还反遭他嫌啊!楚玉清心里不自禁的将楚锦尧数落了一通。

“若华用完晚膳还是早些休息,明日还得随我们去宫内赴宴,我这就告辞了。”楚玉清现在只想赶紧离开,但临走前还不忘吩咐彩云道:“彩云你且替锦尧好生安排好世子”

彩云郑重道:“是,奴婢定会照顾好世子。”

御裴青道:“那三殿下我们明日再见。”

御裴青与楚玉清作别之后,就被彩云和两个侍女领着去了已经布置好的潇湘院,一行人一路无话,安静的只有几人的脚步声。

彩云带路前偷偷观察了这位传说中的小世子,她深谙御裴青眼眸深邃相貌堂堂,且身材高挑伟岸,一眼见着就是按他家王爷的喜好长得。

然后又回想起下午楚锦尧刚见着御裴青时,眼睛都直了,彩云实在有些想不通他家王爷怎么会在晚膳时对着人家大发脾气,难不成是为了故意引起世子的注意?哎,真搞不懂,看来还是话本子看少了。

彩云默默地想着,突然灵光一闪,想给自家王爷探探底,于是主动寻个话茬想看看御裴青的反应,“世子没有想问的?”

御裴青正色道:“该问什么?”

彩云有些唯唯诺诺:“这...来王府的客人都会问,为何我们庆王府中没有姬妾...”

御裴青略一沉吟,“他喜男色。”

“.......”

彩云当即脸就红了,尴尬地就想找个洞钻进去,原来御裴青早就看出来了。

简单的几句之后,就再也无话,突然御裴青停下脚步,对彩云说道:

“你送到这里就可。”

“这两位是安排照顾世子的侍女,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御裴青摆了摆手,道:“不必了”

彩云面露难色,“这...殿下若是知道会怪罪奴婢的”

御裴青道:“我自会解释”

“是,世子如果有任何事尽管吩咐彩云。”说完就小步飞快,带着两人识相的告退了,她可巴不得赶紧离开,刚才实在太糗了。

御裴青见潇湘院只剩下了他一人,微微仰首唤了句:“凌枫。”,话音刚落,一个青色的身影就从院落一处假山后冒了出来,“属下在”

“去宫里,给父亲带句话。”

——

楚锦尧晚膳过后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里,就连戌时彩云要进来侍候他睡前洗漱也恍若未闻,他随意踢了鞋子就往床上一躺,随后便紧紧闭上了眼——

前世的天楚三年,楚锦尧刚满十八,也是楚皇楚屹安刚夺位坐江山的第三年,朝局不稳,边关动荡,镇北王御荪作为扶持楚屹安上位的得力干将,在平定边地蛮族后带着全家回朝封赏,楚屹安更是大手笔的在宫内设宴三天庆贺。

那几日的镇北王府上可谓是门客络绎不绝,全是被派来笼络讨好镇北王的朝官,身为三皇子一派的楚锦尧便也是其中的一个。

楚锦尧很久之前就听他三哥说过,御荪祖上世代都是永裕国的大将军,承袭镇北王爵位,手握边地三十万重兵,随便打个喷嚏永裕国都能抖三抖,岂是旁人能随意拉拢的,况且老王爷本人也总是一脸肃杀之气,实在不好接近。

可楚锦尧天生就好胜心极强,别人做不到的事他偏就想做到,于是也命人准备一堆厚礼准备择日就登门拜访下这位传说中的镇北王。

“庆王请回吧,王爷不在府上。”

没想到楚锦尧选好日子,优哉游哉来到王府门口时,却管家被告知御荪一大早就启程回了边关,楚锦尧抿嘴一笑,似是早已料到老王爷是为躲避这些朝官而提早回了边关。

“无妨,那本王就来拜会下夫人”

于是楚锦尧大摇大摆地摇着手中的纸扇,不顾管家的阻拦直接闯了进去。

“丁管家这可怎么办,老王爷临走前特意交代不准让任何人来府打扰夫人的,这太子也就算了,怎么还让庆王殿下也进去啊!”管家旁的家丁王小,看着楚锦尧的人正将带来的厚礼一箱一箱地往里面搬,顿时急的火烧眉毛。

管家却捋着胡子,叹了口气道:“这位庆王殿下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万一惹到了他,虽没什大事,怕也是会给镇北王府招些无妄之祸”

王小一听急得就要跳脚,“那可怎么办啊”

管家道:“我且去盯着,你赶紧去后院请世子来”

王小面上一喜,赶紧应了道:“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