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当皇后穿成影后

当皇后穿成影后

当皇后穿成影后

来源:麦子云 作者:三珊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3 17:25:43

大祁国容贤皇后萧容为庇佑萧家上下甘愿自戕死在了瑛文帝祁司冥跟前,含恨而终死后却发现自己竟在异世重生了。 她穿越到了21世纪一个和她同名的当红女明星身上! 原主在家中被刺杀身亡,萧容醒来伴随着原主的记忆才觉得事情不只有刺杀那么简单…… 但能够远离宫阙重活一次,她定要活得痛快恣意一些!

在线阅读

“黎总您没事吧!”陆右飞快地转动方向盘倒车离开。

黎暄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怀里的人,“你还好吗?”

刚才发生的一切荒唐又混乱,萧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一时头脑有些混乱,她深深呼出一口气待到自己完全平静了下来,这才看向救了自己的人,“谢”看到这人的相貌萧容整个人都僵住,本能地后退离开他的怀抱。

“怎么了?”黎暄摘了墨镜想要靠近她,谁知她连连后退整个人贴在车门上,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被扔在原地的秋姐结结巴巴地问助理,“刚刚才是黎总吧?”

助理委屈地揉着刚刚在人群中被扯疼了的头发,“我怎么知道。“

车里,黎暄深深地看了一眼萧容,心口的疼痛感来的更加强烈,他强迫自己不再看她,却突然看到她胸前隐隐有血迹渗出来。

黎暄拧紧眉,”你伤口裂开了。“

萧容微微侧身避开他的视线,“不劳您费心。”

黎暄有些恼,他接触过的女人比萧容漂亮的多得是,却从没有人像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甩脸色给他。

他们距离那么近,萧容却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一点祁司冥的味道,难道这真的只是巧合?她心里乱的很,裂开的伤口阵阵刺痛,萧容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

黎暄见她面色越来越苍白,知道她一定是伤口疼,吩咐陆右,“叫医生去我家里,萧小姐伤口裂开了,需要重新包扎。"

陆右应下,“好的黎总,您身体没问题了吗?我们要不要先去给您做个检查?”

“不用,直接回家。”

他吩咐助理的语气又和萧容记忆里的祁司冥重合,她缩在袖子里的手无法控制的颤抖,她必须离开,必须离开。

“黎总,如果我想离开公司,需要做些什么?”强装镇定开口。

黎暄听到她的话惊奇地挑眉看她,“你想离开嘉恒?”

“是。”

黎暄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唇角勾起一个向上的弧度,一手撑在她身后的车门上身体靠近她与她四目相对,低声说,“我是为了你才买下嘉恒的,你却说你要走?”

他温热的气息漂浮在萧容耳边,她微微侧头不看他眼睛。

“萧小姐,你难道忘了?我接管公司以后,你和嘉恒续的是死契,你那个经纪人亲自送来的合同。”

萧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他,她知道什么叫死契,在他们那个时代买卖奴才丫鬟才会用上死契,没想到这个时代依然存在死契吗?

黎暄见她一副当真的模样不再逗她,转头靠在椅背上心情十分愉悦地朗声大笑。

萧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愤怒地咬着下唇说不出话来。

这男人怎会如此恶劣!他一定不是祁司冥,祁司冥绝不会做出这种无赖模样。

前排默默开车的陆右也忍不住偷笑,心想着萧小姐还真是十分好骗,竟然相信死契这种东西。

萧容强忍心头怒意转头望着窗外不再理会黎暄,黎暄笑够了才来问她,“为什么想离开嘉恒?有人给你气受了?现在我是老板,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

萧容心头微动,她该怎么说出口自己想离开是因为他的原因呢?

“没有人给我气受,我只是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罢了。”想了想还是没能说出任何借口,她向来不会说谎,尤其在祁司冥面前。

黎暄一双勾人桃花眼微微眯起,嘴角笑意没有了刚才那般透彻,”我以前得罪过萧小姐?“

萧容依旧避开他的视线,淡淡开口道,“黎总为何这样说?你我从前并无交集,谈何得罪不得罪。”

“萧小姐的态度倒和那些被我辜负过的女人一模一样。”黎暄半开玩笑地说,“既然没有生我的气那劝萧小姐还是好好待在嘉恒,不然,违约的代价可是堪比死契。”

听他语气认真萧容知道她的谈判失败了,至少在他这里是行不通的,她心里烦乱,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他多待,趁车子速度不快,扔下一句”多谢黎总送我,合同的事我会想办法。“说完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黎暄大惊倾身去抓她,还是晚了一步,陆右慌忙踩刹车,黎暄下车看她,见她倔强地一瘸一拐往前走毫不回头,真正的动了气,“好,好样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离开嘉恒。”

陆右见他动怒安静地站在一边不敢出声,手机却适时地响起来,陆右看一眼,小心地开口道,“黎总,医生已经到了,我们”

黎暄皱眉看着越走越远的瘦小身影,终于还是抵不过心里莫名其妙的担忧,烦躁地揉揉额前碎发,”让医生去萧容那里,我们去医院。“

萧容上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违抗祁司冥的命令并且死在他面前了,这一世,面对着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她又恨又惧,即使那个人并不是祁司冥,但她还是无法安稳的与那人并肩坐在一起。

她爱祁司冥,爱到失去自我不听阿爹阿娘劝阻甘愿往那金丝笼里飞,可祁司冥对她做了什么?对她萧家做了什么?想起那夜萧家上下一百三十五人跪伏在殿前接受圣怒的场景,想起终于将她踩到了脚下的禾贵妃掩饰不住的得意模样,萧容只觉得从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她是斗不过祁司冥的,不管前世今生,她唯一的出路只有躲着他,远远地躲着他,最好两人天南地北再无瓜葛。

秋姐接到黎总助理的电话时正舒服地做着按摩,她这两天受的惊吓可足够多了,都是萧容那个不安分的给她惹出来的事情!想到刚刚萧容被新来的总裁护在怀里的场景,秋姐又是一阵咋舌,怎么什么好事都让她萧容摊上了呢!

听到电话那头说是黎总助理后,秋姐忙坐起身颇有些点头哈腰的架势,“陆助理您好您好,有什么事吗?”

陆右侧头看了看正在里面做检查的黎暄,十分无奈地省略了事情经过简短地交代道,“萧小姐好像有事情,半路下了车,我们总裁不放心,让你去接一下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