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穆尘林夕小说

主角是穆尘林夕小说

主角是穆尘林夕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葡萄养乐多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3 17:15:13

主角是穆尘林夕小说是《快穿之渣攻从良系统》小说精彩试读:“是什么不重要,咱们今天专门吃羊肉和香菇!”穆尘顶着从小不怕事大的性子,哼着歌在厨房忙活着。切羊肉,切香菇,在给稍微厚的羊肉片裹上鸡蛋液。“完成!”穆尘随便擦了擦手。“小紫,你叫两个人来帮忙,把这个锅还有那个小炉子搬到宣政殿去。”“小夫人,这……不太好吧,帝君恐怕,

在线阅读

莲池的水恰好莫过穆尘的锁骨,尽管是初秋,池水也是冻的瘆人,穆尘不禁连打了几个喷嚏。

穆尘抬头看到亭子里端坐着的韩璟舒,韩璟舒眉眼深沉,却始终不曾看他一眼,如此冷漠!

无奈,穆尘只好闭气埋头在莲池里摸索,莲池的水变得混浊,小小的玉佩落到这么大的莲池里,找起来就如同海底捞针,在加上这水,更是难找了。

穆尘就这样闭气埋头再起身换气,不知道忙活了多久,玉佩没找到,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了,等他再吸气潜下去,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看台上的人也不觉得无聊就这么看着穆尘弯腰起身,弯腰起身,只是这次穆尘埋头过去了半盏茶时间都没见抬头。看台上的女人们开始窃窃私语,一瞬间变得有些嘈杂。

韩璟舒这才分了一丝余光给穆尘,却只看到莲池中沾满淤泥的白袍。

“帝君,小夫人怕是……要不奴才叫人下去捞上来……”老太监站在一旁弯腰谏言。没有韩璟舒的命令就算是他想救也不敢去救。

韩璟舒并不惊慌,眼里仍是无关己事的冷漠,慢慢端起茶杯,掀开杯盖,喝了一口,再轻飘飘的放下茶杯,冷不丁的吐出一个字,“嗯。”

见帝君点头答应了,老太监这才叫道:“来人呐,快救小夫人。”

闻声三五个侍卫这才跳下水去。

……

穆尘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睡梦中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烫,便模模糊糊的呓语着,至于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良久一阵冰冷的触感让他沉静了下来。

只是一瞬那冰冷的东西又离开了。

穆尘伸手胡乱的摸索着,终于又触及到了那一丝微凉,穆尘握住这救命稻草般的东西,拽了拽抱在自己的胸前,让它停留在自己的脖颈处。

穆尘隐约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鼻息轻轻的拂过自己的脸,于是乎挣扎着睁开眼睛。

一张近在咫尺的绝美面孔映入穆尘的眼帘,这人带着三分女相,白皙的皮肤两颊微微泛红,清澈的眸子正慌乱的不知该往哪儿看,穆尘不得不感叹这人比他任意一个男朋友都长的好看!

“帝君到。”老太监的一声通报,吓得穆尘一哆嗦。

穆尘转眼看向门口,韩璟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进来了。正呆呆的站在距离床边不远处,依旧是看不出想法的冷漠脸。

“呵,本君竟不知道你饥渴到了这个地步。”韩璟舒冷哼一声,一脸的鄙夷和不屑。

穆尘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多不雅。自己衣衫大开,正握住别人的手往自己的脖颈处贴,而那人也被他拽的几乎要吻上了。

穆尘赶紧松手,拉紧自己的领口,感觉还不够,又把被子拽上来漠过脖颈,遮住半截下巴。“对不起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穆尘向一旁的绝美小太医道歉。

那小太医完全没理会穆尘,转身面朝韩璟舒跪下,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帝君息怒,实在是小夫人力气太大,微臣难以挣脱所以才,微臣不敢觊觎小夫人,还望帝君饶微臣一命。”

小太医把头埋的极低,仿佛卑微到了地里,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着。

韩璟舒挑眉,捏了捏手里的玉佩,完全不去看跪在地上的太医,“你可以觊觎,谁都可以,他顶多算是本君虏回来的妓。”

“……”

看到韩璟舒手里的玉佩,穆尘知道自己大概是被耍了,但还是假意问了问,“玉佩找回来了?”

“没扔。”韩璟舒也不掩饰,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真的是惜字如金,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

一瞬间屋子里陷入了沉寂。

穆尘也懒得管玉佩的事情,只是想不通,明媒正娶娶回来的,你告诉别人可以绿你?穆尘有些无力吐槽。搞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如果只是想要折磨报复的话,大可不必这样,尽管按照原著他是高高在上的小太子,可是这样的屈辱根本抵不过大牢里的各种酷刑来的痛苦。

而且韩璟舒如果只是报复他,大可不必在新婚当夜要了他,他到底想干什么?

穆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许韩璟舒他根本不是单纯的恨他,或许……

“起驾。”老太监一声打断了穆尘的想法,在抬头韩璟舒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系统提示:主角隐藏指数+10】

【穆尘:隐藏指数?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渣渣系统:嗯……并未找到相关解释】

【穆尘:……要你有什么用?!】

穆尘懒得搭理这个不靠谱的系统,隐藏指数,这些东西大概也是多多益善吧,看刚才,应该是……绿主角?韩璟舒绿自己会涨隐藏指数!穆尘默默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指数满了会不会有什么特权,开盲盒的时候,隐藏不就是最**的嘛!穆尘越想越激动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隐藏指数刷满看看能“爆出”什么“高级装备”。

穆尘想着撇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太医,韩璟舒都走半天了,这人还乖乖的跪着。

“你起来吧。他都走了。”穆尘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大约是感冒了。

听了穆尘的话,那小太医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捏着手腕不敢轻易动弹。良久才开口道:“小夫人近日需得注意休息,伤口被污水泡过有些发炎,加上小夫人身子单薄,泡了凉水染上了风寒,奴才给小夫人开了两副药方子……”

“你叫什么名字?”穆尘懒得听这些官方又无聊的话,直接打断了小太医的话。

“啊?”小太医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弯腰回答,“叫祈凝,微臣名叫祈凝……”

“嗯,名字挺好,小哥哥哦不是祈公子,可有婚配?”为了隐藏指数,穆尘干起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撩拨。

“未曾。”祈凝依旧弯着腰,回答的毕恭毕敬,愣是把一个娱乐性的问题搞得像是什么领导查询工作。

“你站直了说。”穆尘实在看不下去了,“在我这儿不要这么拘束,我又不是韩璟舒。”

“小夫人,不可直呼帝君名讳。”祈凝直起身子紧张兮兮的环视了一圈。

“行,行我不叫他韩璟舒……”

“小夫人!”

“哦好,好,帝君,帝君行了吧,他有那么可怕吗?一个个的都这样。”穆尘有些不耐烦了。

“不说这个了,祈太医觉得我怎么样?”穆尘挑眉,开始自己的不正经话题。

祈凝扭扭捏捏的说道:“小夫人自是很好看,很讨人喜欢的……”

“那你喜不喜欢?”穆尘几乎是想也不想就问出了口。

话刚说完,穆尘就不自觉笑了。这轻声一笑,霎时祈凝的耳根子红的滴血。

“那,那个,小,小人还,还有事先,先行告退。”祈凝也来不及找个好的借口,结结巴巴的说完就手忙脚乱的收拾医药箱,拎着就往外跑。

“诶,别走啊祈太医,祈太医明天还来看我吗?”穆尘没羞没臊的追问着,吓得祈凝跨门的脚被门槛绊住,险些摔了个跟头。

“这古代的男的都怎么害羞吗?”穆尘勾着嘴角,若有所思的笑着。

次日清晨,穆尘被小紫推搡着起了床。

“干嘛呀,这才几点就起床。”穆尘有些许不耐烦。

“帝君吩咐过得,小夫人需得每日为帝君做早膳。”小紫一边说着一边帮穆尘穿衣服。

穆尘叹了口气,张开手臂任凭小紫伺候着,“做什么做,他又不吃。”

小紫再没说话,帮穆尘整理了一下袖口就打开门等着穆尘出去。

“除了鸡蛋你知道帝君还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吗?”穆尘的脑子里飘过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这人戏弄他害得他晕乎乎的好几天,怎么着也得报复一下。

“嗯,帝君不喜欢吃辣,不吃蘑菇,羊肉。大概就这些,旁的就没听过了。”小紫仔仔细细的回忆着。

“好嘞,那我知道做什么了。”穆尘勾了勾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小紫丫头看着穆尘似乎十分自信,忙问道:“小夫人打算做什么?”

“火锅!”

“火锅是什么?”

“是什么不重要,咱们今天专门吃羊肉和香菇!”穆尘顶着从小不怕事大的性子,哼着歌在厨房忙活着。切羊肉,切香菇,在给稍微厚的羊肉片裹上鸡蛋液。

“完成!”穆尘随便擦了擦手。“小紫,你叫两个人来帮忙,把这个锅还有那个小炉子搬到宣政殿去。”

“小夫人,这……不太好吧,帝君恐怕,帝君怪罪下来是要掉脑袋的。”小紫看着这摆在盘子里的食材不敢去帮忙,这小夫人真是无法无天了,故意这么顶撞帝君,真的不怕死吗?

“你只管照我说的做,出了问题是我的事情。”穆尘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最受不了这扭扭捏捏的样子。

见穆尘都这样说了,小紫也只好照办。

宣政殿外照旧有好多夫人们等着帝君开口放她们进去,各式各样的吃食混在一起,穆尘闻的有些饿了。

老太监撇了一眼穆尘带来的菜,瘪嘴摇了摇头,朝屋里喊到:“帝君小夫人求见。”

“进来。”屋里的人声音雄浑富有磁性,不知为何穆尘心里有一丝坐等收获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