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快穿之渣攻从良系统

快穿之渣攻从良系统

快穿之渣攻从良系统

来源:网络 作者:葡萄养乐多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3 17:23:44

《快穿之渣攻从良系统》小说的主角是穆尘林夕小说精彩试读:穆尘无奈拍着门大喊道:“放我出去,我要见韩璟舒,韩璟舒你TM混蛋,你把我窗户封住干嘛,让不让人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穆尘喊的嗓子疼,正准备停下来给自己倒杯水,房门打开了,一个戴着高帽拿着浮尘老太监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帝君召见,小夫人跟咱家走吧。”老太监一甩浮尘自顾自的转身往外走

在线阅读

穆尘依稀记得,知道林夕死讯的时候他正在会议室开会。海星文娱的最高负责人正照例给他汇报海星文娱上周的相关事宜。

海星文娱是穆氏集团前年刚收购的一家集文学创作平台和娱乐直播为一体的新型公司。

听到助理说出林夕死了,穆尘整个人傻了,瘫坐在椅子上,直到香烟燃到头,烫的他龇牙,他才确定那不是梦。

穆尘有个怪癖,在和别人开始交往的第二天(也就是和别人做了过后)就分手,并且分手后会派自己的秘书监视被分手人的一举一动。

穆尘从不相信什么狗屁爱情,前107个所谓的男朋友也都完完全全的验证了穆尘心里的想法,世界上没有什么真爱,只有金钱的诱惑下肮脏的身体交易。

不然他的母亲也不会嫁给比自己年长24岁的穆封,不然也不会有一百多个人因为50万的分手费愿意当他的玩物……

可是他还没有在林夕身上验证这个想法,林夕就死了,死得不明不白的。

在知道林夕死了的时候他心里一惊,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心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分手了,明明林夕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一刻他内心却真实的希望林夕活着。

林夕是他追求时间最长的,整整一个月的软磨硬泡,穆尘清晰的记得一个月前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在酒吧喝酒寻找下一个“猎物”,恰巧穆尘看见了借酒浇愁的林夕,酒吧绚烂的灯光下林夕的眉眼甚是勾人,只是一眼,他就有些着迷了。

朋友说那人一看就是直的,穆尘偏是不信,上去就伸手勾着林夕的下巴问:“朋友,谈恋爱吗?”穆尘现在都记得林夕当时诧异的眼神。以及那一句不温不火的,“不谈。”

穆尘碰了壁,被几个朋友一顿嘲笑,为了挽回颜面,夸下海口,三天内他肯定能拿下林夕。

到最后,时间一延再延,从三天变成了一星期,再变成两星期,最后干脆变成了一个月,眼看着就是第30天了,正当穆尘准备放弃的时候,林夕在他的小出租屋门口强吻了他!

他没想到林夕力气那么大,在床上他拗不过林夕,也就只好第一次当了下面那个。

照例,穆尘在第二天清晨,丢下一张银行卡和林夕提了分手。

林夕拉着他的手,眼圈都憋红了,良久他才问道:“为什么?”

穆尘不经冷笑,“为什么?!现在玩个恋爱游戏还需要编理由??你跟我在一起不也是为了钱吗?还是你觉得50万太少?”

……

得知林夕死讯当天,穆尘去了和林夕相遇的酒吧,拿一百万打发了苍蝇般涌过来搭讪的现代科技技术下的美男子们,一个人在卡座上喝的烂醉,稀里糊涂的被司机送到了追林夕时为了方便租在林夕家!旁的屋子。

再醒来他已经穿进系统了,系统说完成攻略任务就可以满足他任何愿望,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看到现在的这个任务难度,他有些后悔了,为了一个玩物,一个睡过一次的21岁小孩子,他要忍辱负重,他可从来没受过苦。

穆尘就这样斗气似的在屋子里关了三天禁闭,韩璟舒看都没来看他一眼。

他实在是坐不住了,房间空荡荡的,无聊透顶。

穆尘拍桌决定悄悄溜出去。就这么在屋子里呆着什么时候能完成任务!

既然要刷好感度,最最直接的方法当然就是当舔狗!他当初怎么追林夕就怎么追韩璟舒!

穆尘拿起凳子助力跑到窗边,砸开窗户。正伸腿往外翻,就见两个拿着剑的侍卫走过来,定定的站在穆尘跟前。

“小夫人,请回去。”侍卫微微拔剑,看着穆尘。

“回去,这就回去。”看见这真刀真枪的穆尘认怂了,重新坐了回去。

没多久两个下人拿着几块厚木板把穆尘的窗户全封住了。

穆尘无奈拍着门大喊道:“放我出去,我要见韩璟舒,韩璟舒你TM混蛋,你把我窗户封住干嘛,让不让人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尘喊的嗓子疼,正准备停下来给自己倒杯水,房门打开了,一个戴着高帽拿着浮尘老太监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帝君召见,小夫人跟咱家走吧。”老太监一甩浮尘自顾自的转身往外走。

穆尘咕噜两口喝掉杯子里的水,快步跟了上去。

走了许久,沿途几个宫女小声议论着什么。穆尘没听清也懒得管。

老太监把穆尘带到宣政殿门前,敲了敲门,站到一旁。

“进来。”是韩璟舒的声音。

穆尘迎声推门进去,站在殿堂之下望着台上左拥右抱的韩璟舒。

顶着一张林夕的脸和女人搂搂抱抱,穆尘心里莫名有些不爽。

“哟,小夫人还穿着大婚的礼服呢~”台上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搂着韩璟舒的胳膊阴阳怪气的说道。

穆尘这才知道刚才的宫女在讨论什么,他被关在屋子里两天,也就只有送饭过来的,也没见有人给他送衣服。“又没人给我送来,我又出不去,总不好光着身子来见帝君吧。而且这件衣服挺好看的。”

“你找我有事?”韩璟舒终于说话了。

穆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自己要主动跟他求和?

见穆尘不语,韩璟舒又道:“没事就回去接着关禁闭。”

“我错了。”穆尘憋出三个字。“我不想关禁闭。别的什么都行,别把我一个人关在屋里。”

韩璟舒大笑,“你变了穆尘,你在跟本君求饶?你以前把本君摁在地上**,让本君用嘴给你擦鞋的气度哪去了?”

“等等,为什么在这个世界我也叫穆尘?”穆尘在心里默念。

【渣渣系统:便于您进入角色,系统自动将小说原人物的姓名及其样貌更换为宿主的。以后几个世界也都是这样。】

摁在地上用嘴擦鞋?这反派炮灰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破事,现在要他来擦屁股!

穆尘叹气,良久吐出几个字,“我为我以前的错误行为想你道歉。对不起,行了吧。”

穆尘抬头,韩璟舒头上的好感度依旧是-10,看来这道歉是没有一点用处,也确实,换作是他自己也决计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对不起就放下曾经的屈辱。

穆尘补充道,“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原谅我,我会慢慢弥补你的。”

台上的韩璟舒冷哼一声,“弥补?你怎么弥补,灭了本君的故国,杀了本君的双亲,将本君当做奴隶折磨了数载,你说弥补?”

这……确实有点过份了,这简直比他在现实世界欺骗感情还过份。

“灭国杀你双亲的又不是我,你不也杀了我的父母吗?”穆尘喃喃的说道,“反正,欺负你不是我的本意。”

“滚出去。”韩璟舒声音冰冷。

穆尘无奈也只好照办。

老太监见穆尘出来了,毕恭毕敬的说道,“小夫人跟咱家来。”

“好。”穆尘就跟在他身后,到了一处看起来很繁华的后院。“这里是?”

“夫人们都住这边。”老太监继续往前走,把穆尘带到最偏的一个屋子。“小夫人暂且住在这里,等木阙宫修缮好了再搬回去。”

“谢谢啊。”穆尘推门,准备进去,刚一推整个门都掉下来,哐当两声倒在地上,灰尘四起,像是十年没有打扫过。

穆尘愣住了,“那个,公公我能不能先搬回去啊?”

“没有帝君的命令,咱家做不了主,小夫人,咱家先行告退。”老太监说完行了个礼就走了。

穆尘独自站在这破屋外,瑟瑟秋风之下更显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