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医见钟情:裴少追妻很卖力

医见钟情:裴少追妻很卖力

医见钟情:裴少追妻很卖力

来源:麦子云 作者:花流景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3 16:13:28

父母催婚,软硬兼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孩子爸爸八万八! 只是这个男人怎么反给她钱? 再见! 冤家路窄,诊室相遇。 裴子晟:“医生,我‘性’冷淡,给我开个证明!” 洛卿怡自小行医,男科里的女华佗,头一次有人给自己开这种证明,定睛一看,这不是…… 她面颊一红掀桌而起:“你冷淡不冷淡我不清楚?” 裴子晟勾唇俯身,缓缓逼近:“你是例外……”

在线阅读

洛卿怡不愿意和他多纠缠,起身就要走。陈宇被她三两句激出了火气,故意提高了音量,“哦?那你是真的不知廉耻的想要找男人来睡一睡?”

一个不知廉耻的帽子被他当庭广众的扣过来,洛卿怡眉头一皱,禁不住转身冷声道,“论不知廉耻恐怕没人比得过你!”

“既然不承认自己不知廉耻,那不就是故意把这个风声透给我,想要和我上床?”

陈宇脸上的笑容愈发得意,“好宝贝,我知道你一定也忘不了我。上次没能睡成,不如我们今晚再约时间……”

他对自己没有得到她的身体这件事可谓念念不忘,此刻扫过她身上的目光也愈发放肆,犹如一条泥鳅般滑溜溜的令人作呕。

洛卿怡忍无可忍,想也不想直接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水泼到了他脸上!

“陈宇,你不要脸也有个限度!”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茶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头上还顶着几片茶叶,显得狼狈不堪。

陈宇不可置信的抹了把脸,气的瞬间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洛卿怡!你敢这么对我!”

他高抬手掌要扑过来给她一巴掌,洛卿怡没想到他居然会当场动手,惊慌中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包包举起来护住脑袋。

等了一会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落下来,洛卿怡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去,只见陈宇高抬起的巴掌正被人紧紧攥住,然后毫不客气的一把扔了出去!

陈宇猝不及防之下竟被这力道带的后退了几步。裴子晟站在她身侧,看着陈宇骂骂咧咧的又要冲过来,不由分说的抬腿狠狠踹在了桌子上!

一张木桌子哪里受得住他这么大的力道,立刻被他一脚踢的漂移出去,狠狠撞上了陈宇的大腿!

陈宇正要扑过来找他算账,被这么迎面一撞顿时后退几步,却不想正被身后的座椅绊倒,结结实实的跌在了地上!

大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可想刚才裴子晟这一脚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陈宇一抬眼看到裴子晟冷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心中不知怎么的生出几分惧意,扔下一句狠话抱着腿跌跌撞撞的跑了。

洛卿怡心中一阵畅快,刚转头想要和这位救美的英雄道谢,谁知一转头看到的居然是裴子晟,一句“谢谢你”差点梗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

怎么是他?这么巧!

洛卿怡别扭的移开了视线,一时有些尴尬。

只是她的尴尬落在他人眼中却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扭捏的姿态,裴子晟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考究的西装,微微挑眉开口,“怎么?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他神情淡淡,哪怕是说着调侃的话也一身清冷,洛卿怡呼吸一窒,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来这么一句,不由得转眼瞪了回去,“想都别想,不可能!”

知道自己走错了门,那么这个男人便是在不知道她是谁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

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就好。”裴子晟毫不在意,脸上仅有的一丝笑意散去后又变成了一副疏离的姿态,“你刚才说谢谢我,不知想怎么谢?”

他自顾自的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悠然吹了吹茶水上的浮沫浅酌一口,无甚神情的眉眼颇有几分出尘的冷清模样。

洛卿怡怔了怔,一时的客气话,被他这么认真的提起,倒真有些让人不知所措。她正专心想着,就听裴子晟继续道,“不如就帮我开一份证明,当做谢礼。”

洛卿怡刚才还觉得他有几分气质卓然,没想到他居然还在想着这件事,反差之大不由得让她皱了皱眉,“医院里有那么多一声,你随便找个人花钱就能拿到,不必特意跑来找我。”

“你怕我?”

裴子晟仿佛听不懂一般岔开了话题,洛卿怡看着他冷淡疏离的模样就一阵气闷,难以想象刚才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刚刚还被吓得彭彭直跳的小心脏顿时就恢复了正常。

洛卿怡学着他的模样,也气定神闲的给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把自己大学选修茶艺课上学到的那点慢悠悠的本事全用上了,这才不疾不徐的抬眼冲他微微一笑,“翎先生怎么会这么想?我并不怕你。”

“那就帮我开个证明。”

裴子晟也不恼,淡淡开口把话题重新转了回来。洛卿怡咬牙道,“我不愿意做造假的事。你随便去找谁,这个忙我帮不了!不过是花点钱的事,你该不会是没有钱吧?”

“我刚才还帮了你。”裴子晟皱了眉,语气却仍旧平淡,“你就算还我一个救命之恩,也该帮我一次了。我放着这么大的救命之恩不用,为什么还要花钱去找别的医生开证明?”

洛卿怡一怔,万万没想到他打的居然是这个算盘,偏偏他说的又很有道理,让她一时也想不出怎样来反驳。

“我……”洛卿怡挣扎了一番,到底是不愿再和他过多纠缠,皱眉颇有些无奈的应道,“算了算了,你有空直接去医院找我吧,我给你开就是了。”

男科诊室内。

身穿白大褂,头发一丝不苟的盘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的洛卿怡低着头,沙沙沙的写着病例,“普通尿道感染,我给你开些抗生素,回去后大量饮水,注意卫生就好。”

坐在她对面的中年男人穿着劣质西装,垂涎的看着她冷淡却艳丽的脸与被医用外袍裹得严严实实却仍能看出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色心蠢蠢欲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风骚入骨。

他浑浊的眼珠子转了转,“可是,我有尿血,还又痒又痛,用以前开的药擦过,但没效果。医生,你帮我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我都快抓破皮了。”

他说着,也不等洛卿怡回答,迫不及待的起身走到隔间。

以为他是不堪其苦的洛卿怡没多想,跟了进去。男人已经自觉的躺在躺椅上,裤子半褪到膝盖,两条长满腿毛的大粗腿露了出来。

这样的场面,洛卿怡每天都得看不下百次,她驾轻就熟的做好消毒工作,带上口罩和一次性手套,拿出医用棉签等工具,走到他面前,神情漠然的开始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