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是我的小确幸

你是我的小确幸

你是我的小确幸

来源:网络 作者:东奔西顾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12 12:01:34

《你是我的小确幸》小说的主角是温少卿丛容精彩试读:钟祯听了忽然一脸正色地走回来,“表姐,你一直说当年你是拿我做探路石才帮我偷偷改了高考志愿。其实我知道才不是那个样子的!你筹划了那么久,把最好的机会让给了我,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这种事情只有在别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才最容易成功,有了第一次,下一次家里人就会防备了,你就没那么容易再逃出来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外面气温有点低,虽然快到中午了,坐久了还是会感觉冷,丛容把围巾紧了紧,面无表情地坐着,心里却在打算着搬去别处住。心里有了打算,丛容便坐不住了,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看向旁边的人,“不对啊,今天工作日,你怎么不上班?”

“让一让身体有点问题,想带它去看医生,请了假。”

丛容一脸疑惑,“你自己不就是医生吗?”

温少卿看着她有些无语,“我不是兽医。”

“差不了多少吧?”

“术业有专攻,差很多。”温少卿看她坐立难安,“中午一起吃个饭?”

丛容摇头,“不了,我下午还要见当事人。”说完站起来,道别的话终于说出口,心里一松,连带着脸上也是一派轻松。

温少卿坐着没动,忽然叫住她:“丛容。”

丛容顿住脚步,“嗯?”

温少卿状似无意地开口:“你和林辰还有联系吗?”

丛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没有,很久不联系了。”

温少卿看着她笑得眉目舒展,却又别有深意,“我也是。”

他的笑明明那么温和,却让丛容从心底开始冒凉气。她自然不会那么傻地开口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她!一个男人喜欢她,她却爱上他兄弟,这种狗血的桥段导致兄弟反目!

丛容转身就走,又紧了紧衣领,一定是在外面坐了太久,寒气入体了!

温少卿盯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身影,心情极好地勾起唇角。

丛容出了小区门便给钟祯打电话,开门见山地问:“你前几天跟我说,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钟祯今天有课,租的房子离学校也很近,丛容中午便打算去看一看。

钟祯站在小区门口等她,丛容踏进小区就有不好的预感,直到钟祯打**门一脸炫耀地让她进去时,丛容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钟祯带着她参观了一下,笑嘻嘻地问:“还不错吧?”

丛容看他一眼,不错是不错……不过,这也太巧了吧!这就是当初她第一次见到温少卿的时候林辰租的那套房子!

丛容试探着问:“你这房子……从哪儿租的?”

“我老板的房子啊,他人特别好!房子这么好,租给我很便宜!”

是老师的房子啊?那就说得过去了,x大有很多老师在附近有房子,租给学生也不奇怪,大概林辰当时也是从那个老师那里租的吧?

丛容有些为难,但是想了想还是痛下决心,看了钟祯一眼,决定循循善诱。

“环境还不错,采光也不错,夏天应该会很热,有空装个空调吧!”

钟祯立刻在墙角立正站好。

丛容一脸诧异,“你干吗啊?”

钟祯一本正经地回答:“装空调啊,我现在就有空。”

丛容叹了口气,“表弟,好冷……你不需要空调,你自己会制冷……”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小表弟啊,空调姐姐给你装吧!”

钟祯点点头,把角落的位置让出来,“那你站到角落里来吧。”

丛容无语,走过去使劲蹂躏了一番钟祯的脑袋才解气,“我是说真的空调!”

钟祯看着今天态度特别可亲的表姐,心里发毛,“然后呢?”

丛容的笑容加深,“然后我来你这儿住段时间,怎么样?”

“那我住哪儿啊?”

“你可以住我那里。”

“你那儿离学校和医院有点远。”

“我的车给你开。”

“我还是个学生,开车影响不好。”

丛容耐心用完,敛了笑容,“那你就睡书房,就这么定了!”

“为什么啊,表姐?”

“不为什么,我下午还有事,晚点会把行李搬过来,钥匙给我一把。”

说完拿着钥匙便走了,钟祯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丛容走了几步又退回来,踮着脚揉了揉钟祯的脑袋,“放心吧,我住的这段时间,房租我来出。”

钟祯迅速回神,顶着一头乱发逃开魔爪。丛容看着他的鸡窝头,笑了笑便走了。

丛容动作很快,钟祯晚上回来就看到她已经把行李带过来了,看样子是要常住。他才搬过来还没来得及打扫,现在家里里里外外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不过他的铺盖从卧室被转移到了书房。

钟祯看着坐在电脑前加班的丛容,仔仔细细观察了半天也没觉察出异常,“表姐,你家怎么了?水管爆了?”

丛容头也没抬,“没有。”

钟祯皱着眉想一想,“那你为什么搬来我家住?还这么着急?”

丛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怕你学坏了带女孩子回来同居,来监督你。”

钟祯撇撇嘴,“我没有女朋友。”

“找特殊服务就更不行了。”丛容板着一张脸看他,“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属于违法行为,对于一般嫖*者,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

钟祯被那两个字吓了一跳,瞪大眼睛打断她:“表姐!”

丛容的耐心也用完了,继续埋头工作,顺便赏给钟祯一句:“闭嘴!”

就算钟祯神经再大条此刻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他*兮兮地凑到丛容面前,一脸八卦地问:“表姐,你在躲谁吗?”

丛容冷冷一笑,靠进椅背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我需要躲谁吗?”

“这倒也是……”钟祯抓抓脑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回了一句,“表姐你这么理性的人应该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吧?”

丛容心里一颤,再看看钟祯一脸纯良的样子,确定自己想多了之后便绷着一张脸打发钟祯去洗澡。

等他出了书房,丛容才趴在桌子上哀号。

是啊!她是律师啊!这么理性的人为什么会再次做出这么鸵鸟的行为啊?!

丛容加完班,转了转脖子,关上电脑准备去厨房倒水,一出书房就看到厨房亮着灯,玻璃门上隐约可见一个男人的身影。

她愣了一下,慢慢走近,打开门就看到钟祯站在里面一脸兴致盎然地煮着泡面。

丛容蒙了几秒钟,等心跳平稳了才皱眉吼他:“出来!”

因为职业原因,丛容对着外人的时候一向是严肃淡漠的模样,可对着他这个弟弟的时候多半都是和颜悦色的,所以她冷着脸的样子钟祯最怕,“为什么?表姐,我在煮面。”

丛容转身走开,“别站在里面,有话出来说。”

这房子一定是**有问题,她一定是中了邪,才会以为刚才站在厨房里的人是温少卿。

钟祯看她脸色难看,磨磨蹭蹭地走出来一脸委屈,“表姐,我饿……”

丛容心里的那股别扭很快过去了,她也知道是自己过分了,喝了口水缓了神色,“没事了,你去煮面吧,吃完早点休息。”

说完去阳台上吹风,站累了便趴在栏杆上。

钟祯等了好大一会儿才敢蹭到阳台,小心翼翼地问:“表姐,你怎么了?”

丛容知道自己的反常,看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眼眸里的心事深不见底,半晌才不疾不徐地回答:“没事。”

钟祯趴在她旁边继续念念叨叨:“表姐,你有事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啊,我是个男人,可以帮你。”

丛容被他那句“男人”逗笑,“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钟祯不服气,“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二十几了!”

丛容嗤笑,“那请问你这位二十几岁的男人,这个月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补贴你生活费了?”

“不要!”钟祯立刻抱着丛容的胳膊忏悔,“阿姐!我不问了!我马上去睡觉!”

说完转身往屋里走,边走还边嘀咕:“看来我要快点帮你找个男朋友了,女人啊,单身久了就是不太正常啊……”

丛容忽然叫住他:“钟祯。”

钟祯吓了一跳,“啊?”

“刚才我不是故意要吼你,表姐跟你道歉,我最近事情多,心情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

她这个表弟性格很好,就算有时候她对他疾言厉色,他也就委屈那么一两分钟,转过头又会亲亲热热地叫她表姐。

钟祯听了忽然一脸正色地走回来,“表姐,你一直说当年你是拿我做探路石才帮我偷偷改了高考志愿。其实我知道才不是那个样子的!你筹划了那么久,把最好的机会让给了我,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这种事情只有在别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才最容易成功,有了第一次,下一次家里人就会防备了,你就没那么容易再逃出来了,毕竟没有家长喜欢看到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自己的底线。”

丛容诧异地看着他,看他一脸认真,便笑着去揉他的脑袋,直到他的脑袋又乱成鸡窝才松开魔爪。这次钟祯安安静静地没挣扎,半晌顶着一头乱发亮着眼睛开口:“阿姐,小时候我身体不好,家里的哥哥姐姐都嫌我烦,不跟我一起玩,都是你带我玩,我一直都记得。”

是啊,当年那个羸弱的早产儿,那个她踮着脚去看的保温箱里的那个男孩,那个她转头去问姑姑“为什么弟弟要住在箱子里”“弟弟什么时候睁开眼睛”“弟弟什么时候可以和我玩”的那个小人儿,终于长大了。

丛容听着听着便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果然钟祯握着拳头信誓旦旦地开口:“所以表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抢一个男朋友回来的!”

丛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来报恩的,你是来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