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杨斐萧芸儿小说

主角是杨斐萧芸儿小说

主角是杨斐萧芸儿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好猫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05 10:35:04

《我的五个姐姐绝代风华》小说的主角是杨斐萧芸儿小说小说精彩试读:“妈,这事不能怪芸儿啊,实在是”萧芸儿的父亲走上前来,想要给女儿求情。闭嘴!”萧家老太太一声厉斥,呵断了萧东临,根本不给其求情的机会。“这”萧东临长叹了一口气。他虽贵为萧家长子,奈何在家中不得势,根本什么话语权。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受委屈,却没有丝毫办法。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两个月之内,有关八年前那场医疗事故的所有人,你们可以选择跪在患者墓前祈求原谅,也可以选择反抗。”

“如若两个月过去没人站出来承担,那我会让整个杨家来承担!”

在扩音器里,杨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会堂。

噗~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难掩的嗤笑。

继而引发了场中爆笑。

“我听到了什么?一个刚刚被放出来,连生活都难过下去的人,竟然扬言要让整个杨家承担!”

“我看这小子就是被关了八年,脑子关出问题了才敢说这么可笑的话。”

“杨家现在可是整个东海数一数二的企业,一个身怀污点的**若是能轻而易举的收拾了杨家,岂不是笑话!”

“可不是嘛!大家不用理他!”

“你们只有两个月!”面对场中的嘲讽,杨斐冷漠的留下一句,转身离去,肩平步稳!

“站住,打了我辉哥,你想就这么安然离开?”一个青年上前想要拦阻杨斐的步伐。

“让他走!”一直跪在地上的杨辉终于缓过了疼痛,眼神如狼般凶恶,死死盯着杨斐:“我也给两个月的时间,要么跳楼,要么被我折磨致死!”

嘶~

杨辉的话让在场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这位杨家大少爷真的动怒了。

他是要放杨斐离开,然后一点点的折磨杨斐。

听到这话杨家的几个青年人只得给杨斐让开了一条通道,眼睁睁看着杨斐离去。

“行了,赶快收拾收拾,等会那位大人物来了若是会场如此凌乱,那就是咱们杨家不敬!”杨怀不耐烦的冲着身旁的服务生发火。

会场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今天他们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可是为了瞻仰那位尊贵的先生,怎么能被杨斐坏了事呢!

几个服务生迅速将会场整理干净,杨家众人整装待发以最尊崇的身份来迎接那位大人物。

可足足等了四个小时。

天都快黑了。

依旧没有等到那位大人物临场。

“辉儿,你的信到底送到了没有?”杨怀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可是在整个东海扬言邀请到了那位尊贵的人物。

现在牛都吹出去了,如果见不到人,杨家在东海的脸可就丢尽了。

“这我确实是送到了啊,而且也收到了那位大人物的回信,说他接受邀请!”杨辉面容为难,语气有些不坚定了。

毕竟已经这个点了,那位大人物如果来的话早就该来了。

杨怀深吸了一口气:“再等等吧!”

就在这时,一个杨家子弟急匆匆跑来。

“辉哥辉哥,那位尊贵的先生回信了!”

“快让我看看!”杨辉匆忙接过信件,看了一眼脸都黑了。

“怎么了?”杨怀冷眼问道。

“信信里说别等了,洗洗睡吧!”

“什么?这怎么可能!”杨怀脸色剧变,这是被人戏耍了吗?

啪~

结结实实的一耳光狠狠抽在了杨辉脸上,嘴角刚刚止住的伤口又被杨怀抽的献血直流。

“如此儿戏的言语怎么可能出自哪位尊贵的先生,这一定是有人在恶作剧,给我查!”

杨怀此刻也只能以此言论来为杨家挽回最后一丝尊严。

一旁的围观者多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当夜。

东海第一人民医院来了一行豪车,车上抬下来一位重病的老者。

此时已邻近冬季,寒风刺骨。

林院长站在急诊大门前冻得面色青红,急的来回踱步。

直到一辆轿车停在医院门口,林院长赶忙迎上前去。

“萧医生!你终于来了!”

车上走下的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女人,神情傲然,只略施粉黛就足以令人惊艳无比。

“病人得的什么病,此时情况怎么样了。”萧芸儿目视前方,顺手整理过衣衫,大踏步走进医院。

“病因会有一个详细的检查报告给你,马上就能看到。”林院长跟上萧芸儿的步伐,两人停在了医院的电梯门口。

直到此刻,年迈的林院长才得以喘息,深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萧医生,这个病人很特别,关系着我们医院的生死存亡,你可一定要治好啊。”

萧芸儿的美眸微微一皱,对这句话似乎并不满意。

医术有限,命不由人,她又不是天上的神仙,岂能有百分之百治愈的把握。

“这里面住着的可是垄断了东海的金融大鳄李章民。”说话间,林院长咽了口吐沫,提及此人心有余悸。

“是他”萧芸儿皱起了眉头,脸色沉了下去。

如果是此人,那还真是有些难办。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顶层。

过道上密密麻麻围满了人。

看到萧芸儿和林院长到来,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挥了挥左手。

数百人立刻在过道挪开了一条空隙,直通病房。

“你就是曾经和杨斐并称东海医道两大天才之一的萧小姐吧?”中年男人开口同时打量了一番萧芸儿,眼神散发着浓浓的威胁:“我的父亲在昨日突然昏倒,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可就全依仗萧医生了。”

萧芸儿冷视一眼,并未理会这个男人,直接推开了病房的门。

床上躺着一位满头白发,面色略微枯黄的老人。

旁边一位穿着华贵的妇人低声哭泣,还有两个略微年轻的男人在安慰这位妇人。

看到病人的脸色,萧芸儿的神态不甚好看,病情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病因现在还查不出来!”院长走到萧芸儿旁边,压低了声音,语气有些颤抖:“不过各项指标都正常,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萧芸儿接过各项检查单,面容凝重。

这个病历单果然很奇怪,各项指标都正常,可老爷子却气息微弱,面色枯黄,一副油尽灯枯的模样。

“萧医生,我们家老爷子怎么样了?”坐在椅子上的妇人抹抹眼泪。

萧芸儿深吸了一口气,无奈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她根本无从下手!

“什么意思!”女人看萧芸儿的神色,顿时有些慌乱:“摇头是什么意思?”

“很抱歉夫人。”萧芸儿的美眸略带歉意:“病因我暂时确定不了,所以”

“你不是这个医院最著名的医生吗?”旁边两个年轻的男子看着自己母亲哭得这么厉害,厉声道:“什么庸医!不想活了吗!”

“二少爷你先别激动。”院长一看势头不对,连忙上前打圆场:“确定病因需要时间,我们会立刻确定采取对症治疗!”

“是吗?”突然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李铭诚,声音低沉的可怕:“需要多久!”

“这这”院长捏了一把汗,本想替萧芸儿解围,没料到被如此质问!

病情变化一日无常,这时间谁敢确定啊!

眼看院长支支吾吾无法开口,李铭诚冷眼看向萧芸儿:“我给你三天时间,三日后老爷子若醒来,那么你们萧家依旧是东海著名的医药世家,若是醒不过来”

话到此处,李铭诚顿了顿。

“那就选你们家给我父亲做墓地吧。”

“什么!”

萧芸儿大惊失色,眼眸中写满了惊恐,凝望李铭诚远去的背影,嘴唇苍白。

此事在萧家掀起了轩然**。

“跪下!”

萧家别苑内,萧家老太太手持龙木拐杖,银发盘髻,威严无比。

两旁满座萧家后辈数十人。

萧芸儿跪于大堂,秀拳紧握,满目坚毅。

“妈,这事不能怪芸儿啊,实在是”萧芸儿的父亲走上前来,想要给女儿求情。

“闭嘴!”萧家老太太一声厉斥,呵断了萧东临,根本不给其求情的机会。

“这”萧东临长叹了一口气。

他虽贵为萧家长子,奈何在家中不得势,根本什么话语权。

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受委屈,却没有丝毫办法。

“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同意吴家的提亲,相信李家也会给吴家面子不再为难于你!”

萧家老太太高高在上,声音毋庸置疑。

萧芸儿眼中的希望渐渐消散,遥看远方。

也许那个男人在的话,他一定能治好李家老爷吧!

不过可惜。

她应该等不到那个男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