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我在彼岸,等爱也等你

我在彼岸,等爱也等你

我在彼岸,等爱也等你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王妃凉凉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31 12:01:25

冉妖景暮琛小说作者是王妃凉凉,小说原名叫做《我在彼岸,等爱也等你》。该小说正在全网热推中。小说主要内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爱了你整整十年,我陪你走过了整个青春,如果你放不下我被人强奸的那件事,你大可以不跟我结婚,既然跟我结了婚,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她哑着嗓子哭吼,却痛得连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景太太,你丈夫把你送给了我,今晚,你是我的。”男人再次以强势的姿态逼近。

冉妖退无可退,身体抵在冰冷的落地窗前。

“求求你,不要碰我,暮琛他一定是在钻牛角尖,等他想明白了,他会回来找我的。”

“在他心里,你没有城西那块地重要。”

男人的话,像刀子一样深深扎着冉妖的肉,每一个字,都是一刀,扎得她遍体鳞伤。

“不会的……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不相信他会把我送给你。”

“景太太,你是聋了还是瞎了?景暮琛刚才的话你没听到?”男人靠近,紧紧的贴上冉妖身体,他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语,“我以为你知道,景暮琛的小秘书怀孕了,三个月了。”

冉妖眼角,蓦地酸涩一片。

男人的手揽上了她的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健步朝大床走去。

她心如死灰,任由男人把她扔到床上,忘记尖叫,忘记挣扎,忘记抵抗。

随后,男人的动作开始粗暴起来,撕了她的连衣裙,扯了她身上最后一层防护。

冉妖终于从怔神中醒了过来,可是,已经迟了,男人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她一双手死死掐着男人的后背,有种像小猫般嘶鸣的声音从她喉底滚出……

她觉得羞耻,却控制不住。

男人的额间有细汗溢出,唇角的笑很深很浓。

“景太太,看来,你跟景暮琛结婚的这一年来,他并没有碰过你。”

冉妖闭上了眼睛,陷入绝望的深渊。

“景太太,你的滋味不错,既然景暮琛不碰你,以后想要了,尽管来找我。”

冉妖紧咬贝齿,压抑到心底一片片都是苦涩。

凌迟般的刑罚终于结束。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冉妖顾不得身上的酸痛与不适,捡起被撕得不成样子的连衣裙就往身上套。

她带上自己的东西,从这个夺走她第二次清白的房间逃走。

还好,电梯一路下到地下停车场,没有陌生人进来,她很快坐上了自己的车,踩下油门,往家驶去。

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去质问景暮琛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浴室在卧房,她推开卧房门,诺大的床上,两具身体死死缠绵在一起。

那张属于她的床,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她的心像是被一双大手揉捏着,窒息,疼痛,手脚冰冷。

“暮琛,她回来了……”床上的女人发现了冉妖,娇娇媚媚的开口提醒。

景暮琛扭头看了眼冉妖,眼底的欲望逐渐退下,唇角却扬起了抹嘲讽的笑,“你回来了,没有多跟顾董做几次?”

冉妖疯了似的冲过去,一巴掌甩到景暮琛脸上,“你混蛋。”

“暮琛,我怕。”床上的女人往景暮琛怀里缩了下,嗓音透着惊慌。

“别怕,我在。”

景暮琛安抚了床上的女人一句,起身,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不紧不慢的穿了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爱了你整整十年,我陪你走过了整个青春,如果你放不下我被人**的那件事,你大可以不跟我结婚,既然跟我结了婚,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她哑着嗓子哭吼,却痛得连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了。

“反正你也脏了,再脏一次,又不会死。”

“你还是人吗?”

“冉妖,你不是该笑的吗?这么久,我从来没碰过你,今天终于被男人碰了,难道你不觉得,这是我对你的恩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