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完整版元昭语钟郁凌小说

完整版元昭语钟郁凌小说

完整版元昭语钟郁凌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暖小柒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30 09:53:47

完整版元昭语钟郁凌小说在线精彩试读:随后,钟郁凌幽幽开口,“十一年前,皇兄在禁宫之中救下了本王,将本王带在身边照顾。七年前,父皇驾崩,朝中大乱,皇兄将本王送往赵国为质,让本王远离朝中纷争,本王因此得以存活至今。这七年里,皇兄派了最好的先生和最勇猛的武者教授本王帝术与武艺,一言一行都是按照未来的君王在培养。”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元昭语咬牙,肯定是赵芸儿对太后说了什么颠倒黑白的话!

这个死女人!

“太后……”

元昭语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太后厉声打断。

“够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芸儿早已告诉了哀家!就连你的辩解之词,也和芸儿所言分毫不差!元昭语,哀家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回报哀家和皇帝的?”

元昭语吃瘪,只得死死地等着赵芸儿。

大爷的!赵芸儿你给你爹我等着,日后不弄死你你爹我跟你姓!

见元昭语被太后呵斥,钟郁凌终于上前挡在了她的面前。

随后,钟郁凌幽幽开口,“十一年前,皇兄在禁宫之中救下了本王,将本王带在身边照顾。七年前,父皇驾崩,朝中大乱,皇兄将本王送往赵国为质,让本王远离朝中纷争,本王因此得以存活至今。这七年里,皇兄派了最好的先生和最勇猛的武者教授本王帝术与武艺,一言一行都是按照未来的君王在培养。”

“哄!”

偌大的宫殿顿时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被钟郁凌的一番话给震惊了。

包括太后,也包括元昭语。

“从皇兄救下本王的那一刻起,本王就知道,迟早有一天,皇兄会将皇位的重担交托在本王身上。皇兄对本王的恩,早已无法用言语去衡量。滴水之恩尚且当涌泉相报,皇兄的恩,即便是付出生命,本王也无以为报。”

“试问,换做你们任何一个人,又有谁能对这样一个恩重如山之人痛下杀手?”

全场沉默。

就连赵裘英也识相地闭了嘴。

钟郁凌的话却还在继续。

“三年前,皇兄就在密函中告知了本王,他已时日无多,如若当真像赵大人所言,那么三年前,本王就可以将这一切计划实施。三年前,本王就能坐上这皇位。赵大人觉得呢?”

赵裘英不语。

他哪里知道,钟家这两兄弟背地里竟然有如此深得渊源。

七年前钟郁凌被送去当质子,他还以为是钟郁捷忌惮这个幼弟!

谁知竟是为了保护他?

按照他原先的设计,钟郁凌应是对钟郁捷积怨已久,从被送去当质子沦为赵国的阶下囚那一刻起,钟郁凌就该痛恨钟郁捷。这才是皇家之间虚伪的“兄弟情”!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怕。

“死无对证,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何以服众?”

赵裘英走到太后身侧,观察着太后的脸色。

太后脸色铁青,似是在怀疑钟郁凌对钟郁捷的感情。

当年钟郁捷救下钟郁凌,她也曾阻止过。

先帝驾崩朝中大乱时,为了保证钟郁捷坐稳皇位,她也曾对钟郁凌动过杀意。

但都被钟郁捷所拦下。

她还记得,当时钟郁捷对自己说过一句话。

“儿臣与阿凌的命运,早已被绑在了一起。”

“皇兄与本王的命运,早已被绑在了一起。”

钟郁凌口中的话,与记忆中钟郁捷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恍惚间,太后仿佛看到了当年还是少年英姿的钟郁捷。

她的心在动摇。

一面是皇儿死去的愤懑,一面是记忆中皇儿对自己的千叮咛万嘱咐。

见太后在犹疑,赵裘英连忙继续道,“太后,万万不可被齐王的片面之词给左右啊!平民百姓中为了利益而反目成仇的亲兄弟尚有大把,更何况是在皇家,面对皇位的诱、惑呢?”

钟郁凌冷笑,从袖袋中取出了一个看上去年代已久的木偶。

木偶是手工雕制而成的,做工十分粗糙,不留意看,甚至都辨别不出这究竟是人还是动物。

但太后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当年钟郁捷救下钟郁凌后,为了让钟郁凌笑一笑,熬了几个夜晚亲手做出来的小玩意儿。

钟郁凌拿着木偶到自己面前展示的时候,还被她给笑话了。

从钟郁凌手中拿过木偶,太后的眼中蓄起了泪水。

木偶被保存的很好,主人对木偶的珍视由此可见一斑。

最终,太后收起木偶,走上了高台。

“哀家尊重皇帝的旨意,由齐王继承皇位。”

话音落下,众人表情各异。

元昭语一脸茫然地看向钟郁凌,却只收到了钟郁凌对她的微微一笑。

从始至终,钟郁凌要的都不是群臣们的肯定。

他最初的目标,就是太后。

只要太后发话,这个皇位,他就坐稳了。

即使太后心里对自己仍旧存疑,但只要搬出皇兄,太后还是会退步。

毕竟皇兄尸骨未寒,太后此刻唯一希望的就是让皇兄今早入土为安。

而新皇一日不定,皇兄就一日无法入土。

“那太后那边就这样过关了?我也没觉得太后真就相信你了啊!”

朝会散去,元昭语跟着钟郁凌往长信宫赶。

路上,她抓着钟郁凌询问缘由。

钟郁凌停下脚步,低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

“太后暂时让步,无非是想让皇兄早日葬入皇陵,入土为安。至于对本王的怀疑,太后从未消除。”

说罢,钟郁凌大步离去。

元昭语愣在原地,见钟郁凌已经没了踪影,她才回神。

回到碧霞宫,心儿一见到元昭语,立马就迎了上来。

“小姐,您没事儿吧?他们有没有拿您怎么样?”

元昭语摆摆手。

回到屋内,她理了理思路。

“也就是说,钟郁凌先前都是在耍赵裘英玩儿?他真正等的人,是太后?”

也不能这么说。

应该说钟郁凌早就料到了赵裘英的计划,他先前之所以由着赵裘英一步步逼近,就是想让赵裘英自己把太后引出来。

钟郁凌的目标很明确,太后。

但太后那个时候显然已经被赵家人洗脑,钟郁凌若是直接找上太后,必然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只有太后主动出现,之后的一切才能顺利进行。

古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一点就是,死者为大。

在太后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故去的儿子更重要。

真相究竟如何都可以以后再去追究,下葬却是迫在眉睫的。

钟郁凌即便今天侥幸登上了皇位,来日钟郁捷葬礼结束,皇陵关闭,有的是机会再将钟郁凌从皇位上赶下去,让他付出代价。

太后对这一点显然十分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