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医妃娇宠:皇上难当

医妃娇宠:皇上难当

医妃娇宠:皇上难当

来源:微阅云 作者:暖小柒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2-30 09:59:04

《医妃娇宠:皇上难当》小说完整版一朝穿越,成了西蜀国的女医官元昭语。本想扮猪吃象,走低调路线,一不小心却扬名成了天下皆知的神医!本只是随手救了个美男子,竟然是皇帝!本只是随手撕撕招惹她的渣渣,却一不小心成了皇上的明月光!最后,众人纷纷表示:生女当生元家女,元家嫡女真是好手段、好谋略!元昭语无辜脸:我说,我只是不小心……你们信吗?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从乾元殿离开,元昭语便径直回了碧霞宫。

心儿已经等候许久,见元昭语回来了,她立马上前。

“小姐,方才太后派人来过了,说是太尉千金身体不适,想请你看看。”

赵燕燕?

元昭语微微皱眉,“她有病来找我做什么?就我这医术,最多给她治个小感、冒。”

心儿也疑惑,“奴婢也不知,不过……”

“不过什么?”

“奴婢说了小姐您路途劳顿,还在休息,俞嬷嬷便走了,也没说让小姐您务必要走一趟。”

元昭语微微挑了挑眉,“那就奇了怪了。首先,赵燕燕和我不对付,这事儿宫中人尽皆知。她要是真有病,怎么可能来找我?不怕我毒死她?其次,如果她是故意来找我茬,没有达到目的,她又怎么可能就这么作罢?”

赵燕燕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主。

她都能有办法说动太后来找自己,那肯定不会因为自己在休息就善罢甘休。

“那……小姐的意思是?”

“去女官府打听打听,赵燕燕得了什么病。”

心儿了然,福身退下。

不多会儿,心儿便回来了。

“小姐,奴婢打听过了。赵小姐身子并无大碍,只是有些体虚罢了。”

“赵家又不是请不起大夫,体虚这种毛病,还要兴师动众的进宫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找个机会和孙公公说一声,问问乾元殿有没有什么异常。”

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毕竟乾元殿的安保可谓是滴水不漏,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更别说混进去别的什么人了。

不过……说起异常,今日突然闯进乾元殿的钟郁凌无疑是最大的反常。

想起钟郁凌,元昭语不禁微微眯眼。

希望钟大哥没有看错人吧。

第二日下午,元昭语就得到了孙公公的回复。

“你说什么?钟大哥病情加重了?”

怎么可能!

她昨天才施过针,不出意外的话,近七天内都不应该会出现任何问题!

不出意外……

元昭语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

“心儿,俞嬷嬷昨日是何时来的?”

“小姐离开后没多久,俞嬷嬷就来了。”

昨天,她前脚刚去乾元殿,赵燕燕就来了。

今日,病情明显已经逐渐好转的钟郁捷却又突然病重。

要不是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她还真就要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了。

太尉赵大人是朝中老臣,此前钟大哥立诏书要传位于钟郁凌时,就数赵大人的反对声最大。

并且,赵大人的胞妹,正是当今皇后。

思及此,元昭语左半边的唇角微微扬了扬,左眼也跟着微微眯了眯。

乾元殿中,孙公公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钟郁捷身边。

他的身侧,是钟郁凌。

元昭语从密道出来,就看到几个太医围在钟郁捷床边,脸上皆是一副沉重的表情。

见状,元昭语连忙缩回了密道中,摸到暗中的一根线,轻轻一扯。

“叮铃!”

清脆的银铃声响起,挂着一排银色小铃铛的纱幔微微飘动。

闻声,孙公公脸色立即一遍。

几个太医倒是没怎么当回事儿,只不过声音一响,钟郁凌便循着声响找了过来。

孙公公见状,忙道,“许是风有些大,老奴这就去把窗关上。”

钟郁凌狐疑地看了眼孙公公,已经抬起的脚步顿下。

他朝着密道的方向看去,随后,收回视线。

“都下去吧。”

太医们纷纷起身告退,生怕晚一步就会被留下问责,扣上个医治不力,致使皇上病情加重的罪名。

太医离去后,元昭语这才从密道中走了出来。

路过钟郁凌身旁时,她稍稍停留了片刻。

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眼里带着浓浓的不信任。

钟郁凌十分坦荡的迎上了元昭语的,眼底没有一丝遮掩或是心虚。

元昭语皱了皱眉,收回视线,全心思扑到了钟郁捷身上,替他把脉问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元昭语的眉头却丝毫没有松开的痕迹。

终于,她收回了把脉的手。

“如何?”

元昭语没有理会钟郁凌的问话,而是直接看向了孙公公。

“孙公公,今日的药渣还留着吗?”

孙公公连忙点头。

钟郁凌看了眼匆匆离去的孙公公,眸色缓缓加深。

元昭语瞥了他一眼,“你怎么看?”

钟郁凌看向元昭语,“药被换了?”

她点头。

突然,元昭语觉得周边的温度骤降。

她愣了愣,望了眼钟郁凌,眼里带了几分审视。

不多会儿,孙公公便带着药渣回来了。

元昭语捻起一小抹药渣,放到鼻尖闻了闻。

片刻,她放下手,盯着孙公公看了会儿。

“这药有没有旁人经过手?”

孙公公愣了愣。

突然,像是恍然大悟似的,他一拍大腿。

“今早老奴……有些闹肚子,走开了一小会儿,叫了小德子看着。”

小德子是平日里替自己和孙公公传话的人,按理说不应该出问题才对。

元昭语不禁看了眼钟郁凌。

钟郁凌回了她一眼,随后给孙公公递了个眼神。

孙公公立马心领神会,“老奴明白。”

说罢,他便退下了。

孙公公走后,元昭语便重新回到钟郁捷床边,蹲下,拿出了金针。

施完针,她已是满头大汗。

就在她低着头收拾装金针的布包时,一只手突然递到了她眼前。

手里,还拿着一块帕子。

元昭语愣了愣,接过帕子。

“多谢。”

“皇兄情况如何?”

元昭语看了眼双目紧闭的钟郁捷,没有开口。

一方面,钟郁捷的情况实在不算好。

另一方面……钟郁凌现在也是她的怀疑对象。

虽然嫌疑最大的是赵太尉,但饶是他再神通广大,手也伸不到乾元殿来。

乾元殿就像是一只铁桶,被防的滴水不漏。

比起人在宫外的赵太尉,这个突然出现的钟郁凌显然更可疑。

许是猜到了元昭语心中的怀疑,钟郁凌也没有追问。

最终,元昭语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只要不出意外,就没问题。”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钟郁凌颔首,没再接话。

拔完针,元昭语起身,准备离开。

只不过她刚收拾好金针,外头就传来了争执声,接着殿门被人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