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与君初相识

与君初相识

与君初相识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静歌歌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02 11:44:33

四年婚姻,沈茵茵失去了丛文嘉的爱。三十岁生日,她被确诊胃癌。她卑微地请求,这个男人可以在她最后的时光假装爱她。

在线阅读

沈茵茵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森冷的病房,寂静空荡。

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涌上,一滴泪不受控地滚落。

沈茵茵木然地抹走眼泪,大概是,她没什么力气,自杀不成。

想到父亲和沈氏,她又庆幸一时冲动落空。

正百感交集,沈茵茵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忙伸手理了理头发——

或许,丛文嘉酒醒后后悔了,来看她了。

推门而入的,是明艳的漂亮女人。

也正是这个女人,将她的人生毁得七零八碎。

陆心柔啊。

沈茵茵忽而嗤笑,昨晚丛文嘉杀她都嫌脏手,怎么可能来看她?

怔怔盯住天花板,她不禁想哪里对不起丛文嘉了。

十多年的爱意,为什么会被碾在脚底。

年少时她热烈地爱他,哪怕他一无所有。

为博他一笑,她什么荒唐事都能做。

后来,他下跪求婚。

新婚夜,她等来他夜不归宿,等来一个执意为陆心柔报仇的丈夫。

陆心柔站在床尾,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格外刺眼的,是陆心柔无名指上闪耀的钻石婚戒。

“沈茵茵,你现在真像条落水狗。”丛文嘉不在,陆心柔撕下伪装,十分刻薄,“你不签字离婚又怎么样?等你死了,文嘉就会娶我。”

眼前的陆心柔宣告着胜利。

沈茵茵忽然想起了丛文嘉爱过她的从前。

“他会一直爱你吗?”沈茵茵凄声,“你自导自演被人轮,陷害我的父亲,这样骗来的婚姻,又能持续多久?”

我爱他整整十二年,换来的也不过是彻头彻尾的不信任。

与伤害。

陆心柔表情狰狞,“是我自导自演又怎么样?文嘉会信你吗?”

看到沈茵茵脸色惨白,陆心柔变得气定神闲,转动光华璀璨的钻戒,“他信又如何,他从头至尾,都只是觊觎沈氏,根本不爱你这个老女人!”

“你给我滚!”

深受刺激的沈茵茵,抄起水杯砸向陆心柔。

准得很。

砸中了陆心柔额头,顷刻间冒出鲜艳的血珠。

沈茵茵大笑,“快去告诉丛文嘉,我伤了你呀!”

“**!”陆心柔被沈茵茵眼里的疯狂慑住,转身出来。

出门后,陆心柔低头,拿着钻戒,恶狠狠碾过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血珠滴嗒滴啦落地。

陆心柔打给丛文嘉,“文嘉,沈茵茵她疯了,我好心去探望她,她嫉妒你送我戒指……居然……居然用钻戒划伤我的额头……我好疼……文嘉……是不是要死了……可是,你别怪沈茵茵,她说得对,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婚姻。”

“我们的婚姻不曾存在!”丛文嘉缓和了语气,“心柔,等我。”

——

沈茵茵在病房昏睡,迷迷糊糊中接起电话。

是父亲的护工。

父亲闹着见她。

沈茵茵强撑着羸弱的身子,穿衣、化妆,笑意盈盈赶去沈父的病房。

见到女儿后,沈庭不再哭闹,紧紧抓着沈茵茵的手,满目殷切,“茵茵,文嘉呢?”

沈茵茵笑容僵硬,“爸,他忙。”

沈庭突然甩开沈茵茵的手,不停摔东西,“茵茵,你骗我!你就是过得不幸福!你让丛文嘉来见我!让他来见我!”

旁边的护工也劝:“沈小姐,你让丛先生过来吧。沈老先生情绪不稳定,医生说,再这样下去,恐怕,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