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强吻大佬后,我被他倒追了

强吻大佬后,我被他倒追了

强吻大佬后,我被他倒追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极致的阿汤妹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4 11:21:21

池允初时执宸小说作者是极致的阿汤妹,小说原名叫做《强吻大佬后,我被他倒追了》。该小说正在全网热推中。小说主要内容:传闻大佬时执宸被下蛊了,竟然看上金锦二小姐池允初,全城名媛纷纷揭穿她的真面目。 名媛一:“池允初她离过婚!” 时大佬:“我处理的。” 名媛二:“池允初不是你娃的妈。” 时大佬:“我也不是他爸。” 名媛三献出一张照片:“池允初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池允初神色倦怠的靠在沙发上,摊在桌面的离婚协议被开着冷风的空调吹的呼啦作响。

“离婚吧。”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满面颓然,在听见‘离婚’两个字时,斯文俊秀的面上掠过一丝痛色。

“……我不同意。”

“谢修博,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通知。”池允初翻过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催促道,“快签吧,你儿子还在医院等你。”

谢修博像是突然被刺痛了一般,倏地起身抓住池允初的胳膊,逼视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没有儿子!”

男人的声音又哑又沉,听的池允初鼻尖泛酸。

这态度……

要不是亲子鉴定摆在眼前,池允初几乎都要被骗过去了。

她拽了拽胳膊,没能挣开,只好咬着牙别过头。

池允初突然讽刺的扯了扯嘴角,“你说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本来就是协议婚姻,你要是真的心有所属,难道我还会逼着你帮我吗?何必……”

何必在结婚之后,又耍手段把孩子调包呢?

谢修博面色惨白至极,血色褪尽的唇微微哆嗦着。

“小初,我没有,我们……”

池允初的情绪彻底失控,强撑着的冷静于刹那间崩溃,她疾言厉色的打断谢修博的话:“你没有什么?是你不知道孩子被调包了?还是你没有哄着我养别人的孩子?谢修博!你知不知道宝宝对我来说有多重要?那是我姐姐拼死留下的骨血!你怎么敢!?”

倏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噙着冷漠疏离的笑容走到池允初面前。

“我儿子为什么不敢?结婚三年,你给我们谢家做过什么贡献?让我儿子白养你外甥?想让你外甥做星鼎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教着你外甥叫我儿子爸爸?池允初,你的心是不是太大了?”

池允初看着自己叫了三年**贵妇人,心头涌起言说不能的讽刺。

“谢夫人,从法律上讲,我外甥本来就是金锦的第一继承人,他从出生起就拥有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可现在,我外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你儿子把他的私生子鱼目混珠养在我膝下!究竟是我想要星鼎还是你儿子想要金锦?”

娱乐圈的两大巨头,一是池家的金锦娱乐,二是谢家的星鼎娱乐。三年前,池谢两家联姻,促成双方共赢的局面,几乎在业内称王称霸。

可如今听谢修博母亲薛曼的说辞,倒像是她们池家扒着谢家吸血似的了。

池允初的指控似乎是踩到了薛曼的痛脚,她抬起手朝池允初的面颊抽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却落在了侧身挡住的谢修博脸上。

男人的脸颊上迅速浮起几个指印,连头都被抽的偏向一旁,可见薛曼用了多大的力道。

谢修博眼底的温度渐渐趋于冰冷:“妈,这事我和小初的事,你出去。”

“修博!你……”

“出去!”谢修博拉**门,半推半扶的将薛曼赶至门外,“把你弄回来的那个**藏好,否则我要了她的命,你也不希望你儿子成为**犯吧?”

原本还在僵持的薛曼倏地愣住,半晌才白着脸斥了一句:“我看你真是被池允初灌了迷魂汤!”

说罢就转过身愤愤而去。

池允初只觉得像是看了场大戏,她看向回转的谢修博,忍不住讽刺。

“原来你儿子的亲生母亲被带到了谢家?既然事情败露了,那就别金屋藏娇了,签了离婚协议,我们好聚好散。”

谢修博被她嘲讽的脸色青白,嗫嚅着唇低声道:“小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池允初站起身:“你要是还有一点顾念旧情的意思,那么,请你告诉我,宝宝现在到底在哪?”

她本来以为谢修博是爱她的,否则一个家世才能样样不凡的男人为什么要上赶着跟她协议结婚?为什么要在她姐姐意外身亡,金锦大厦将倾时,用联姻的方式帮她稳住公司?

这三年里,池允初无数次动摇过,甚至想着真这么跟谢修博过一辈子也很好。

可惜现实狠狠地抽了她一耳光。

“小初,只要你不再提离婚的事,宝宝我会帮你找回来,你要是不喜欢谢思禹,我可以把他送走,只要你……”

“够了!”池允初听不下去了,“谢修博,当初结婚的时候,你答应过,如果我不愿意,随时可以离婚。”

谢修博笑了笑,“我骗你的。”

他站起身反锁了房门,道:“除了离婚,别的都可以谈。”之后,留给池允初的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这算什么?

囚禁?

当天晚上谢修博并没有回来,池允初被迫在书房睡了一晚,心里的不安愈发深重。

紧闭的房门再次被人打开已经是第二天晚上,而开门的却不是谢修博。

池允初蹙眉打量着走进门来的陌生女人。

长相称得上精致,但谈不上有气质,可见出身一般,底气不足。身上的服饰虽然都是大牌,却也都是面向大众的款式,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强撑出来的傲慢。

“你是谁?”

唐茹萱看着哪怕只是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都显得无比动人的池允初,眼中掠过一丝嫉恨。为此,她嘲讽道:“池允初,帮我养儿子的感觉好吗?听我儿子叫****时候开不开心?”

“是你?!”池允初倏地站起身,“宝宝在哪里?”

“想知道?乖乖和修博离婚我就告诉你。”

“……”这话听着还真有点耳熟,之前谢修博好像也是这么威胁她的?只不过意思却完全相反。

池允初皱了皱眉,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还要掺和莫名其妙的感情纠葛,只能沉默不语。

可她的沉默在唐茹萱眼里却成了拒绝。

“池允初,你到底要不要脸?修博他根本就不爱你!要不是为了不费吹灰之力拿到金锦,他早就跟我结婚了,你做了三年的谢太太也该知足!有幸能养我和修博的孩子三年,你也该够本了吧?”

这话简直是在池允初的逆鳞上反复横跳,她一步步逼近唐茹萱,神色狠厉。

就凭这种不入流的女人,也想在她池允初面前蹦跶?她的力气不如男人,但吊打一个女人还不在话下!

“谁给你的胆子在我面前撒泼的?”池允初一把抓住唐茹萱的手,巨大的力道捏的她的骨头都快碎了,唐茹萱痛苦的拧眉,想挣脱却无能为力。

此刻,池允初抬起手轻蔑的在唐茹萱脸上拍了拍,“给别人当情人就该有点情人的样子,老鼠就该乖乖活在下水道里,懂吗?”

“你说谁是老鼠?”唐茹萱声音尖利,“你一个替我养儿子的冤大头,还有脸跟我摆架子?”

池允初嗤笑一声:“一个连自己孩子都没资格抚养的人都能跟我耀武扬威了,我又为什么不能摆架子?”

这话无疑是踩中了唐茹萱的痛脚,她咬着牙朝池允初扑了上来,尖锐的指甲直冲着她的脸挠了过去。

池允初眉头紧锁,顺手抓过旁边的立式座灯,眼看要砸到唐茹萱身上,薛曼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