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狼性总裁的专宠

狼性总裁的专宠

狼性总裁的专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舒小骨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4 10:00:05

五年前,他是忠心耿耿,专宠一人的超级大忠犬 五年后,他化身为狼,偏执深情,却依旧只宠她一人。 天才萌宝:爸比英俊潇洒又有钱,妈咪你就从了吧。 苏音果挑眉:我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吗? 贺宸:不折腰,怎么生二胎 苏音果抓狂:你一天不调戏我能死吗? 贺宸:我调戏我老婆,不服,憋着! 苏音果:……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小时候捡来的狼崽子。

在线阅读

“大小姐,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很好。”

‘大小姐’三个字,如惊雷般劈在苏音果头顶,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在这个世界上,会用这三个字来称呼她的,只有自己瞎了眼捡回家养大的那只狼崽子。

右手无名指上一凉,让苏音果暂时拉回了几分神智。

她低头看去,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枚亮闪闪的大钻戒,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

再顺着握着自己的纤长五指向上看,就看到了眼前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英俊到让人窒息的脸,如琢如磨的脸部轮廓上,五官精致深邃,浓黑的剑眉下,冰封般的黑眸如狼一般凌厉狠辣,只是简单一扫,就没有人敢大声喘气。

看到眼前男人完美到没有一点瑕疵的脸,苏音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张脸就算化成了灰她也能认得出来。

白眼狼!

那个恩将仇报,夺走了她第一次的白眼狼!

她以为五年不见,自己早就忘了这个男人。

谁知道,再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她心里依旧会泛起止不住的恨意。

“白眼狼,我不要嫁给你,你滚开!”

恶狠狠地说着,苏音果伸手就要去摘戴在手上的戒指。

指尖还没碰上戒指,已经被人狠狠地捏住了手腕。

下一秒,天旋地转,还没等回过神来,人已经被男人扛在了肩膀上。

“你……你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我!”苏音果拼命挣扎。

“别闹!”

贺宸扭头扫了她一眼,语气像在训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苏音果又羞又恼,狠狠骂道:“混蛋!疯子!神经病……”

贺宸却像没听到她的骂声一样,扛着苏音果大步向教堂外走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在场的人一时间竟都没反应过来。

眼见人都快要走出教堂了,贺泽的父亲贺雄这才回过神来。

他擦了把脸上的冷汗,鼓足勇气冲着贺宸的背影开口:“等一下,贺宸,你不能把她带走……”

“这女人是我的。”

脚步未停,声音阴冷,如狼般阴狠。

贺雄觉着自己整个人都快被冻住了。

“告诉老爷子,过段时间,我会带着媳妇回去看他。”

贺宸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堂。

贺雄正要带人追上去,就见教堂门口不知道打哪冒出来一排身穿黑西装的男人,训练有素地堵在门口,腰上鼓鼓的,一看就别着真家伙……

教堂外广阔的草地上,静静地停着一辆直升飞机。

看到贺宸扛着苏音果出来,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留着半长的棕发,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男人上前拉开了舱门。

他兴味十足地扫了眼被贺宸扛在肩膀上的新娘子,不正经地吹了个口哨,“老大,抢婚的感觉爽吗?”

贺宸警告地扫了他一眼,“比揍你爽。”

想起老大沙包大的拳头,封湛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等到那些西装男转身离开,贺雄和其他宾客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天空中越飞越远的直升机……

直升机机舱里。

贺宸一上飞机,就不客气地将苏音果丢在了座位上。

座位上铺着厚厚的海绵软垫,苏音果趴着跌在上面,一骨碌爬起来,冲着贺宸就嚷:“白眼狼,你抓我干什么!”

贺宸没说话,居高临下地站在苏音果面前,如狼般凶狠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苏音果。

如果说五年前他看自己的眼神还带着几分隐忍克制,那现在完全就是**裸的,完全不加掩饰,炽热深沉到恨不得将自己一口给吞下去。

苏音果被贺宸的目光如饿狼般的眼神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退了退,后背紧紧地贴在机舱上,警惕又恼怒地瞪着贺宸。

娇小的女孩子被层层叠叠的纯白色婚纱簇拥着,只露出一张气得红彤彤的巴掌大小脸上,杏眼圆睁,红唇微嘟,精致的五官都皱成了一团,却美的惊人。

五年不见,这小女人长的是越来越美了,也更能撩动自己的心了。

贺宸眼神一黯,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去,骨节分明的五指划过的她的睫毛,滑落在她唇上,拇指轻轻地蹭了一下,又一路向下,沿着她圆润精致的下巴,最后落在她细嫩白皙的脖颈上。

那里本该完美无瑕的脖颈肌肤上,有一排细小的伤疤,像是被野兽给咬伤的。

贺宸手指在那排细小的牙痕上轻轻地抚摸着,眼神深邃复杂。

那是他在苏音果身上留下的痕迹,也代表着她是属于他的,他一个人的!

“啪!”

苏音果一巴掌拍开他抚摸着自己脖子的手。

“你丫,少对我动手动脚的!”

贺宸不悦地看了看自己被拍开的手,骤然消失的柔软触感,让他心头一阵失落。

“我要你!”

男人说出口的话霸道狂妄。

苏音果不客气地仰头看他,语气挑衅:“凭什么!”

“**。”

贺宸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

苏音果听他提到**,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小脸苍白一片。

仿佛被抽走了全身所有的气势,苏音果语气软下来,甚至带了几分哀求:“阿狼,我知道你恨我和**,可当初要不是你先欺负我……**也不会一气之下把你丢出去。这件事说起来都是我的错,你对我做什么我都认,但你不要去伤害**……”

贺宸听苏音果叫他阿狼,眼底微微闪过一丝波动。

但听到她后面的话,那一丝波动迅速冰封,语气嘲讽而冷漠:“你以为我会伤害**?”

“难道不是吗?”苏音果娇俏的小脸上满满都是讽刺,语气更是咄咄逼人,“五年前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你都忘了吗?这次你是不是又要用**来威胁我?”

贺宸脸色一沉,高大挺拔的身形逼近苏音果。

她的话像火柴一样点燃了贺宸体内深藏的火焰。

“大小姐,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

贺宸说着猛地逼近苏音果,双手‘砰’的一声撑在她身后的机舱上,将她圈在自己的双臂之间,高大身体将她娇小的身体整个地笼罩在了身下。

强烈逼近的压迫感让苏音果想要往后退,可身后是机舱,退无可退,只能抱紧自己的胳膊,低着头不去看贺宸。

下一秒,下巴却被捏住抬了起来,贺宸暗沉阴鸷地眸子直直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进灵魂深处一样,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乖乖做我的女人,我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