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戚时清江远辞小说最新章节

戚时清江远辞小说最新章节

戚时清江远辞小说最新章节

来源:微阅云 作者:馍馍好吃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4 09:40:29

戚时清江远辞小说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是《替嫁甜妻很嚣张》“我真的没事!被他们打断手脚都活蹦乱跳,还能单方面揍人呢!就这么点小伤,跟挠痒痒似的,还不比小时候戚芊芊推我的那一把……”她的声音越说越低,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那可才是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呢。”男人沉默的立在病床边,戚时清仰头看他,挑眉问道。

在线阅读

快门声响个不停,面前差点儿变成凶杀案的现场,在那些记者眼中却是更好的新闻素材。

江远辞冲上前按住那女人渗血的肩头,一脚踹到那本就被勒得快要晕厥的男人头上,他扭头怒喝。

“你们谁敢再拍,今晚回家就准备好棺材吧!”

助理带着更多保镖来分开人群,江远辞抱起戚时清大步离开。

怀中的女人轻得几乎没有重量,可是肩头的血染红了他整只手掌,鲜红刺目得令人害怕。

戚时清倒没有什么反应,除了脸色异常苍白些,她看起来比江远辞更像是正常人,甚至反过来安慰他。

“这么慌张干什么,我没事。”

江远辞将她小心翼翼的放进车内,吩咐司机往医院开,才沉着眼眸看向她。

“刚刚……为什么替我挡了那一刀?”

他声音微哑,戚时清睨着他的脸色,说:“为了正义?”

她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正专心开车的司机,小声的问江远辞。

“刚才那人不会是你安排的吧?为了合理的不参加记者会和股东大会?”

江远辞眉梢微微一动,视线沉沉的,没吭声。

她试探着说道:“我猜对了?打乱你计划了?”

“没有……人不是我安排的。”江远辞终于开口道,有些无奈的学着她低声道,“你自己都伤成这样,还为了正义保护我?”

戚时清没什么反应,靠在他身上,悬空着受伤的肩膀,淡淡道:“那就当我傻了呗。反正都受伤了,不介意多一道。”

车厢里安静下来,只剩淡淡的血腥味弥漫,气氛却沉郁得叫人难以呼吸。

车到医院,缝合伤口。

小臂和小腿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戚时清被正骨疼得身子打颤。

额发被冷汗浸湿,纤长的眼睫也挂着泪珠。

她看上去弱不禁风,无人能够想象得到她刚才是怎么将那男人制服,甚至压在对方身上放出狠话的。

江远辞绷着脸站在她身侧,有种想要为她分担疼痛,却又束手无策的烦躁。

一切结束,已近凌晨。

“你别绷着脸了。”换好新绷带窝在病床上的戚时清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死了爹呢。”

瞥见那男人脸色更难看了,她吐了吐舌尖,连忙补救道:“不好意思,无意冒犯父亲大人。”

江远辞给她喂水,戚时清大口大口的喝完,他又拿起助理送来的水果,一言不发的开始削皮,切成小块给她喂食。

戚时清被他贴心投喂得有些胆战心惊,终于忍不住说道。

“我真的没事!被他们打断手脚都活蹦乱跳,还能单方面揍人呢!就这么点小伤,跟挠痒痒似的,还不比小时候戚芊芊推我的那一把……”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那可才是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呢。”

男人沉默的立在病床边,戚时清仰头看他,挑眉问道。

“昨天我伤成那样,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一夜,怎么没有看见你心疼我半点儿?”

江远辞无声叹了口气:“今天这是因为我。”

“难道昨天不也是因为你?”戚时清说,“唉,疼死我了……”

她自顾自的小声抱怨着,蚊子嗡嗡一般的音量,却也被江远辞听了去。

“睡吧。”男人挑开她汗湿的头发,低声说,“睡着了就不疼了。”

“骗人。”

戚时清瘪了瘪嘴,明明睡着了也会疼的。但她还是听话的闭上眼睛,没有同那男人争论。

今天应该确实吓到他了。

他既忘了冷嘲热讽,也忘了笑……

隔日,戚时清是被饭菜香味唤醒的。

睁开眼的时候,江远辞正将保温饭盒打开。

病房里雪白一片,消毒水的气味充斥着鼻腔,饭菜的味道几乎瞬间让戚时清的肚子叫了起来。

江远辞许是听见声儿了,回头看向她,戚时清脸上一红:“早啊……弄了什么好吃的?”

“适合伤残人士吃的。”

江远辞淡淡说道,见那女人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他又说。

“待会儿保姆会来照顾你,我上午还有事。”

“嗯嗯。”戚时清无比认真的重重点头,又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先让我吃两口,饿死了。”

江远辞又一次无声叹息,觉得短短两三天,自己的头发似乎都要因为这女人愁白了。

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米粥,戚时清总算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瞅着江远辞的脸色,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轻声说。

“我昨天,帮了你那么多……江先生,是不是应该有点儿表示啊?”

江远辞盯着她,没吭声。

戚时清抿了抿恢复血色的唇,露出个讨好又俏皮的笑来:“我的的手和腿……”

江远辞停下动作,戏谑的盯着她:“怎么,这就跟我提要求了?”

戚时清见惯了他冷嘲热讽的模样,没被他吓住,反而义正言辞,就差指天叉腰的说道。

“那我也是为了以后能够保护你嘛!咱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你总不希望自己的保镖是个残废吧?”

“保镖?”江远辞冷嗤一声,“就你?”

“不然呢?”戚时清仰着脑袋,可骄傲了,“又能做老婆帮你压住闲言碎语,又能做保镖护你周身安全……”

“给你治。”江远辞突然道。

“我这么能干,是不是很厉害?”戚时清絮絮叨叨完,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惊得瞪大了眼:“真的?!”

“嗯。”江远辞点了点头。

戚时清一颗砰砰乱跳的心瞬间落回了胸腔里。

她刚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那男人道。

“治好了,你不许跑。”

戚时清浑身一僵,打着哈哈笑道:“跑?我跑什么呀?都抱上金主大腿,以后衣食无忧了,我为什么要跑?”

江远辞目光淡淡,直到走之前,也没说自己究竟相没相信她那番话。

那男人离开没一会儿,病房门又被人推开。

戚时清正努力吃着饭,问道:“怎么又回来了,掉东西了?”

半响没听见回答,她才抬起头看了过去。

等看见进门的人,戚时清一愣,脸色顿时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