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他是人海一粒渣

他是人海一粒渣

他是人海一粒渣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夏雷炮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23 10:00:27

《他是人海一粒渣》小说主角是华清,兮顾渊小说全文在线精彩试读:韩梓枫眸中希翼的光一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阴鸷的狠毒,一抬手,一根冰魄银针刺入华清兮的肩头,她闷哼一声,吐出了一口血。她真的好痛,痛到灵魂都像是要被撕裂一般。见华清兮不管承受多大的伤害都不愿向顾渊表露,一脚踩下去,踩碎了华清兮的脚骨。“啊!”她终于无法忍受

在线阅读

当年,顾渊母亲像失了魂一般,跳入剑池祭了剑,打的华清兮一个措手不及。

话说那日,华清兮恳求韩梓枫帮忙,炼制给顾渊的剑就要成功之时,华清兮和韩梓枫突然像中了软筋散一样,软倒在地。

片刻之后,顾渊母亲双眼无神,仿佛被人*控着四肢闯入了炼剑室,不管华清兮如何叫唤,她就是听不进去,一步步的走向剑池。

华清兮心道不好,强行运转灵气冲破桎梏,上前去想要将顾渊母亲拉回,却晚了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顾渊带着方茗尔破门而入,刚好看到华清兮伸出去的手,以及母亲落入剑池的身影。

顾渊瞠目欲裂,掐着华清兮的脖子质问道,“华清兮,你为何要害她?”

华清兮百口莫辩,“不,不是我……”

“我亲眼所见你还欲狡辩,你就这么嫌弃我的身份,以至于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我与你断绝关系?好,很好!”

他看她的目光,冷得像一把把寒冰利刃,剐得她体无完肤。

跟着一起来的方茗尔适时的挑拨一两句,更是雪上加霜。

“清兮,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伯母对你如同对待亲生女儿,你怎么忍心害她……就算你喜欢上了韩梓枫,看不起阿渊,你也不能如此心狠残害伯母啊!”

华清兮乱的很,但她知道方茗尔在火上浇油,“方茗尔你闭嘴!”

“该闭嘴的人是你。”

顾渊收紧了力道,华清兮痛苦的拍打着他擒住她脖子上的手,韩梓枫甩了甩头稳住心神,撑起身子想要解释,然而还没有开口就被顾渊一脚踹上了心口,将他踹飞出去。

韩梓枫不敌,加上药物作祟,昏厥过去。

“梓枫!”华清兮难受的脸都涨红了,“咳咳咳,顾渊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我要让你们给我母亲陪葬。”

一条条血丝布满了双眼,顾渊的嘴角噙着冷笑,好像嗜血的恶魔。

华清兮窒息前,一道蓝色剑气破空而入刺向顾渊,顾渊眸光一闪,这把剑是道一仙尊特意为华清兮打造的,剑气里含有道一仙尊一抹神识,感知到华清兮有危险,不稍时,道一仙尊便会赶到。

顾渊身体里流着魔族的血液,哪怕道一仙尊再欣赏他,也越不过偏见那道坎,更何况他现在要对他女儿不利,道一仙尊越发不会放过他。

此地不能久留。

临走前,顾渊恶狠狠的盯着华清兮,说道:“华清兮,我绝不轻易罢休。”

他的眼神狠戾,语气决绝,刺痛了华清兮的心。

之后,华清兮为了洗清冤屈,四处调查,将所有疑点传给顾渊,那边的信息却石沉大海,他始终不肯回复她。

她也曾不顾父亲的劝阻,偷偷潜入魔族领地去找他,看到的是他和方茗尔亲亲我我,恩爱缠绵的画面。

她失望了,哭着跑了回来,将自己关在云顶峰,颓废了好久,好久。

直到,他带着丰厚的聘礼,前来求娶。

那一夜,华清兮兴奋得彻夜难眠,她以为他们之间的误会终于解除了,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

什么误会解除,他对她的恨,越来越深才是真。

从缥缈的记忆里回过神,华清兮咬着唇,忍着痛,说道:“顾渊,我知道你恨我,但巧巧是无辜的,能不能请你把天灵碧幽草给韩梓枫。”

顾渊冷笑一声不说话,一副我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的表情。

这一刻,华清兮已经猜到顾渊是不会答应她的请求的,看着韩梓枫重新燃起一丝希望的眼神,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我不怕死,可我怀了身孕,孩子是你的,看在孩子的份上,你……”

“没想到你们两暗通曲款,居然连孩子都有了。”顾渊脸一沉,无情的讽刺道。

“孩子是你的,我们那晚……那晚你对我……”

华清兮捂着心脏,虚弱的解释,

“你还想说,我碰了你?”顾渊的语气冷到极致。

可笑,他什么时候碰过她?

她分明就是跟韩梓枫纠缠不休,现在连孩子都弄出来了!

韩梓枫眸中希翼的光一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阴鸷的狠毒,一抬手,一根冰魄银针刺入华清兮的肩头,她闷哼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她真的好痛,痛到灵魂都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见华清兮不管承受多大的伤害都不愿向顾渊表露,一脚踩下去,踩碎了华清兮的脚骨。

“啊!”她终于无法忍受,惨叫出声。

那头的顾渊听闻,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一旁赖着不走听墙角的方茗尔,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

韩梓枫戾气冲天的道:“顾渊,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明日我得不到巧巧痊愈的消息,你就等着替华清兮收尸!”

“哦,之前不是说要拿她祭剑么,都祭剑了,哪里还有尸可以收。”

顾渊不以为然,态度傲慢,语气冷漠无情。

陪他们演了这么久,顾渊的耐心耗尽,不想再耗费时间,果断的切断了连接。

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韩梓枫怒气暴涨,双眼通红,大吼了一声,把华清兮另一条的脚骨一起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