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叶初然季牧泽未删减版小说

叶初然季牧泽未删减版小说

叶初然季牧泽未删减版小说

来源:麦子云 作者:阿树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1 16:19:17

叶初然季牧泽未删减版小说是《爹地宠妻有点甜》她抛去脑海中那些不好的回忆,从季牧泽的怀中退出来,淡淡道,“为什么不能是我?”叶初然虽然从季牧泽的怀中退出,但季牧泽的手依旧放在叶初然细细的腰肢上,显眼得让人无法忽视,叶向柔自然也看到了。联想到自己先前想要见季牧泽却被他的秘书百般阻拦,而叶初然却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你知道的,这次的合作有许多工作室都想要竞争,你不过是其中之一。”季牧泽倚靠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叶初然并不着急,她看着季牧泽,开口道,“我以为,昨天我们两个已经达成了共识。”

季牧泽唇角勾起微微的弧度,“我的确很欣赏你的作品,但是季氏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叶初然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我会准备好作品参加的,到时候各凭本事。”

说着,叶初然收拾东西准备站起身来。

“你准备就这么走了?”

叶初然回头,疑惑的看季牧泽,“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该给你的东西我也都已经给你了,我不走还留下来干嘛?”

说着,就准备去开门。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叶初然刚刚拉开办公室的门就和一个女人迎面撞上。

如果不是季牧泽眼疾手快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如今她就和那个女人一般跌坐在地。

叶初然被撞得有些懵,低头去看地上那个女子,却见她一身红色的裙子,**浪的头发挡住了整张脸,让人看不清长相。

那个女人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有人出来,狠狠的摔了一跤,此刻正扶着自己的腰。

季牧泽的秘书赶快去扶她,“叶小姐,您没事吧?”

听见这声叶小姐,叶初然的心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而一旁的季牧泽则蹙起了眉头。

叶向柔狼狈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整理好头发,满面笑容的抬起头,却在看清楚季牧泽怀中的女子的时候笑容僵住。

她似乎是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反复眨眼,可叶初然依旧在季牧泽的怀中,这证明她根本就没有看错。

而在季牧泽怀中的叶初然也看清楚了叶向柔的脸,再一次看到叶向柔,让她觉得恍若隔世一般。

想起从前在叶家发生的种种,叶初然就对叶向柔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叶初然?!竟然是你!”叶向柔不敢置信的大声说出。

相较之下,叶初然则淡定许多。

她抛去脑海中那些不好的回忆,从季牧泽的怀中退出来,淡淡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叶初然虽然从季牧泽的怀中退出,但季牧泽的手依旧放在叶初然细细的腰肢上,显眼得让人无法忽视,叶向柔自然也看到了。

联想到自己先前想要见季牧泽却被他的秘书百般阻拦,而叶初然却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叶向柔的心里燃起了一把火。

“叶初然,当初你做下那样的事情被赶出叶家,如今你居然还有脸回来吗?”叶向柔嚷道,同时得意洋洋的看着叶初然,她倒是想要看看,叶初然敢不敢反驳她。

一听叶向柔的话,叶初然的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

那件事情是她的痛处,而如今叶向柔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明显就是想要败坏她的名声,更何况季牧泽还在她身边。

叶初然站直了身子,往前几步,突然扬起手就向叶向柔打去,只听“啪”的一声,叶向柔的脸歪到了一旁。

叶向柔捂着脸不敢置信的抬头,大声吼道,“你竟然敢打我?”

叶初然脸上满是冷意,她向前一步更加靠近叶向柔,冷冷的说道,“我打你又如何了?”

“你个不要脸的**!”叶向柔怒骂道。

说完,叶向柔就想扑上前来拉扯叶初然,可视线一直追随着叶初然的季牧泽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快速上前将叶初然拉到自己身后护住,然后一把将叶向柔推开。

叶向柔再次跌倒在地,看着被季牧泽牢牢护住了叶初然,她脸上的神色越发的狰狞。

“牧泽哥哥,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女人,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坏!这个女人不知廉耻,根本不值得你护着她,她就是想要勾引你!”叶向柔委屈的向季牧泽抱怨。

季牧泽却半分没有因为她脸上的眼泪而露出怜惜,他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叶向柔,眉眼之中尽是不耐烦。

“叶大小姐是我的客人,也是你的姐姐,你在季氏打闹有把我放在眼里吗?李秘书,送叶二小姐出去,我不想再看到她!”

说完,季牧泽牵着叶初然的手再次回到了办公室中,不想再理会叶向柔。

而狼狈的坐在地上的叶向柔则恨恨的看着叶初然的背影,在她眼里,叶初然俨然就是一个想要勾引季牧泽的不知廉耻的坏女人。

从小到大,她什么都要和她抢,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输给她的!

而季牧泽将叶初然拉回了办公室,用手掰过她的侧脸,发现上面有一道被指甲划伤的红痕,虽然他刚刚反应快,但是叶初然还是被叶向柔的指甲刮到了。

他看了看叶初然的伤处,叶初然的皮肤白皙,所以那道红痕显得格外的显眼。

季牧泽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红痕处,问道,“疼不疼?”

叶初然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的伤,直到季牧泽的手指触碰到她的脸颊,她才感到微微的刺痛。

她正想摇头说自己没什么,却突然发现她与季牧泽之间的距离太近,甚至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季牧泽的一只手牵着她,而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的脸上。

意识到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后,叶初然的脸突然一下变得通红。

季牧泽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姿势有什么问题,看到叶初然红彤彤的脸,有些不解,“你怎么了,突然脸这么红,发烧了?”

说着,用手去试她额头的温度。

叶初然下意识的偏头躲过,然后急急的后退两步,只是太过着急,反而脚下不稳差点摔倒,好在季牧泽并没有放开她的手一把将她拉回,两人的距离瞬间离得比刚才更近。

这下子,季牧泽也意识到了两人的姿势问题,松开了拉着叶初然的手。

叶初然急忙低头后退。

一时之间,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怪异。

反倒是季牧泽看着叶初然脸上还未消退的红晕,突然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叶初然听见笑声,抬头不明所以。

季牧泽连连摇头,止住了唇边的笑意,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模样,“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刚才有几分可爱罢了。”

叶初然都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从季牧泽的口中说出来的,就在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季牧泽突然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