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99次宠婚:老公,超坏!

99次宠婚:老公,超坏!

99次宠婚:老公,超坏!

来源:麦子云 作者:陌凉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21 15:46:59

主角是许迎樟,邢铮的小说是《99次宠婚:老公,超坏!》许迎樟以为她一辈子都会被老公宠上天,却不想短短七个月便从云端跌至泥潭。 他的挚爱回来了,她这个连替身都算不上的女人也就没用了。 “她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好。” “她不喜欢你出现在我面前,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好。” “她不能接受你怀上我的孩子,打了!” “不!” 一命还一命。

在线阅读

许迎樟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轻吼出声。

吼完之后,她的脸色一阵慌乱,下意识的她的双手便是紧紧捂住肚子。

然而这样的动作,无疑便是此地无银。

“所以,你怀孕了?”邢铮瞥着她的肚子,不温不火道。

许迎樟毫不犹豫的摇头,“没有,我没有怀孕。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怀孕。你知道的,我们每一次,你都有做措施的。我不可能怀孕的。”

是的,他们的每一次,他都做措施。

她不可能会怀孕的。

只是,除了最后一次而已。

许迎樟那清瘦的小脸,微微迎着,带着几丝卑微的请求,“我真的没有怀孕,你相信我,好吗?不是要去办离婚证吗?那快去吧,再晚他们就下班了。”

她试着转移话题,宝宝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她绝不可以让宝宝出事的。

只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依然还是那一惯的冷漠炎凉。

许迎樟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她的心跳很快,紧张而又恐惧的情绪,此刻满满的侵袭着她,笼罩着她。

她无法从邢铮的脸上,眼里看出他是否相信了她的话。

现在的他,是她陌生的。

不再是那个对她好,宠她,疼她的老公。

现在的邢铮,是属于别的女人的。

她一眨不眨的,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又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相信她的一点希望。

然而,这一丝仅有的希望,在他出声的那一瞬间,被彻底浇灭。

他面无表情的瞥她一眼,不紧不慢道,“有没有怀孕,查一下就知道了。不是你说了算!”

“轰!”

许迎樟的脑袋像是被击劈成两半,瞬间就裂开了。

查一下,那她还能逃得过去吗?

他既然带她来检查,那说明医生是他安排的,她怎么都不可能瞒得过去。

所以,他是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的,是吗?

许迎樟的脸色越来越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我没有怀孕!”

“下车!”他冷声道,几乎是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许迎樟摇头,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小腹,“我没有怀孕,我不检查!”

“别让我说第二遍!”他凌视着她,声音是冷冽阴鸷的。

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许迎樟见他从那边的车门下,只觉得自己的希望来了。

只要她的动作快一点,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只是,她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也低估了沈立对他的忠心。

许迎樟的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欲开门逃跑,沈立已经替她把车门打开。

“迎樟,下车吧。”他站于车门外,脸上的表情是冷肃的,语气略带着几分恭敬,却也是带着逼迫的。

见此,许迎樟痛苦的闭了下眼睛,认命的深吸一口气。

逃不掉了。

……

南庭壹品别墅

鱼缸前,郁筠雅手里拿着一包鱼食,正心情愉悦的喂着。

一件宽大的线衫,一条休身的牛仔裤,那及腰的长发很随意的在脑后扎成一束松散的马尾。

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

此刻的她,看起来很是休闲随意,却也不失优雅,还有隐隐的娇俏。

“你们倒是过得安逸,在这一方小小的鱼缸里,不愁吃喝。”往鱼缸里投下一些鱼食,噙着一抹温婉的迷人微笑,轻声而语。

鱼缸里的鱼,都是价值不菲的品种。

“可我不一样啊!”郁筠雅依旧笑的如沐春风,婉约清盈,“我也想跟你们一样,活得这般自在。可,有什么办法呢?总有一些不识趣的,不知好歹的人非要凑上来啊。那我能怎么办呢?”

“只好收拾掉了。就像是你们,如果这鱼缸里有**,也会影响到你们的生活质量的,不是吗?我也一样呢!”

“那些个影响到我的生活质量的**,总是得清理干净的。我已经错过一次了,可不想再错过这一次了。”

放于鱼缸边桌子上的手机响起。

郁筠雅的唇角扬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将手里的鱼食往鱼缸里一撒,拿过手机接起。

“喂。”

她的声音松松懒懒的,却很是好听。

“郁小姐,人已经被邢先生带走了。”手机里传来恭敬的声音。

“是吗?”郁筠雅脸色一沉,带着狠厉,“带去哪了?”

“医院。”

郁筠雅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是保还是留?”

电话那边的人微微的沉默了几秒,“暂时还不知道。”

“不知道就去查啊!”郁筠雅轻吼,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我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没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当然你也别想拿到钱!”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脸上的表情阴阴沉沉的很是森冷,那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鱼缸里的鱼,就像是那黑夜里的幽灵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右手紧紧的握着手机,指尖泛白。

铮哥哥,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我为了重新回到你身边,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

可不是为了看到你妻儿环身的。

你可一定要亲手解决了那个孽障,若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替你清除的哦!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冷笑。

……

许迎樟是被邢铮强行带到检查室的。

“老公,我没有怀孕,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怀孕,我不要做检查。”许迎樟不死心的看着他,请求着,做着最后的挣扎。

“乖乖进去检查,我就在这等着!”他沉视着她,面无表情,一字一顿掷声道。

许迎樟最后还是被医生给带进了检查室。

查检室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她用着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邢铮。

她的眼眸里,有哀求,有希翼,还有痛苦。

邢铮的眉头紧紧的拧起,手指按了按眉心,表情深不可测。

沈立站于一旁,一声不吭的看着他,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医生,我没有怀孕,不用检查了。我的例假前两天刚走。”许迎樟凄凄苦苦的求着医生。

“许小姐,你求我没用,我也是奉命行事。”医生一脸无奈的说道。

二十分钟后,检查室门打开。

邢铮抬眸朝着医生看去,表情凝肃。

医生轻叹一口气,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邢铮闭了闭眼,睁眸时,他的眼眸里一片冷寂森寒,“麻烦你准备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