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棺落地

五斗米
  声音传来的瞬间,我看到梁先生整个人从凳子上猛地站起,而我连忙到了梁先生的身边,问他是什么声音?

  梁先生的眉头深锁,对着我摇了摇头,但是我看到梁先生抓着柳条儿的手却更紧了一些。

  "你在这儿守着,我出去看看!"

  这会儿,梁先生突然出声,对我道,我心中本能的生出了抗拒,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害怕。

  就在梁先生准备冲出堂屋之际,一道黑影却率先的窜进了堂屋,这黑影窜进堂屋的瞬间,直接'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上,没了动静儿。

  "爸!"

  看着这道身影,我口中惊呼一声,这突然出现的身影不是别人,竟是我那从外地赶回来的父亲,不过此刻的我爸全身看起来有些狼狈,浑身的衣衫凌乱,我甚至看到这上面似乎有许多黑色的手印。

  我连忙准备上去扶住我爸,却被身边的梁先生一把拉住。我转过头,却看到梁先生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对我摇了摇头。

  这会儿,梁先生突然出声,对着我道:"一两,快去打一碗水来。"

  看着梁先生紧张的样子,我不敢怠慢,连忙去打水,当我端着一碗水出现的时候,发现梁先生的手中有一撮香灰。

  梁先生将香灰丢进了碗里面,然后灌进了我爸的口中。

  我爸似乎是被水呛住了,顿时咳嗽着睁开了眼睛,而梁先生也皱眉询问:"李臻,你路上是招了什么东西?"

  我看到我爸摇了摇头,说了句一言难尽,这时候我爸好像好了许多,站起身来朝着爷爷的棺材走去,突然,我爸的身子一顿。

  "这棺前香怎么是断的?"

  闻言的我心中一突,我看到身边的梁先生身子也是一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

  "棺前香断,还是最忌的两短一长?"

  梁先生阴沉的声音传开,随后我看到他朝着我看了过来,我连忙一脸悻悻的解释,说之前我正准备说,就被外面的声音给打断了。

  "看来要出大事儿,李臻,这三炷香你来点。"梁先生的眉头拧到了一块儿,看着我爸说道。

  我爸点了点头,就在我爸抽香的时候,突然那外面再次传来一阵响动,就好像有人在不断的摇门一样。

  听到这阵声音,我看到我爸整个人眼睛猛地一睁:"糟了,忘了关门。"

  说完,我爸直接丢下了手里面的香,整个人冲了出去,梁先生看了我一眼,交代了一句,让我看着爷爷,说完也直接冲了出去。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顿时又变成了我一个人,最主要的是,梁先生出去,竟然还把堂屋的门给带关上了。

  暗自吞了一口口水,说实话,我就是一个愣头青,什么都没经历过,爷爷过世已经接连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颠覆了我脑海里面的知识。

  现在整个堂屋只剩下我一个人,而且门还被关了,我心里面只有害怕,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看着爷爷那漆黑的棺材,我连忙抽出了三炷香点上,但刚插进那香炉,三炷香竟然又莫名其妙的断了两柱。

  我他娘的被吓的定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腿一软,直接朝着爷爷就跪下了,而这一会儿我更是听到外面出来一声声响动。

  声音越发的急促了起来,我心中不断的祈祷,别出事儿,千万别出事儿。

  念头一动,我便抬头看向了爷爷的棺材,就在我抬头的瞬间,一声闷响突然从爷爷的棺材里面传来。

  咚!

  下一刻,我看到爷爷的尸体竟然整个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他脸上的黄纸直接飘落,露出爷爷的样子。

  我被这一幕吓的连滚带爬的后退,因为我看到爷爷本来已经被梁先生弄的闭上的双眼,竟然又睁开了,而且往外鼓的更加厉害,就连瞳孔里面的血丝,都越发的浓郁。

  而且爷爷脸上的表情,竟然变了,变得更加的狰狞,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那双死鱼眼更是死死的瞪着堂屋外面。

  那样子,就感觉爷爷恨不得直接从棺材里面跳出来,冲出去一样,在配合上爷爷身上那件诡异的寿衣,我吓的直接尖叫出声,我似乎已经忘记了以往爷爷对我的溺爱,心里只有害怕。

  堂屋的门顿时被推开,梁先生和我爸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他们也看到了棺材之中翻坐起来的爷爷。

  "妈的个巴子,要出大事。"

  梁先生那阴沉到了极点的声音传来,而随后是我爸的声音,我爸问梁先生定的什么时候下葬?

  沉吟了一会儿,梁先生才出声道:"本来是后天,但看这情况,是等不及了,明天就下葬,入了地就好了。"

  好一会儿的时间,我才缓过神来,等我缓过来的时候,看到爷爷的尸体已经再次躺会了棺材里面,这次,就连棺材盖子都已经被盖上了。

  在我们这儿,棺材盖子是必须在入土的时候才盖上的,因为在填土之前,亲人还要见最后的一面。

  不过爷爷的过世,一切都充满了反常。我想这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堂屋里面,梁先生还是端坐在凳子上,而我爸则是跪在爷爷的灵前,不断的烧纸。

  看的出来,我爸的脸上,全部都是凝重的神色。

  我到了我爸的傍边跪下,和我爸一起给爷爷烧纸,这时候,我爸看到了我手上的淤青,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我爷爷抓的。

  闻言,我注意到我爸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天亮,后半夜好在没出什么岔子,而天一亮奶奶和村子的人都到了我家。

  看到我爸回来了,而且我们都没事儿,奶奶大松了一口气,但是没有人知道,昨晚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梁先生找到奶奶,告诉她,今天下午就给爷爷准备下葬,等不了后天了。奶奶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然后我们家开始忙活准备爷爷下葬的事宜,中途我进房间眯了一会儿,到了下午的时候,我被奶奶叫了起来,说爷爷要上山了(我们那儿说下葬的意思)。

  我连忙起来,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到了堂屋,我看到梁先生抓着一只公鸡在棺材不断的跳,完事儿后梁先生将公鸡放在了棺材的头部。

  那公鸡就好像被定在了上面一样,一动不动。

  梁先生叫我过去,端起了爷爷的灵位,让我一会儿跟在他的身后,同时招呼抬棺的十六人准备,弄好了抬棺的杠子。

  我看到梁先生抓起了一把白米,对着堂屋外面就是一洒。

  "阴人借路,起棺。"

  随着梁先生话音一落,抬棺的乡亲猛然用力,棺材瞬间被抬了起来,而梁先生手中拿着爷爷的引魂幡,又是一把白米洒出。

  "阴人借路。"

  梁先生一边出声,紧跟着踏步走出,我紧跟在梁先生的身后。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顺利的过去了,因为一切看起来并没有半点儿的反常,但就在此刻,一声公鸡的惊叫陡然传出,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一样。

  随后,一只公鸡直接飞过了我的头顶,落在了一旁,我眼皮子一跳,这不正是爷爷棺材上面的那只公鸡吗?

  而这时候的梁先生也转过头来,他的面色一阵铁青,双眼死死的盯着我身后,阴沉着不说话。我也跟着转身,看向了爷爷的棺材。

  咔擦!

  突然,一声脆响,那足足有两根手臂粗细的抬棺杠竟然诡异的断了?

  '嘭'的一声,爷爷的棺材也直接砸落在了地上。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1、穿寿衣 2、棺前香 3、棺落地

设置X

保存 取消